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173章 成了怀疑对象

正文 第173章 成了怀疑对象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最快更新修真麻辣烫最新章节!

    哇,外界对玄天门的渗透到了如此程度了。

    这个消息,对玄天门来说,可以说是糟糕透顶。

    糟了!

    秦刚心道不好,显然他不是有感于玄天门会遭遇困境,而是认为怀疑的矛头必定会指向自己。

    知道天然传送阵具体地点不少,只要参与了开发海外灵脉的人不知道,但是有条件传播的人就很少了,十指之数。

    因为那些人都是被限制不知多少万里的海外,在门内还有其它人知道,都是门内的高层,这些高层会怀疑自己吗?

    现在这个欧阳小主还来拉拢自己,这可是很大很大的诚意。

    有一点感动,这可是秦刚的真实反应,现在这个欧阳明月带他到猩红药园,有一种避风头的意思。

    “谢小主大恩。”秦刚很快就施一个大礼,没有一丝虚假的成分,不得不说这个欧阳明月笼络人心的能力太强了。

    这次秦刚欠他一个大人情,而秦刚是一个喜欢欠别人任何东西的人,灵石好还,人情不好还。

    “小主,在出这事之前,你亲自拉拢还说得过去,但现在别人都是避之不及,你怎么还要招揽呀。”说这话的是那个穿着邋遢的于图新。

    于图新看来不但热衷于阵道,其实还积极地加入权势的圈子里面,虽然他的意见常常得不到重视,可欧阳明月非常看重他的阵道造诣,虽以很多时候不得已才带着他。

    此刻欧阳明月很想说,于师你就专注于你的阵道就好了,不要出来搞什么权力的艺术,这一点你可能一辈子都不能精通。

    当然这一点话,她是不会说出口的,至少在于图新还有利用价值之前。

    不过这一回于图新的话一点没有错,很占理,这个深得其心的魏公公也是这种意见,不过他见小主如此做,肯定有一个大理由,所以他选择沉默。

    这也是他的精明之处。

    “于师,因为这是最好的时候。”欧阳明月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此时,秦刚把玩着魏公公赔礼的十余颗培元丹,思绪去回到若干年前。

    猩红药园很久没有出现在秦刚记忆里,现在抖然摆在自己面前,到还是激起了一丝波澜,想想原来年少时,那种为情的冲动,现在有一点想笑的感觉。

    不过这种笑,并不是嘲笑,那是否定自己的过去,那是只有自暴自弃到极点的人,才会这样做。

    这种笑是善意的笑,带有宠溺的笑。

    仿佛是此刻饱经沧桑的秦刚,见到年少不知愁滋味的自己做下幼稚却真诚的事情,那种溺爱的笑。

    燕小蝶,不知道你现在怎么样了,过得好不。

    遥想当年,为了你,我杀掉张一凡,惹上命案,差点被判斩刑,为些不得不出海,可谓是九死一生。

    没有想到,祸事成了好事,成就了自己的一段大机缘。

    如果不是这一次出行,想必自己还是一个练气期低阶人士,还在为增加一层修为,而奔波劳碌。

    命运,真是奇妙,当把你恶狠狠地打倒在地时,又会伸出她的玉臂,把你拉起来,当你站起时,你会发现一条新的路

    另一个人的形象,也出现了。

    在自己危难之时,没有避之不及,而是积极的想办法营救自己,也只有朋友会这么做,如果不是他的话,秦刚想到,现在他的心会冷得似冰似铁,会成为一个为了一块灵石而杀人的魔头。

    虽然没有把他救出牢狱,但这个人他确实救了自己,他救的不是自己的人,而是自己的心,这样的恩更重,情理浓。当然秦刚没有认为自己现在多好的人,至少做人有一些底限,有些不能做的事情,他不会去做。

    一个带着狡黠笑容的少年出现在他心里,他心里清楚,这个少年比谁都纯朴,秦刚叫他三子。

    秦刚不认为自己欠三子人情,因为这是可以肝胆相照的朋友。

    本来秦刚就准备五年之约到期之后,就去看看他的老朋友,如果可能的话,可以去照顾一下。

    当然不是秦刚很自满,原来他与三子,都是没有太多少天赋的散修,二十多年就修炼到筑基期,除非是有特别的际遇。

    他可是自己人!

    经过一阵兴奋之后,秦刚又冷静下来,这个欧阳明月为什么在这些时候来招揽自己,当然此时拉拢更显诚意,雪中送炭更能够打动人心。

    看重自己的实力和潜力,这些都是理由,可是现在成了一个怀疑对象,价值被低,她还力排重议。

    认为欧阳明月如此特立独行肯定有其它原因,但没有影响他的感激之情,他欠这个姑娘一个大人情,人情总是要还的。

    此时突然一道道黄光出现在秦刚面前,一一看了一下,脸上不觉露出了讽刺的笑容。

    坏消息总是长着翅膀,传得这么快,先前是一些相约交好的传音符,原先秦刚选出几张不能拒绝的邀请来,答应要可以某某酒楼见个面,加深一下同门之谊,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成为孤家寡人一个。

    可是自己成了怀疑对象之后,这些人又发来传音符,与原先交好甚至谄媚的态度截然不同,要不是写自己要闭门苦修了,相约之事无限期推迟,这还是非常客气的。

    还有就是就不那么客气了,还有直接指责秦刚这个人太过忘恩负义,居然干这种事情,宣布与其绝交好像原来就有交情似的。

    甚至秦刚连回都没有回的传音符,又再次表明相约取消,看得秦刚哭笑不得,看着看着,秦刚大笑起来,他没有受到其影响,反而还有一点高兴,又一次真真切切地看了一次世间百态。

    从来没有觉得看传音符,如此畅快,正在这时,一张另类的传音符引起了秦刚的注意,上面写着午时到修仙阁相聚,守门老头。

    噫,秦刚自衬和守门老头也是数面之缘,插科打诨了几次,有一点点交情,倒他怎么会给在这个敏感时刻来请他。

    当一个人境遇好的时候,要识别谁是真心谁是假意,很难,当落难时,却很容易知道,秦刚就处在这个时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