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120章 问道于盲

正文 第120章 问道于盲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好,妙。”秦刚不由脱口而出。

    “道友是购买还是包租呀?”这个精明小子立刻兴奋起来,无论哪一种,他都要赚不少灵石。

    “都不是,一时口快,你这个买卖的主意真是太妙了。”值得提醒的是,秦刚不是故意拿这个小子开涮的。

    “哦,是这样呀,也不错吧,这是第一次有人说我这个主意不愚蠢,而是一个很好的主意。”这个小子还遇到一个赏识他这个怪点子的人。

    “如果我要买阵法,必定会来找你。”秦刚是认真说的,这小子不错,遇到这种情况都没有翻脸。

    “好,那就这么定下来了。”虽然这单生意没有做成,但遇到对方这样说,也挺高兴。

    延着幽深的小径向自己房间走去,再次感叹,有门派就是好,这里充沛的灵气,一呼一吸之间就是大量的灵气,让修士走路睡觉都在修炼。

    一座高高矗立的神似一张苍老的脸的大建筑出现秦刚面前,哇这就是人字号大楼吗?内门弟子才可以入驻里面,这个特意安排人字第一千号房间到底怎样,哼,到可以去看看。

    修仙者大都个性要强,个性独立,聚在一起,往往还比一群好惹是非的凡人聚居在一起容易生起事端,所以只是不是太差的门派,就算外院弟子,也都会是独门独院。

    玄天门把这么多内门弟子聚在一起当然不是因为太寒酸的缘故,而是几十年前,万元宗一个特别善长阵法的宗门鼓捣出一个制气**,不但加强了传统聚灵阵法的作用,而且还整出了一个很高明的灵气传送系统,它的高明之处在于,传送一百里地,灵气的外泄会很少很少,这就解决了一个困扰此阵大规模使用的一个问题了。

    这样使用制气阵法的宗门就可以通过用灵力炉子烧灵石来为弟子们制造灵气,想想本来就有矿脉自然散发的灵气,再加上“人为”的,那灵气的浓密程度是可以想象的了。

    可是传送系统的管子,需要万年天枫竹制成,造价太高了,如果弟子们各个独门独院的话,那管子就会铺设得很广,耗费的灵石自然就多。

    所以花大的代价从万元宗取得制气阵法之后,弟子们独门独院的时代就此结束了,进入到聚居的时代,就有了这幢“人字号修仙大楼”。

    人字一千号房间在大楼的第一层最边缘的一间,这有什么,僻静的角落是我的最爱,秦刚这样想到。

    秦刚发现每一间房门都是关着的,无论喜静喜闹的修仙者在“脱凡”之后,大都不会有串门的习惯了,好多修士连隔壁姓什么都不知道。

    少数几个站在栏杆处,拿眼扫了一下秦刚,漏出一副完全不感兴趣的表情,这是秦刚巴不得的,他从来没有喜欢过别人的“关注”。

    房门上的竹子引起了秦刚的注意,每隔五丈就写着,“玄天门宗产,盗掠严惩,另房间内弟子负有管理之责。”

    竹子上还有一个铁制圆盘,上面有着指针。

    看到这些,秦刚的心珠子转了转,用手脱着腮帮子,漏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既来之,则安之。

    随手把弟子令牌扔进进了阵法,突然听到石头摩擦的声音,石门打开,进去了,取下令牌,门自动关了。

    进入里面,好多珠网,好多灰尘,习惯性地抚着鼻子,用手不停地把珠网撕下,好一会儿才整完。

    蛛网被他扔了,里面的蜘蛛秦刚没有下手,因为不管怎么说,一只黑猿蜘蛛救过他一命,所以不忍对它的同类下狠手,而是把这些无害的生灵扔了出去。

    还有这么多灰尘,秦刚环顾了这个几百丈的房间,没有一把扫帚,想了想哑然失笑起来,修仙者怎么会有扫把怎么会有扫把,初入练气期的菜鸟使用一个狂风术,就可以把屋里的灰尘全部给吹出去,变得一尘不染。

    可秦刚不喜欢这么做。

    打扫房间,秦刚还是喜欢用老式的方式来做,而不喜欢用一个简单无比的法术来省力,不知道他想保留一些凡人的习惯。

    不远处不是一片竹林吗,过去做一把扫把吧,有时亲力亲为制造一些东西,别有一番情趣。

    说做就做,拿起令牌,甩到阵法上,石门又开了,出去到了竹林,三下五除二就弄下了不少竹枝,把这些绑在一起,砍下一节竹子来,插入上面,这样就做好一把竹扫帚了。

    放入储物袋里,这东西拿在手里太显眼了,秦刚知道他个算是个小怪僻,能不让知道就不让人知道,他不可想故意显得特立独行。

    回到房间,拿起竹扫帚扫了扫房间,把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秦刚居然有了一种充足感,有些事情亲历亲为,才能感受。

