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136章 特殊的考验

正文 第136章 特殊的考验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四人离开了,欧阳一行坐在椅子上,若有所思,他有识人之明,其实他还有一种不为人道的本事,说本事不太准确,确切地说是一种直觉,正是它告诉他谁是朋友谁是敌人,谁是君子谁是小人,谁可大用,谁只能小用。

    当一见到秦刚的那刻,那种直觉就更强烈了,对于秦刚是敌是友的感觉很模糊,但直觉强烈地告诉他,与眼前的人为敌是一件很不智的事情。

    所以在秦刚拒绝了明显的拉拢之意后,他还一直保持着来时的那种风度,可是当秦刚‘飘然’离去时,还是觉得有一块重重石头压在自己的心里,对于心中的石头,他一般不是移开,而是粉碎它。

    ……

    独自一人踏在门派的幽静小径上,心中有万千感触涌来,终于可以安安静静享受这一时刻了。

    筑基之后,秦刚说不喜悦,那是在说假话。

    秦刚走上后山的山峰,俯视整个山下,满眼的苍翠,此时像一个伤感的诗人那样,被自己做的诗感动得哭了。

    想着自己曾经的卑微,曾经的失败、曾经的危险,以至于双眼噙着泪水,这是喜悦的泪水,这是胜利的泪水。

    好久好久,泪水没有出现在他眼里,他想以后出现的机会就更小了。

    脚踩在地上,终于在修仙界有了一块立足之地了,虽然这块立足之地还不大,相信有一天整个世界都会是他的舞台!

    不久之后,门派三年的一次的小比开始了,虽是小比,这次比赛却盛况空前,办得异常隆重,门派的高层多人表示要莅临现场,这可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听到这些,门派的年轻弟子当然更兴奋了,更勤奋地苦练,希望可以引起门派高层的关注。

    玄天门的比赛很有特色,这个特色就是不像其它门派是以实力和丹技为主要比拼标准,还有比试阵法、比试举重、比度速度、比试跳高、比试跳远,虽然后面几样,胜出的奖励小得多,但还是有许多人报名了。

    再次长了一次见识了,居然有这么种类繁多的比赛,当然比拼实力的比赛是最大的,也是最受重视的,这是一个门派的根基的所在。

    不用报名,这个比拼实力是所有弟子必须参加的。

    比赛的规则简单,随机分成十个组,然后化成十个圈,在圈里面,里面的人相互战斗,出圈就是输,最后留下最多十个人,然后再由这十个人相互战斗。

    这个规则很野蛮,也很有挑战性,提高弟子们的血性。

    像这种混战很容易造成大量的伤亡,玄天门为了避免无谓的流血,当然也有许多门派提倡这种,反正在圈类,要么不使用武器,使用的武器都是玄天门提供的“劣质”武器,这样参与这种看似这种残酷的竞争,却没有大量的伤亡出现。

    这类规则最大受益者是那些体修和天身神力的人,秦刚也在其中,因为连风刃术都不能用,对于女修来说,可以说是不公平的,一她们不使用灵气的话,确实远远地不如男修。二是女修都是爱美的,让她们拉下脸来,与男人们拉扯,实在是不雅。

    果然人山人海,比上回热闹非凡的露天拍卖会的人还多,人声鼎沸的,如此那个熟悉的掌门又来了,居然掌门都来亲自主持这届比赛,可见门派多重视了。

    秦刚的期待又增加了许多。

    讲话,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无非是一些陈词老调,这位还算威严的老掌门甚至手里还拿着一张发黄的纸,照本宣科地念,秦刚可不怎么喜欢听这咱陈词老调。

    然后又接着秦刚的“老朋友”,灵资处的欧阳克一,此人讲话,秦刚不免树起耳朵来听了,有位智者曾经说过,多了解你的敌人,是少有的永远不会出错的事情之人。

    原来觉得这也是众多正确的废话之一,现在想想还蛮有道理的。

    这个欧阳克一的讲话水平还不如老掌门,声音就像一条平淡无奇的直线,颇有催眠的效果。

    “现在警告门派中少数一些怀着贰心的人,门派的灵资是不可染指的,触犯这一条,等待你们的是严厉的门规、绝不容情的门规。”平淡的声线突起,声音带着阴鸷,令人听了不寒而栗。

    好像是指我一个的吧,看来又有一堆麻烦来了,秦刚迎上来了这个玄天门大佬投向的恶毒目光,毫无畏惧地想到。

    看来是上次在修心阁的筑基,又重新惊动了这个老怪了吧,管它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经过冗长的讲话之后,终于进入了正题,抽签了。

    这个抽签很有意思,对于一些天之骄子,实力不容怀疑,他们直接跳过这一道环节,直接参加决赛,只有十个人,九个人都是筑基后期,一个是假丹境界,有人窃窃私语地说最后一个,明明可以在一年前就结丹的,还来跟他们这些后辈抢,真是太爱出风头了。

    老掌门手里拿着一个圆炉,里面有二千多张符纸,他让在场的每一个都不能动,如果在抽签的过程中动了,就会取消参赛资格,众人自然不会有人傻到犯这个忌讳。

    只见满天的符纸落下,就像在一场漫天的光雨,场面颇为壮观。

    秦刚毫无意外地接到一张符纸,符纸落在身上,下意识地想反抗,可想了想,别因为过于小心过于谨慎,可取消了比赛资格,那可就丢大发了。

    立刻让那股温和的能量泌入心上,立刻显示了一个数字,第九组,第九百九十九号,多么有趣的一个数字呀。

    “怎么,这就要取消资格吗,我不过是本能的反应而已。”一个脸色苍白的青年非常不满地但却小声说道。

    “我本身就是研究符纸的,这样任由符纸的能量侵入身体,可能吗?”

    “老子只不过走了下神。”

    “这太不公平了,这次我机会进一百的。”

    “说的不是乱动才取消资格吗,我又没有乱动,这是什么破规则呀。”

    十多个声音纷纷响起,看来他们抵制符纸的能量,没有在手臂上产生数字。

    “规矩就是规矩,手臂上没有数字,就不能参赛,谁也不能颇这个规矩。”老掌门的威严的声音响起,此话一出,众人立刻静下来了,谁也不会敢触怒他。

    秦刚不知道的是,这个老掌门又向各个门内高层传话道,“这十几人,以后无论修为如何,进步如何耀眼,不得大用,

    不得重用,不得调到要害部门。”

    一个小小甚至是本能的动作,就可以决定自己以后在门内的命运,这太儿戏还是智慧。

    此时的秦刚也在想这个问题,他猜到了他们被取消参赛资格的原因,撒符纸不是为了让比赛更好看或者增加盛大的感觉。

    这其实是一种考验,考验底下站着的弟子,对门派的忠诚度,符纸有很多种,有的是救人,更多的是杀人。

    当符纸落下时,黄色的光甚是好看,但犯着一股暴燥的力量,虽然常理来说门派肯定不会发疯伤害他们这些‘未来的根基’,但是看着暴燥的力量,还是担心。

    如果对宗门一点基本的信任都没有的话,有意或者无意,本能的就会抗拒这股看起来爆燥的温和能量,手臂上没有产生数字,直接被踢出比赛。

    虽然这么做有点武断,毕竟里面有的人真是无心之失,但一句名智胆有点残酷的古语说道,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手心里不由得出了一点冷汗,很少有人和地方能够让他产生归属感的,显然秦刚对玄天门也没有多少感觉的,还好刚才没有犯傻,没有‘聪明地’却抵抗这股力量。

    想想那个人不只是取消资格,想想他以后在门派必定没有什么前途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