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186章 权力的好处

正文 第186章 权力的好处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修真麻辣烫最新章节!

    李三肯定和这个三角眼上司肯定没有私人关系,显然和这个高大青年关系匪浅,我真是太倒霉了,怎么把李三给惹倒了,早知道李三有这层关系,说什么也不该针对他了。

    那个死去的朋友张一凡,在若干年后,觉得关系就那样,为什么要为一个死去的人去得罪一个活着的人了,真是岂有此理!

    这个李三,你也太不像话了,惹你这么多次,非得把你逼走了之后人,你才出面动用这层关系,以前是搞什么吃的。

    弹性、弹性,我们修仙者处事,能不有弹性吗,如果我稍微得罪你了,即使不请这尊大神,毕竟这是要欠人情。

    但你也得警告我,你有靠山的,我这个向来谨慎,对这类话都要去求证一下,以免冲撞了贵人。

    可你倒好,非要等到把你赶走之后,才搬出靠山来,这样回旋的机会就少了很多了,李三你真是一个大混蛋。

    祈胖子的心思在他的粗大脑袋里飞速转着,他这类人有套逻辑,总喜欢把错误怪罪在弱者身上。

    “处处针对园内李三,这是你最大的罪状,让一个潜力种子处处受到压制,想想如果没有你,李三他成长多大一颗……大树。”三角眼的眼珠飞速地转着,任由自己的语言像洪水那样漫灌,他想只要洪水是甜的,泛滥了又会怎样了。

    这股洪水可以为他抢占阵地,占领人脉的高地。

    “咳、咳,这个祈新确实是罪大恶极,要不我向魏公公说一声,关一关来个惩戒一下。”秦刚绝对这个三角眼别看长着一幅凶恶的脸,谄媚起来简直没有上限,饶是他脸皮很厚,都有了一种被灼烧的感觉。

    听到秦刚如此地随意谈‘恐怖公公’,祈大胖子彻底瘫下来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很是不雅。

    其实秦刚也是借势而已,说得直白一点,就是狐假狐威,他与魏工虽然在强有力欧阳明月面前‘冰释前嫌’,但远没有他现在语气里流露出来那么要好。

    但祈大胖子甚至这个三角眼都不知道这一点,有时候拉拉别人的名声来装装门面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三子,你怎么看?”秦刚为自己的朋友打气,现在他的地位远高于他的朋友,不代表他不会重视朋友的意见。

    “祈胖子最看重他的职位,那么把他剥夺了,秦刚,你看这行得通不?”三子说出这个惩罚方式其实力度很小,要么是他很善良,要么还没有从被打压的阴影里走出来,这可是秦刚不想要的。

    “三子,你可想好了,这么轻轻松松就放过他,岂不太便宜他了。”秦刚可对这个长久以来打压自己朋友,并差点把他逼走的人,有丝毫好感。

    “我相信这就是最佳方式。”

    “把他从执事名单里撤掉,明天我不想看到他出现在这个地方,能够办到不?”秦刚的话与其是在询问,倒不如说在下命令。

    这个与他同为筑基修为的三角眼,听到如此不容仵逆的语气,没有丝毫恼怒,反而更回毕恭毕敬了。

    “秦道友,没有问题,把他从人事玉简除名,是件非常小的事情,就是把他从这世上除名,都办……。”三角眼似乎想一种更进一步的方式来向秦刚表忠,极力争取一个带血的头名状。

    瘫在地上的祈胖子惨白的脸色刚听到处罚,只是丢掉这个肥缺,没有性命之忧,后面又听到三角眼这一番话,真是太恐怖了。

    命运如此具有讽刺意味,他昨天还为可以捏住别人命运而沾沾自喜,今天他的性命就捏在别人手里,决定他性命却是那个李三。

    此时,秦刚都有一点看不下去,连连摆手,示意他‘甜蜜洪水’不要再泛滥了,现在都有一点恶心了,根本是在泛滥污泥沟里水。

    三角眼很快就开出一张免职书,说必须要走这过程,但上面肯定会批准的,因为这个祈胖子在这里真的是惹得天怒人怨,喜欢克扣下面人的灵石,现在要卷铺盖走人,肯定会有许多人还会弹冠相庆。

    “你叫什么?”在以前,秦刚觉不会这么地无礼问别人,而且对方还和他是同阶,此刻他表现得如此嚣张也是有原因的,眼前这个人如果你表现得‘平易近人’,他反而还瞧不起。

    “某姓阿名余。”三角眼讨好地笑着。

    阿余和阿谀真的是本家,阿谀奉承家族的族长。

    秦刚差点要笑喷了,不过还是忍住了。

    “做得好,下回有事我会找你的。”秦刚说的不是应付之言,而是真有这个打算,每一类人都有每一类的用处,一些需要脸皮厚的活,肯定就找他了。

    “三子,这附近有什么酒馆,走咱哥俩去喝两杯。”秦刚的兴致很高,修仙者的胃口很大,不吃饭也行,一顿有几十个成人的饭量也行。

    刚才才参加过接风宴的秦刚,此刻兴致很高。

    “就到小红园酒馆吧?”李三小声地说了一下,猩红药园是有四万散修的聚集地,当然还是会酒馆之类的。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生意。

    “是不是这里最好的酒楼,是不是这里最贵的酒楼,二十多年第一次相聚,怎么得也不能太寒酸了,放心灵石我有的。”秦刚此时兴致颇高,在老朋友面前,他才会如此放浪形骸,才会展出本真的自己。

    有一点浮燥,爱显示自己,但平常表露在外,他又是一个截然相反的人,人真是复杂。

    “秦刚,相信我,去了那个地方你就懂了。”三子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这倒很少见,即使在以前,许多许多具体问题,他都听秦刚的。

    听到三子如此说,秦刚就没有坚持了,他不是那种人,绝对要别人听从自己的每一个意见。

    “好吧,就到小红园酒馆,不过一定要点最贵的酒,这一点你得听我的。”秦刚的随意态度,在拉近时间形成的距离。

    “那咱兄弟俩一不醉不归。”李三也被秦刚带动起来。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