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159章 选一还是选二

正文 第159章 选一还是选二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无名丹药一共十颗,秦刚提出了两种分法,一是三颗丹药加这一个丹瓶,二是得七颗丹药,叶涛可以优先选择其中一种方案。

    有人先提分的分案,后面的人可以选择分哪一种,这样就相对公平了,因为提出分案的人会尽量分得平均一点,以免自己后选吃亏。

    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奇怪了,明明都在与叶涛虚以委蛇,彼此都要致对方于死地的情况下,还这么正经想出一个分配方案,难道还打算长期合作吗。

    有时候,秦刚非常认真地对待自己说的话,既然说过要与他公平分享收益的,那么就照做吧。

    “我选择第二种,”叶涛立刻回答道,仿佛怕秦刚后悔似的,“秦兄真是聪明之人,这种分配分案真是蕴藏着智慧呀,想想用这种分案,可以避免多少厮杀呀。”

    秦刚自我感觉良好,认为这句话是这个谎话连篇的小子最真实的一句了。

    “对了,那个僵尸身上有一个飞鹰的标志,你认得出来。”关于这个,秦刚有许多疑惑,觉得这一切背后隐藏着许多秘密。

    对于他遇见的秘密,他总是想去揭开。

    甚至想如果这类活死人如果出了这个秘境,很有可能给修真界带来一场大灾害,说不定是毁灭性的。

    “我知道有几门派是以鹰为门派标志的,但这种飞鹰标志却没有见到,秦兄,这世界有各类门派势力多若过江之鲫,单纯地想从这个标志里找到这个地方的出处很难。”叶涛的话很有道理。

    “这个僵尸的实力明显要高出刚才的不少,莫非它们的实力和转化时间有关。”秦刚做出了这个推测。

    “很有可能,不过当务之急还是继续搜寻机缘。”叶涛说道。

    这小子并没有像他原先估计的那样,很直接地了解这个地方,但肯定他有特殊的手段与某个了解这里的人有联络。

    这个人是谁,秦刚心理有个大致的轮廓,至于他为什么会清楚这个秘境了。

    叶涛的话是错不了的,当然机缘是压倒一切的。

    看到他谈兴不高的样子,秦刚也没有追问了,是的他一路问的问题太多了。

    后面他们在迷宫般的大殿东走西走,看似杂乱,其实是延着某种路线走的,当然都听叶涛这个‘向导’的。

    一行还是收获的,遇到一两个僵尸,都火中取栗的抢得几样价值不高的灵器,大多数房间都是空空如也,大概是被人捷足先登了。

    当叶涛再次找到通往第三层的方法时,秦刚一点也不意外。

    “秦兄,要上去吗?”叶涛还是先征求一下秦刚的意见。

    “这第二层,除了空房间就是空房间,也没有好留的,上去吧。”这可不是秦刚的试探,而是当打开一间房时,总是会出来一个活死人,就没有多少探索的**了。

    “我们探查的房间虽多,但相比这座大殿来说,还是微不足道的,这些活死人就是难杀,实力也不怎么样。”叶涛自己都想多留在第二层,多寻找一下机缘,机缘有谁不会喜欢了。

    “叶兄自己都说活死人难杀,它们全身坚硬似铁,单个威胁确实不大,两个有点麻烦,三个就要出全力,四个就危险了,五个跑掉都是运气,这就我的极限了。”秦刚的话里意思很明显,我实力并比高,对付五个活死人都危险,还是不要在下面呆了吧。

    “这层大殿有多少人活死人,谁也不知道,同时惹上五个的可能性有,但不高吧,况且还我了,”叶涛可是一个巧舌如簧的人,继续发表宏论,“我辈修士修仙求长生,岂能一点险也不冒。”

    他还要劝一下,秦刚此时都不知道是他想留在第二层找机缘,还是在谋划对付他,毕竟他自己指出通往第三层的通道。

    “险当然可是冒,可是当没有明显地目标,光是寻找所谓的机缘,还要冒上不小的险,这样的险我总是会回避的。”这倒不是秦刚说谎,而是他自己有一套‘机缘与危险’的分析规则。

    “秦兄,难道被这些会动的死人吓着了。”叶涛看到劝说不成,改用激将法了。

    “确实有一点,秦某儿时就对鬼怪之事无比恐惧,当现在见到真的时,儿时梦魇成真,颇为惨人。”激将法对于秦刚这种‘淡泊’的油盐不进之人,是没有多少作用的。

    叶涛有点无语了,两人似乎真成了朋友,这个秦刚连儿时梦魇都讲出来了。

    “秦兄呀秦兄,把这些活死人当作会动的尸体、坚硬的尸体,就会不怎么害怕了。”叶涛可不是这么容易退缩之人。

    “这些活死人可是死了几百年尸体,天道是这样的,时间越久,尸体越容易腐烂,可这些尸体却不这样,时间越久反而越坚硬,如此违背天道之事,看到了躲得远远的总不会错。”秦刚其实是这么认为的,敌人要自己做的,反其道而为总是不会错的。

    “什么,你怎么知道他们死了几百年了。”叶涛嘴张得很大,吃惊地说道。

    “莫非叶兄早就知道这个事了,秦某也是推测而已,啊呀,叶兄早就知道,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呀。”狐狸尾巴终于漏出了一点,趁这机会逮一逮他的尾巴总是不会错的。

    “哪里哪里,只是突然觉得你的推测很接近事实而已,”叶涛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秦兄怎么会知道第三层危险会比第二层小,机缘却比第二层大了,很有可能,情况却相反。”

    “因为第二层是已知的,第三层却是未知的。”秦刚颇有玄机地说道。

    “秦兄,在秘境里可不能无限呆下去,时间宝贵呀,不能浪费在口舌之争上呀。”叶涛很是焦急地说道,在秘境除了杀秦刚外,总是要寻求一下机缘的。

    “既然宝贵,为什么总是磨磨蹭蹭的。”秦刚也急了。

    “我说什么你都要上第三层吧。”叶涛也不是冥顽不灵之人,看得出来秦刚态度很坚决。

    秦刚的沉默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那就舍命陪君子了。”叶涛的语气颇有一副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秦刚在心里冷哼了一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