    他做这些是想做什么了,想是感受生活,修仙者是追求长生的,长生即为能够更长地感受生活,这是秦刚自己的理解。

    单纯地追求长生,把长生当作最终的目的,只知道修炼,而忘了修炼的目的是为了更长地生活,更好的生活,那样即便成为大能,不过也是“天道”的傀儡,一具长生的行尸走肉。

    躲在还算舒适的木床上,现在还没有多少睡意,其实现在练气期圆满的他,一个月不睡也没有多少困意。

    可即使这时候,秦刚也喜欢躲在软棉棉的床上,两手抱着头,望着天花板发呆,同时也思索自己的一天做的事情,有什么得与失,想想自己的处境,想想自己遇到的困难,以及怎样解决……

    灵资处的欧阳克一爷孙和北云州张家目前就是我在玄天门的敌人了,被刻意安排的房间,除了布满灰尘和珠网外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中,正思索到这里。

    突然嘎吱、嘎吱的有节奏的声音响起,接着听到一个男人喘着粗气和一个女人娇喘的声响传来,一幅很香艳画面形成。

    楼上还住了一对双修道侣呀,秦刚无奈地摇摇头,这么大的动静,咚、咚、咚,这是在行周公之礼,还是在地震了、?

    半个时辰,没有想到男的这么生猛,一点没有弱下来的样子,听到嘎吱嗄吱地声音还挺牛的。

    一个时辰、咚、咚、咚震得房间仿佛颤抖起来,其实这女的才厉害。

    二个时辰,这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了,这是“人在做”吗?

    二个半个时辰,嘎吱和咚的声音终于停止了,世界又重归于寂静了。

    好、好、好,终

    于耳根子清净了。

    一顿饭的功法,嗄吱,嗄吱,这个仿佛恶梦般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我的天呀。”秦刚无奈地想到。

    第二天,秦刚醒来,有点惊讶于他在那种环境下是怎样睡着的,原来被刻意安排在这个房间,原来是有一对这样的“芳邻”在等着自己。

    有趣,居然对我如此“用心良苦”,秦刚的脸上闪过一抹厉色。

    既然领了内院弟子的令牌,就得好好享受一下内院弟子的待遇,一大清早地就去了功法阁,作为弟子的待遇,可以免费领取一门功法。

    可不知道功法阁的位置在哪里,玄天门还是挺大的,还有许多地方是,就连内院弟子也不能踏足的禁区。

    迎面走来两个人,一个是面相颇为和善的中年人,正好可以问一下他,看起来他是好说话的。

    虽然不善于沟通,向同门问一一路,可不会有什么大的困难,也不应该有什么危险。

    “这位道友,叨扰一下,请问功法阁在什么位置。”问人于路,要尽礼数,这是秀才秦刚从古哲那里得到的教诲,虽然秦刚很反感古哲,从思想上、行为上还是受到其影响,不管他承认与否。

    “往西走,三里路,外面有一尊手持拂尘的老者雕像外,就是功法阁了,师弟是新晋内院的吧,恭喜了。”

    “是的,也感谢道友的指路。”

    两人在随意聊了几句,就纷纷离开。

    走了相当距离,“肖道友,为什么你要给他乱指路了,去了“那个”功法阁,浪费一次免费领取功法的机会,以后得要多少功勋值来弥补呀。”另一个道友诧异地问道,整人他认为正常,但凭白无故寺整一个问路之人,超出了他理解的范围。

    他胸口既有玄天门一片蓝色天空的标志,标志下方又有一个储物袋标志,这代表着这个人是玄天门灵资处的高级弟子。

    “山道友,有所不知了,这个人叫秦刚,冲撞了你们大统领,在下做的,道友看在眼里,也请记在心上,说在嘴里,到时我要参加拍卖会,需要预支一些灵石,这样也是在下我尽的绵薄之力吧。”

    “原来如此。”这个“山道友”明白了怎么回事,虽然心里鄙夷这种行为,但还是要面前的这个人传话,因为古训有云,宁得罪君子,勿得罪小人。

    但他决定把这个“肖道友”把他从朋友的名单上删除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