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308章 黑白双煞

正文 第308章 黑白双煞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白煞看了些玉简,眼尖的秦刚还发现这个看起来仙风道骨元婴修士,脸上甚至呈现出幸灾乐祸的表情,好像如果有什么灾难发生在秦刚身上的话,他会非常高兴。

    这表明了他对秦刚有着深深的恨意,好在秦刚察觉了这一点,不过他心时升起一个大问号,初次相遇这种浓浓的恨意从何而来了,虽然他身上自带得有招惹敌人的天赋,即使凭这一点也说不通。

    只是现在秦刚还不好判定这个恨意有多大,有的人天生,即使对一个无怨无仇的人身上发生灾难的事情,也会兴奋一阵,说不定这个白风就是其中之一,只是自己想得太多而已。

    最后是秦刚的老熟人秀丽男子申崇,看了之后,他立刻大跳起来,吼道:“秦小子,你不要命了,什么猿族具有创造力,什么两方互通有无可能避免战争,这是什么什么呀,这些话能说吗,能在这个时刻说吗?”这个秀丽男子把秦刚骂个狗血淋头,甚至把秦刚的心血情气玉简重重地扔在地上,一下碎了,粉碎的碎,就算是精于修复之道的修士,也无法再修复了。

    虽然他骂得非常重,秦刚心里倒涌起一阵感动,不是他重口味,越使劲骂他的人,他越喜欢,而是因为他骂,他扔是出自保护他的动机。

    这种动机从何而来,大概是因为秦刚的功劳吧,这些功劳虽然出自一个南方人,他是非常重视的。

    不过如果是出自这个秀丽田了,有一种特别的爱好的话,那秦刚会起鸡皮疙瘩了。

    秦刚是那种人,你喜欢什么那你的事情,我不着,只要不来招惹我就行了,虽然秦刚对这个秀丽男的爱好心知肚明,可是一点也没有排斥他的意思。

    “申崇,你这样做不好吧,”白风有点想翻脸,居然灭了这么重要的证据。

    “申老弟,莫非与这个小子有旧?”显然枯瘦老妪和申崇关系比较好,所以没有用太强的口吻,那潜台词的意思是,如果有旧的,在场的元婴大能都应给他一个面子。

    其实她此时在想,这个申老弟的独特口味是不是变了,以前他不是喜欢跟他一样的男子,就是容颜秀丽的。

    这个秦刚这个样子,怎么跟秀丽一点边也沾不上。

    那个黑煞也转过脸看向申崇,那意思也再明白不过了,就是为什么了,这显然是带有责问的意思了。

    秦刚发觉自己低估了事情的严重程度,本以为凭着自己的功勋,即便是因为自己的观点不为他们所喜,还不至于陷入太大的麻烦了,此时他才发现自己太天真了。

    “如果硬要说有旧,也可以这么说吧,你们应该知道,此次防护大阵最重要的阵眼十方塔,如果没有这位老弟的情报,塔是送不回来的,说不定我都会埋骨在幽影森林里,”秀丽男子客观地说起秦刚的这些功劳,“还有要不是这小子在猿族圣殿闹了个天翻地覆,黎人部落也不会单独与我族和谈,这个功劳大吧,还有这个玉简,它也能算一个功劳。”

    这个秀丽男子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充满叛徒言论那个玉简居然也能算一个功劳,真是岂有此理。

    “诸位,不要轻易就动怒,我这么说也是有原因的,这个玉简记载的关于猿族社会的运转,以及他们的习性,这些情报都是无价的,根据这些信息我们甚至可以避免许多危险和陷阱。”

    秦刚也听到了这个秀丽男子说的话了,说实话这实在出乎他的预料,没有想到在这个危急时刻,站出来为他说话的人,居然是这个有着严重洁僻的人。

    “好,有理,”黑耀又转向秦刚,然后以非常严厉的声音问道,“秦刚,你可还有此玉简的备份?”

    其实这一问也是多此一举,如果秦刚说不的话,他们信不信不重要,反正秦刚马上就会由功臣变成罪人。

    “有。”秦刚干脆利落地答道,并迅速交了上去,这时候隐藏,那就画蛇添足,多此一举,还会跟自己招来灭顶之灾。

    这一次这个黑煞看得久一点,足足一盏茶的功夫,才从收回心神,意味深长的看了秦刚一眼,说道:“秦小友,你的见解非常不凡,更为与众不同,如果你能够收回你的观点,你的这些可能招来杀身之祸的言论,我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要知道你是立过很大功过的人,在我们北盟修士,只要说起你莫不树起大拇指。”

    此时秦刚心在做激烈的斗争,凭心而论秦刚一直是一个非常讲究实际的人,对于许多东西都不会这于坚持,坚持会为自己招来灾祸,为什么要为一时之气,让自己的长久利益受到损害了。

    这一刻,只要向他承认放弃自己的观点,就还被他们视为功臣,可以说这一个建议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可是如果今天放弃,未来的他会不会怨恨自己的怯懦,为什么不做自己认为自己正确的事情,这将会是一个心魔,一直会折磨着他。

    今天有两个选择,一个非常容易,选了的话,还有天大的奖励在等着他,另一个就艰难多了,另一个选择会使自己从最受欢迎的人变成最招人憎恨的人,两相一比,这个选择难吗。

    对于秦刚来说,确实是无比艰难。

    人的一生有时还是需要坚持的。

    “我还是原来的观点。”秦刚都不知道哪来的力量说出这翻话来,平静的语气下蕴含着一种鄙夷一切的气势。

    “好,实在是好!”这位黑袍老者怒极,反而拍起手来,看来他这一生,从来没有被这么顶过。

    说实话,他能够做到这份上,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秦刚,你真不知好歹。”这个枯瘦老妪的话里也蕴含着怒气。

    “哈哈,真是有种。”这个白风的笑声里充满了对秦刚的恨意,这让秦刚有一点摸不着头脑了,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得罪这个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