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291章 暴行

正文 第291章 暴行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可以说秦刚此生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暴行可怕的残忍暴行秦刚看到许多,也经历过许多,甚至他本人就是做了不少暴行,对于暴行他都麻木了。

    可是真正亲眼看到两个天真无邪的小孩子被杀死在面前就是另一回事,冲天的愤怒不受控制地升起,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甚至连这桩暴行的执行人都感受到了,事后他们说此生从来没有见到一个这么愤怒的人,以后也没有见到。

    秦刚是眼睛的动物,如果他听说有这种针对天真小孩子的暴行,他也会愤怒,但不会到这种程度。

    他对人的爱,及对人的恨,总是个体的,不会由个体到整体,所以他对猿族,这个人族整个的生存敌人,确实没有一般人族那种同仇敌慨的愤怒。

    这四年里他也见到不少暴行,这些暴行一般都不是他亲眼所见,废墟、烧焦的人族村落、尸骨,只是间接见证了暴行,虽然引起了他的愤怒,但没有引起他那么大的反弹。

    “我要你死。”秦刚愤怒地冲过去,准备用手撕掉这个没有一丝一毫人性的人,忘了他是猿族了,本身就没有人性,此时他对整个猿族已经开始愤恨起来了。

    面对如此暴行,有许多猿族露出了不忍,不是愤怒,大部人眼里是麻木的,认为这是一件普通的事情,有些人露出了恶心的表情,那只是对人类小孩那种脑浆迸裂的恶心。

    有的人还对这个残忍的魔头坚起了拇指,愿他们的孩子也有这条的遭遇吧,可是秦刚觉得这个话也说得过分了,孩子都是无辜的。

    还是有几位露出了愤怒的表情,那是真正的愤怒,孩子,不管是哪族的,一旦出生时,眼神都是邪的,那么地天真,每一个孩子都是无罪的。

    就连那个面无表情的比赛仲裁者都愤怒了。

    “你,可还愿意接受尤人部落之子袁刚的挑战?”这个一直冰冷的仲裁者尽量用一惯平静冰冷的语气交谈,可是他还是失败了,从他声音的颤抖程度来看,就知道他心绪有多大的起伏了。

    这个仲裁者甚至没有问秦刚是否改变了主意,这不需要问,这场战斗他会为袁刚向猿神祈祷。

    “我,我……。”此时这个嗜血的魔头有点退却了,他从来没有看到如此愤怒的人,即使是他从来也是一个不怯战的人,此时也在考虑要不要退却。

    他始终无法理解,眼前的对手怎么会对人类小孩的死亡这么愤怒了,真是脑袋被驴踢了,他的意思是,杀一个人类小孩,与杀死一只鸡一只鸭没有什么区别的,反正蓄养起来不是干活,就是吃肉的。

    “我战。”这个满脸横肉的大汉越想越气,什么时候他怂过,眼下这个人就做到了,这让他更气秦刚了。

    开战,秦刚无比愤怒,此时这种愤怒给他力量,极大的力量。

    此时这种攻击对于秦刚来说,就像一个三岁孩子打在一年成年人身上的感觉,一点也不疼。

    而秦刚一下把抓住了他,把举起,用手赌住他的嘴巴,以避免他认输。

    他开始手撕猿族,先是他的手,惨叫,秦刚麻木地听着,一点也没有报复的快感,他只是在想,他怎么能够刚才那种暴行,在他眼前发生。

    这个自认为冷漠的人愤怒起来是极为可怕的,在场的人明白了一切,当猿族的双手被扯掉之后,那场面真是震撼人心。

    原来杀一个人可以这么杀!

    秦刚很快又扯掉他的双脚,然后以有快的速度,像刚才他捏碎人类小孩的天灵盖那样,捏碎这个凶手的小孩。

    猿族是好斗的种族,在赛场杀死对手的事情时有发生,但这样故意杀死对方的事情却很少,他们好斗不假,可不是傻瓜,不限制这种随便的流血的话,将会自我削弱。

    面对这一种自我削弱行为,在场的那个面无表情的仲裁者居然无动于衷,没有阻止,这场比赛之后,这个仲裁者可能在格斗场也走到了终点,因为他没有营救,这是仲裁者的权利也是他们的职责。

    看得出来这个仲裁者是多么愤怒,从先前他主动营救人的举动看,他是在乎格斗场的职位的,这次看到小孩被活活给拍死,却触犯了他的底线,所以他见死不救,这让个凶手受到了处罚。

    场中安静了好久好久,在这几千人的赛场确实极为不见,然后又沸腾起来了。

    “这个人残杀同族,应当受到处罚。”

    “居然为了一钱不值的人类小子,而屠戮同类,理应处死。”

    “应该让这小子尝尝五马分尸的滋味。”

    “应该刮下他的肉,一片片地割下来。”

    叫嚣处死秦刚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压过了一些其它声音,还是有小部分人认为,小孩就是小孩,不应该受到那样的残忍对待,猿神大人看到了也不会高兴的,那个同族是一个凶手,他只是受到了应有处罚,他们在小声地为秦刚辩护。

    不过这么小的声音岂能压得过这一强势的声浪。

    还有人只是从比赛规则里来解释秦刚不应该受到制裁,那就是秦刚至始至终,都没有违反规则,没有使诈,没有在听到投降的声音之后继续进攻,事实上他抵着他的喉咙,也可以解释为这一正在的攻击行为,虽然实质上是不想对方发出求救,但形式上一点也没有犯规。

    事实上那个仲裁者失职了,因为他没有施救,没有要求终止比赛,刚才对方出手速度虽快,这是完全有时间的,可是他没有利用起来。

    让一个同类,还是精英同类,死在了赛场上。

    我们猿族什么时候成了一个母鸟的巢了,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人,怎么能够担当得起,南下占领人族地盘,替猿神大人报仇的宏图壮志。

    “尤人部落之子袁刚并没有犯规,他只是在规责范围内行事,一切后果由我承担。”这个面无表情的仲裁者,是一个感情比谁都还丰富的人,秦刚第一次发现了这一点,有许多人不是他们看起来那个样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