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212章 笑面阎罗

正文 第212章 笑面阎罗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本来还想对方直接答应了之后,这些资源就归自己,看来现在来说是奢望,这个狗日的笑脸阎罗。

    “这是谁丢了东西,噫,这是一个储物袋,李卫兄,是你的吧。”欧阳铁塔把一个储物袋扔在地上,然后吼着,还自认为这是一个妙记。

    “我先看看是不是我的东西,就知道了。”笑脸阎罗的神色舒展了很多,当他打开储物袋时,一股浓郁的药香充斥在这个阴沉沉的屋子里。

    好东西,秦刚心道,此时他都在心里想象得到这个丹药,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铁塔兄,确实是我的,阁下拾金不昧,实在是我辈修士的典范。”笑脸阎罗的脸上的笑意更胜了。

    哼!

    这一声打破了刚才完美的和谐气氛,说实话欧阳铁塔刚才那个送礼法,确实高明,深得官场的精髓,表明其实这个大汉也是粗中有细。

    送礼的高明,收礼的精明,把凡间官场那一套演绎得完美的精致。

    可都忘记了在场有一个第三者了,无论再怎么把一个人当作空气,这个人也是人呀。

    秦刚还暗自兴奋了一阵,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值钱了,这是一颗破障丹,对任何进阶的瓶颈都有效,当然是越是后面的境界,效果就越少。

    “你一个死人,哼什么哼,死期临头,还敢狂,你敢狂。”欧阳铁塔越说越有气,正准备用力向秦刚踢去,想起了脚尖现在都在隐隐生疼,收了脚,又狠狠地打了秦刚一鞭子。

    “新人,应该懂得在该沉默的时候沉默。”笑脸阎罗李卫温和地说道,不过那威胁的态势比欧阳铁塔这个蠢汉要高明多了。

    “李卫兄,这家伙诡计多端,我看还是现在就把他解决掉。”欧阳铁塔对上了秦刚的眼神,那种看必死之人的眼神,让他害怕起来,他想趁着这机会,拼着被宗门严惩的危险,也要解决掉秦刚。

    “铁塔兄,你是把我往悬崖里推呀,从事急不得,他可顶着个内门弟子头衔。”笑脸阎罗连忙阻止道,他可犯不着为一个不认识的新人秦刚,让自己在玄天门的前途毁于一旦。

    笑面阎罗连忙出手拿出一把大刀的欧阳铁塔。

    此刻秦刚正在想要不要使用九转化身术,打破这个枷琐,虽然凭借一己之力不能杀出去,但他可从来不是束手待毙的人。

    “行,”欧阳铁塔终究还是没有动手,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把刀狠狠扔在上了,并孩子气地说,“带我到甲字第四十四号去看看。”

    人的心里是难以捉摸的,越把一个地方描述越恐怖,只要恐怖有一种神秘的东西在里面,反而使那个地方有了一定的吸引力。

    “这个自然,”笑脸阎罗李卫笑着应承着,“不过铁塔兄答应我不到屋子里面去。”

    “李卫兄呀李卫兄,你什么都好,就是规矩太多了。”欧阳铁塔不置可否地回答道。

    “铁塔兄,这可不是规矩,因为里面太邪门了,往往在里面一呆,最后回来时,意志会低沉好多天,曾经还有个练气期的小辈好奇心太重了,在里面呆了一个时辰,最后回来时疯掉了,这可是真事,我亲眼所见。”笑脸阎罗在说这件可怕的事情是仍然顶着一张笑脸,这有说不出的可怕。

    “嗯,居然有这等地方,怪不得叫阎罗场,为什么会这样呀,难道宗门没有注意到这一现象吗?”果然欧阳铁塔这个人粗中有细,居然发现了这么细节的问题。

    按常理来说,玄天门有一个如此神秘的地方,应该会有兴趣调查。

    “调查过没有得出什么结论,后面就不了了知。”笑脸阎罗似乎带着一张笑脸的面具。

    “我看调查是假,以为那个地方有什么天材地宝是真,结果什么也没有找到,对于这等不详之地,自然要敬而远之。”欧阳铁塔一针见血地指出。

    “直接下去了,铁塔兄,这可不是一趟愉快地旅程。”笑脸阎罗笑着提醒道,此时他就像一个在告诫游人的向导似的。

    “很想看看四十四号是这样的邪门。”欧阳铁塔摸着自己的拳头,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就连秦刚此刻都有一点想看看那个地方到底是个什么样子,被描述得这么神秘。

    至于危险,当然危险,可是他相信他变身,这个枷琐就会被打开。

    “来人,开启绞盘。”笑脸阎罗笑着对自己的一个手下说道。

    如果不是开始知道他就一直这样,秦刚都以为这厮是一个体恤下属的人了。

    看到十来个高阶练气修士开始有规律地转动一根铁轴,听到钢丝绳索发出刺耳的摩察声音,上来一个小房子。

    “这牢房是修在地底?”欧阳铁塔一别好奇宝宝的模样。

    “当然,所有的牢房都在地底,最浅的都在地下一里处,这样才能把有各种奇奇怪怪能力的修十关住。”笑脸阎罗对于自己掌握的牢狱非常自豪,随时都想向任何有兴趣的显摆一下。

    “那最深的地方有多深?”欧阳铁塔道,喜欢刨根问底。

    “最深的有十里,犯人要逃走,必须上绞盘架,而绞盘架上方,每天都有五人执首。”笑面阎罗如数家珍地介绍道。

    说话这当儿,绞盘不停地在下降,当下到第一层时,有几个穿着宗门衣服的修士怀着害怕的神情,向外看了看。

    当看到楼梯上站着是这里的牢头时,都把头缩了回去,第二层时,有几个脸色惨百的人在不停地骂冽。

    也不知道是在骂谁。

    第三层时,那群人批头散发,头发长得不思议了,与脸上的胡须混在一起,已经发不清谁是的头发,谁是谁的胡须。

    第四层时,刮着阴风,不时听到呸地一声,这些人居然敢向大牢头吐口水,果然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第五层时,没有人的声音,里面漆黑一遍,如果不是几只凌厉的眼睛透着黑光,秦刚都以为里面是没有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