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256章 说书人

正文 第256章 说书人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其实实际情况也中能是这样,一人比别一个人力气大,但不一定能打败对方。

    不过根据猿神的荣耀传统,任何一个被击败了的猿族,无论是何种形式地被击败,都绝不会能找任何理由,更别说什么场面话了,说了只会让你鄙视你,而且是严重的鄙视。

    在猿族,被击败不丢脸,找借口可会被人戳脊梁骨。

    “石峰,慢着。”秦刚似乎也没有胜者的觉悟,得理还不饶人了。

    他转过身来,眼神里又重新充满战意,一点也没有因为秦刚的喊叫而恼怒,莫非这个流浪之人觉得刚才打得不过瘾,还要打一场。

    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

    “什么?”他兴奋地问道,期待秦刚再次发起挑战,战斗永远不嫌多。

    “现在我取得赴宴资格了吗?”秦刚觉得其实这个巨无霸说得有理,他一个外人就要在珍贵的宴席占据一席之地,而且他确实没有给村里面贡献会么,这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

    现在他要等着这位村中实力最强之人口头的允诺,才安心。

    虽然他知道,石峰这类人有着荣耀传统,不提他也不会来找自己麻烦了。

    “我不反对了。”这个回答很高明,意思是他不会找秦刚的麻烦了,但别的村民找他可管不着,如果因为猿族人高马大,觉得他们是好欺骗的,那就大错特错了。

    “还有人吗,反对我参加宴会的,现在就大声说说出来。”秦刚看向众人,大声吼道,表明他会通过战斗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

    猿族人血液里虽然充斥着好战的因子,但也不会随便去打一场胜不了的战斗,他们村实力最强之人都败在他手下了,谁还想去触这个霉头了。

    最大的原因是,他们对胜利者的尊敬,正在喊叫的这个男人可是打败了他们村中最强者。

    果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接着是村长正式宣布,秦刚取得赴宴的资格,这才让他安心不少。

    “袁刚叔叔,你可真厉害,把我们村最厉害的石峰都给打败了。”石方方从人群里冲出来,向秦刚跑去。

    刚才那场战斗,他可是全程观看了的,当看到大地都裂开了时,别提有多震撼了,想不到袁叔叔这么厉害!

    “想不到袁刚道友实力居然如此之强,开始还小瞧你了,道友可不要放在心上。”秦刚从这个石浩村长的脸上看到了怀疑,使得想到刚才自己的表现是不是太过抢眼了。

    这个村长从来没有小瞧秦刚的实力,刚才认为他必输,是因为那个石峰实在是太强了,对方刚筑基时就能与其打个平手,而且天生神力,在战斗中,从为落败,在猿盟那边都是大有名气的。

    没有想到他请来的这位客人居然打赢了,他甚至是一个暗影之子,被自己部落驱赶出去流浪者。

    要知道猿族是崇拜强者的种族,把如此有潜力的种子赶出,这种自断臂膀的事情不是他犯了最严厉的禁忌,是不会这么做的。

    那么这个暗影之子究竟干了什么禁忌之事,这些事情邪恶到什么程度,他不会对我们这个村有什么企图,作为一村之长,他担心呀。

    到底是什么事情呢,要不是秦刚对小孩的态度很好,从这一点来看,很难说他是一个恶人,任何真诚地对待小孩子的都不会是邪恶之徒,多年的阅历告诉他,秦刚是真诚的。

    可他必须打听清楚,不然就赶他离开,这是人职责所在。

    这一切,怎么会逃过狡猾如蛇秦刚的眼睛了。

    “侥幸赢了而已,刚才袁峰道友运气不佳,下面的土质太过疏松,脚一下踏空,让袁某捡了一个便宜。”秦刚说了些客套话,这些客套话倒可以说一下,猿族从不袪战,并不代表他们不懂得谦虚或者低调。

    “袁刚道友不用谦虚了,实力强横却要到处流浪,恐怕你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这位村长开始旁敲侧击起来,打听这家伙到底是犯了什么事情被赶出自己部落的,必须有策略地问,激怒了一个强者在哪里都会是一件蠢事。

    他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秦刚不是被猿族部落赶出来的,他就是人族!

    “唉,伤心的往事,”秦刚装出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样子,如果此刻他不给对方一个满意的答案,吃大餐的机会可能就泡汤了,吃货怎么会让美食在指尖里流走呀。

    “既然是袁刚道友的伤心往事,那么就别提了,往事是隐藏的情感,藏在我们灵魂深处,只有猿神才会知道,你看我真不会说话。”这位村长欲擒故纵,探口风的意思明显得不能再明显了,这也能证明他是一个好村长,即使是即将仙逝也心系着整个村落安危,担心这个实力强横的陌生人在这个地方会有什么企图。

    其实他想多了,秦刚就是蹭一顿饭,顺便搞一点情报,可以说动机是非常单纯。

    “无妨,难得都讲到这个份上了,向朋友吐露一下心中尘封的往事,也可以释放一下心中的戾气,”秦刚很快在脑中为这个虚构的身份袁刚编了一段往事,有时他都觉得自己有当说书人的天赋,这么快一段刻骨铭心的虚构往事就成了。

    “袁某的理念与部落不同,事事太特立独行了,所以就离开了部落,当然部落的人也乐意见得我离开,并没有因我离去而来找我,这一晃也怕有二十年了。”秦刚不威不淡地诉说着这段往事,可让听的人心中不免升起一阵沧桑的感觉。

    “什么理念不同?”这位村长被秦刚这个说书人勾起了好奇心,这往往中有成功说书人才有的特质。

    “说出来你对我的形象会立马改观,也罢我把真实的自己隐藏得太久了,袁某对人族的看法与其他人都不一样,有时我觉得人族也有许多我们值得学习的地方,而且认为两族在贸易有互补的优势,如果用和平贸易的方式代替战争,更能使得彼此受益。”秦刚说出一翻惊世骇俗的言语了,经过一翻斟酌权衡后,他才说出这话来,不破不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