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249章 第一根手指的战斗(二)

正文 第249章 第一根手指的战斗(二)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应该找一个不伤他自尊的办法,秦刚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在替这位猿族考虑了。

    这次冲过来之后,秦刚没有再用指头把他摔倒,而是让他撞在身,他又被弹出去,再次摔倒,而秦刚也向后仰倒。

    “好小鬼,我一时不察,居然被你撞倒了,不过你自己也倒地,这一局我们战平了?”了解到这位小孩骄傲的性子之后,秦刚居然煞有其事地做出一副求饶的样子。

    “好,我石方方战平了暗影之子袁刚。”这位小孩高兴欢呼起来,因为他占胜了一个强敌,以后又可以在小伙伴面前去吹嘘一下了。

    “袁叔叔,我年纪比你小这么多,却是战平了,那就是我胜利,你应该答应胜利者一个要求?”

    虽然石方方如此说,却睁着一双很萌的眼睛看着秦刚。

    这是猿族的习俗,胜利一方可以向失败一方,提一个合理的要求,这是荣耀。

    前提是败的一方,没有重伤的情况,显然秦刚没有重伤,不过他没有被打败,小孩的说法很牵强,但这是秦刚求之不得的。

    “什么要求?”秦刚故作冷漠地说道,其实他心像开了一朵大牡丹花一样,事情在按他估计的方向走。

    那就是没准这石之宴去得成了,在某种程度,秦刚算是一个吃货,他是无法拒绝美食的,特别是会为他带来肉身增益,提升实力的美食。

    那就更加拒绝无力了。

    必须装出一个长年流浪和游离于猿族社会孤独浪子那种感觉,否则说不定就漏馅,那后果就相当地糟糕了。

    秦刚的脸显得更加沧桑,眼神就更加孤寂了。

    “只要合理,我都答应。”秦刚赶紧补冲了这句话,他又不是傻子,当然知道这孩子对战败者的要求是什么,到时顺着说就行了,这几个猿族人想来也不好再拒绝了。

    想到这里,秦刚不免回忆起往事来,以前他可不是这个样子,只有谁不喜欢和他在一桌,他即使坐去,心里也不安,像是他干了伤天害理的事情一样。

    现在是管他了,无论如何都想去蹭个一顿饭。

    这种变化不知道是好还是坏,或许是变好了,脸皮比以前厚,才能参加更多的宴会。

    “就是去赴我们的石之宴,十日之后,就举行了。”石方方嚷起来,在他眼里秦刚可是一个尊贵的客人,他的到来可以增加他们的荣耀。

    “你的要求很合理,”秦刚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可你是小孩却不能真正的代表整个家族邀请我,没有邀请我是无法赴宴的,我这一生强迫别人做过许多事情,却从来没有强迫别人请我吃饭。”

    别说秦刚说这话时,那种为难的样子,还做得很像。

    “犬子能够,袁刚道友,你能来是我们灰石村的荣耀。”这位村长在两人决斗中,做出了自己的判断,一个如此对待孩子的暗影之子,不会邪恶到那里去的。

    “好,我袁刚就去了,让我流浪的脚步能够短暂地停歇,愿猿神赐福于你们。”秦刚学着一个标准的猿族人行礼,他们一般会在这个时刻说这句话。

    不得不说,他刻意装出的猿族气质,比许多真正的猿族人还做得好。

    “好,好。”这位寿元将近的村长也高兴起来,丝毫不理会同族人频频对他的眼神示意。

    不久就进了这个村落,秦刚看到三三两两的石头房屋修建在两侧,每一个房子都给人一种美的感受,这和别的村落简单、实用的建筑风格迥然不同。

    有圆顶的房屋,有尖顶的房屋,外墙全部是由纯白地大理石组成,这个村落规模不大,但这些建筑物有机地组成一个整体,像一个宫殿那样。

    美的建筑同时给人一种豪气的感觉。

    “怎么样,袁刚同血,我们石之子,可是整个猿族最善长做房子的了,连圣城的猿神圣殿都是我们造的。”这位村长说这话时带着一种自豪的语气。

    怪不得他们自称为石之子,肯定比别的猿族,更善长跟石头打交道,造出的房子别具本格就没有什么奇怪了。

    “确实,这些建筑给人一种非常舒坦的感觉,我想置身其中肯定会更加的舒适。”秦刚也由衷地赞叹道,对于美的事物,他都喜爱。

    至于街道两旁那些疑惑、怀疑、愤怒的眼神,他可是一点也不介意的,暗影之子受人敌视的程度这么深,这一次才有深刻的体会。

    当然他还不知道隔壁村的事情。

    在简短地寒喧几句之后,这位热情地村长为他安排了一间舒适的房间,然后他就离开了。

    已经深夜,秦刚就床睡觉了。

    原以为猿族毕竟才崛起不久,说白了智慧才在他们脑中形成不久,才从蒙昧走向智慧,不会懂得舒适与享受的真谛,当秦刚倒在床时,发现这是他睡过的最舒适的床了,那一刻他才知道他错了。

    床铺居然是黑天鹅羽毛组成,躺去时软软的,就像躺在一个美女的胸怀里。

    周围有着淡淡的树叶清香,闻着闻着,身的疲惫就悄悄离去,事实这是秦刚呆过的最舒适的房间。

    人在这种环境下,最容易放松掉自己的戒备之心还有敌意,如果更多人类修士明白这个道理的话,好多争端好多不死不休的仇杀,就可以避免了。

    不知不觉,在这种混乱的意识中,秦刚终于睡着了。

    不是秦刚太容易相信人了,也不单纯是房间太舒适了,秦刚在睡觉时,是留着一个心神的,当一个心存歹意的人走进他时,他肯定会发现。

    还好,秦刚的经历并没有说书人故事里那么凶险,经过这么久的了解,他们或许是嗜血的暴徒,对在屋里的客人,他们是不会起歹心的,他们的心思远没有人族那么复杂。

    他们的嗜血,也只是对外,对内就是相当的友善了,秦刚有一点唉声叹气地想到。

    这声叹气,是为人族的未来担心,也是在恨自己怎么对这些猿族的恶感度,减低了这么多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