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121章 咒骂苍天

正文 第121章 咒骂苍天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知道了功法阁的位置,秦刚没有多想,绝不认为普通地向一个路人问路,会得到富有深意的错误答案,把自己引向“歧途”。

    有时他轻信得像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有时多疑得像全天下都要与他为敌似的。

    此时他正在犯第一个错误,但有时错误的道路却能得出更神奇的答案,天道总是很有意思的,有时向别人行恶,却在别人身上产生善的效果。

    谁知道这些了,只有天道。

    向西走了三里地,来到一座纤尘不染的清幽大楼外,这里很静,静得掉一个针的声音都能听到。

    大门外有一座雕像,一个老者手拿拂尘,眼神柔和地看着前方,仿佛一个正在向弟子们授业,且循循善诱的老师,这尊雕像倒也好好地诠释了老师的意义。

    秦刚有一个偏激的观点,认为死了的老师用文字、图像静态原素记录的书、玉简比活着的老师更有用,他们不会骂你笨,嫌你学得慢,更不会担忧,弟子太天才,会抢了老师的饭碗。

    所以他修炼有疑问,也是倾向于查书查玉简来解决,而不是向“活着的老师”请教。

    这有一个现实原因,秦刚真的不太善于与人交流。

    这么说都是委婉了,因为常常无心中说出一些无脑的话,莫名其妙地得罪人。

    在与头儿他们四人的友好相处中,他似乎已经忘记了他这个致命缺陷,回到嘈杂的修仙生活中,他的这个缺陷又再次暴露无疑,甚至变得更加变本加厉。

    才来就基本给孤立了。

    想想以前在秦村生活的类似经历,酸甜苦麻辣的记忆又涌上了心头,不过“甜”的记忆只占一部分,其余人生四味才是主料。

    定了定心神,不要沉迷于过去,应该专注于现在。

    走到大门外,看到大门外一个小房间内有一个老头正在手撑着脑袋,打盹,发出一阵轻微的鼾声。

    “前辈,前辈,前辈。”秦刚虽然不善于说话,有时候倒还举止得当,喊一声没应,又隔了几息时间再喊。

    “什么事,居然来打扰我清修。”这三声的叫喊,把他从梦中拉出来,老者颇为不悦。

    什么时候打盹也成了清修,秦刚在心里腹谤道。

    “前辈,我想到功法阁里去领取一门免费的功法。”秦刚把来此的目的说道,这事没有必要饶弯子。

    “什么、你要在这里领取一门功法?”打盹地老头惊奇地问道,像看一个疯子似地看着秦刚,不过这表情只维持了半息时间,他又摆出一副为人师表的威严表情。

    “是的,难道不能吗?”秦刚把那短暂的诧异看在眼里,不过想当然地认为,昨天领到内院令牌,就可以来领取功法,他却这么懒,居然拖到今天,才悠哉悠哉地走来。

    这也能解释,明明有二百名弟子进入内院,这个功法阁,怎么会这么冷清,人这么少,不是除了他和这个打盹老头外,根本没有一个人,原来那一百九十九人已经领了。

    此时他没有多想,有时他又想太多了。

    “当然能,当然能,快把令牌拿来。”这个老头把当初的不满一扫而空,态度来了个大逆转,非常地高兴,恨不得替秦刚把储物袋里的令牌掏出来。

    “你老慢点,我自己会掏。”秦刚觉得有一点反常了,但还是不愿意多想,这个老头看修为也是筑基后期,原来根本就不认识自己,怎么会阴自己了。

    拿出令牌,老头急忙地“抢”了过去,生怕他反悔似的,三下五除二就拿令牌在禁制阵法上一扫,里面显示了秦刚的信息。

    大门打开,“好,小子,你可以进去了。”打盹老头的语气又恢复刚来时候的“一本正经”。

    秦刚觉得有一点诡异了,迈着有点乱的步子走进去了。

    看到他走进去,打盹老头也不打盹了,手舞足蹈,高兴得像一个猴子,拿出一张传音符,“高老头,你这回打盹输了,老夫守这个功法阁已经三年了,今天终于开张了,你打赌输了,接近三个的时间,终于有个笨蛋来了,哈哈。”

    老头笑得非常猥琐。

    进了大门,秦刚的眼睛就花了,天呀,这就是大门的功法阁不,我都想弯下双腿,抬起头来。

    咒骂苍天。

    东倒西歪的玉简架和书架,全部布满灰尘,地上也是灰尘,这得多少年没有人进来整理了呀。

    这就是传说中的有五千种功法,十万个功法和玉简的功法阁,这就是传说中的,每一个玉简、每一本书都受到“无尘阵法”防护的玄天门功法阁吗?

    我这是到了哪里呀,此时如果有人看他的样子,他就像一只迷途的小羊羔那样令人可怜。

    今天发生的一切,考验着他今生所相信所信奉的一切。

    此时秦刚还不明白就是傻瓜了,他被阴了,这次居然是自己主动撞上去,向一个陌生人问路,被阴。

    被阴得冤,又不冤。

    没有人会整一个问路的陌生人,这是秦刚轻信的逻辑。

    去他妈的逻辑,老子再也不会找陌生人问路了,秦刚赌气状态许下的誓言,搞得他以后很狼狈很麻烦。

    此时只有马上退出去,才能保留一点体面。

    去他娘的体面,秦刚极少暴粗,这次太气人,挥舞着双拳,想毁灭自己所见到的一切,这太气人,同时也他在生自己的气。

    天风流沙术、混沌小球、九转化身术、巨剑在屋内乱砍,所有的一切都被他毁灭,当然这幅画面只存在于他脑中。

    还要在玄天门混,还是少给自己找一点麻烦吧,本来敌人就多。

    捡起一块大大的牌匾,秦刚用力地擦着,仿佛这样能够发泄自己的怒气似的。

    “修心阁”,三个令人赏心悦目地大字出现,令秦刚的闷气减少了一些。

    再擦了擦其它部分,已经没有那么用力,秦刚已经平静下来,能够在震怒下,快速平静下来,这就是他的一点特点。

    有人说这是懦弱这是掩耳盗铃,也有人说是这是智慧,这是立身于修仙界这之道。

    三个大字下,一些更小的字出现了,写得密密麻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