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312章 狂怒

正文 第312章 狂怒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说出如此难听的话不是别人,正是这个白风,他似乎针对秦刚,非常恨他,这种恨秦刚都理解不了,自己难道脸长得难看,这么容易吸引仇恨吗?

    “秦刚,你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阴鬼宗的黑煞也这样说道,真的秦刚这种真是太喜欢吸引别人的注意,这才多久就一个大战千人。

    “秦小子,你可真厉害,这一人战千修,居然还处于上风。”这个枯瘦老妪看到秦刚的战绩,看到这些家伙,难道这些戏份都要删吗?

    “前辈,请听我一言。”秦刚当然想为自己辩解了,这件事情说实话不是他引起的,他好端端地走着路,这些门外的北盟修士就开骂起来。

    甚至还有一个人把口水吐在他脸上,这样的耻辱没有任何一个人忍得了,只要他的血性还在。

    可是秦刚还没有说远,白风就打断了秦刚的辩解之言,“真是巧舌如簧,只会做一件事情千方百计地推脱自己的罪责,我们要听双方的声音,不能这个满嘴谎言小子的一句话。”

    白风可是那种人,像蛇一样,一旦盯住了猎物,不把它吞入口中就是绝不罢休。

    秦刚真是无语了,这种针对用得着这么直白了,他可是千方百计地去打听过,为什么这么遭到他的白眼了,不过一点也打听不出。

    平时这个白风倒也没有传出太多的负面消息,不过可能是他试图打听一个元婴修士的情报,这些情报是很难打听得出来的。

    “那么你们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黑耀对着这些北盟修士说的,虽然他的声音很严厉,可是语气中也是包含着慈爱的,毕竟这些修士都是他的子弟兵,这是他力量的精髓。

    看到这些忠心耽耽北盟修士,这个黑袍修士严厉的脸色出现了缓和。

    秦刚此时在捕捉这四个元婴修士的微表情,这一点没有逃过他鹰一样的眼睛,所以他觉得情况有点糟糕。

    用有点糟糕来形容,也是自我安慰,实际上是非常地糟糕。

    现在唯一的好消息时,没有一个修士死亡,还好刚才没有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那样可能会有好几个修士会变成肉泥。

    受伤最重的就是那个向他吐口痰的修士,想到这里,秦刚又想狠揍他一顿,这口气还没有完全出掉。

    出门就遇到这种人,真是流年不利。

    那个黑耀话一说,下面的北盟修士立刻七嘴八舌说起来,争先恐后的讲,纷纷希望这样的机会留给自己一人。

    这可是一个好机会,在元婴修士的面前表现自己,这样的机会如果错过了,那不恨死自己呀。

    如此情况下,这些声音都变成了噪音了,这样即使元婴修士也听不到了。

    “够了,这成何体统,你们可是北盟修士,不是没有涣散的散修,你们聚集在这里,那是因为生存,你们应该像一个人一样行动,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将来迎接我们的会是什么,灭亡、整个种族的灭亡。”申崇特有的娘性声音又响起,看来只有他一个人在重视这些凝聚力。

    “好,你来说。”白风指了指躺在地上,受了最重伤的那个吐痰修士,一下就让这个受伤最严重的人说话,显然白风是不想让秦刚好过,这个白风像一只鹰一样,时刻注视着地面,看看又没有机会,有机会就阻止秦刚了。

    “这个……,这个秦刚实在太可恶了,太邪恶了,”吐痰修士虽然是个大老粗,可是大老粗可也会害怕,秦刚的暴力之神之印象牢牢地树立在他心里了。

    “你尽管说,我们四人为你撑腰。”这个白风的语气里是这个意思,你说得越严重,就会受到更多的器重。

    “这个南境人一出来他的龟壳时,就表现得过份来,走在为我们中间,逼得我们与之相斗,”这个大老粗说着说着居然像一个小姑娘那样大哭起来,还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起来。

    “你看就因为我好奇多看了他一眼,就被打成这样,呜呜呜。”

    听到如此生动的申诉,秦刚高兴起来了,为什么了,因为这种只会召至别人的恶感,世界居然有如此修士,像一个小女孩似地向别人告诉,这还是一个大男人,这真是太有喜感。

    连一向不苛言笑的他都想笑起来了。

    周围的人有部分人想笑,又部分气愤,这种人怎么这么没有出息,一点策略都不懂。

    告状不是这么告的。

    “这个秦刚确实是目中无人,这位仁兄只是多看了一眼,不过只是一个余光而已,就遭致如此狠的毒打,你看他脸上仲了多少个包呀北盟修士的战斗情谊一点也不顾呀,如此不敬北盟的修士应该受到严厉制裁!”一个书生打扮的年轻修士非常有条理地数落秦刚的罪状。

    说实话他的说服力比刚才那个哭鼻子的大老粗好多了,不简直是一个天上和地下。

    这个白风看向这个修士的表情明显好得多了,“好,刚才那位弟子情绪激动,确实反应了秦刚做得过份了,不过他心绪波动太大,现在交由这位弟子来陈述比较好,”他当然是对其它三个元婴修士说的,虽然三人都晓得这只是他想更有力地打击秦刚。

    毕竟是同阶修士,这一点面子都不给实在说不过去了,三人用沉默表示同意。

    “说说你叫什么。”白风难得地非常和颜悦色地和一个低阶弟子说话,甚至为此还问了他姓名,这是对一个低阶弟子的殊荣呀。

    “弟子姓何名锋。”这位白净书生明显非常激动,看来这次出头是非常的对,虽然得罪了一个强者,不过这个强者势单力薄,用孤立无援更为确切,尽管他很有潜力,但只有筑基修为。

    他却让一个元婴老祖认识了自己,这可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缘,从周围一群人羡慕的目光里,看得出来他做了一件非常正确的事情。

    还好出生在一个老爹有很多老婆的大家庭里,这样特殊的环境就塑造了他察言观色的本领,在此刻,他飞快地看出,这个白风老祖想置秦刚于死地,他就努力达到这样的效果。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