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117章 谁是屋子里最傻的人

正文 第117章 谁是屋子里最傻的人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这个袁三白说话可是滴水不漏,极富说话技巧,用一个传言来旁敲侧击,很高明,要不是此时,秦刚多留了一个心眼,或许真会被这小子问出点什么来。

    “传言不可信,传言不可信。”秦刚连连摆手,并示意他说话小点声。

    这是秦刚装的,既然他这么问,或者也是这么想的,那就顺着他就好了,这个友好的小子给了他一丝危险的感觉。

    对秦刚捡到什么宝贝好奇很正常,但这么处心积虑地打听,就远远超出了正常的范围了。

    “秦兄,真是守口如瓶之人。”

    “这是机密。”

    “好吧,秦兄有兴趣认识其他人不,要不我引荐一下,多认识点人是有好处的,毕竟大家是同一年升为内门,就是所谓的同年了。”

    这个脸色病态白的少年说这个话是应付话,知道再问不出什么了,自己已经得到了初步的线索,所以说了这个话,正好准备离开。

    “不了,袁兄,秦某独来独往惯了,不喜欢热闹的地方,你尽管去。”秦刚说出这个话来,这句话倒是完全的真话。

    病态白少年拱了拱双手,又加入了一个有许多娇艳女修的人群里面,三言两语就插话进去了,不久圈子就只有他在说话了,另外的女修不时发出甜美的笑声,瞬间成为圈子的中心。

    这个少年真有手段,不过他给自己一种很危险的感觉,秦刚看着侃侃而谈的他,这样想到。

    三个一群,两个一组聊得甚是热闹,秦刚安静地站立在这个热闹的地方,显得格格不入。

    没有多久,就被嚷着喊让开,不要挡道,原来有两个“同年”要开打了,终于切入正题了,秦刚老实地让出来。

    这也是个“同年会”的传统,一个非正式的比赛,不一定参加,看看这些大门精英弟子的实力,会不有不错的收获,这是秦刚不离开大殿的主要原因。

    上场的两个都没有带武器,互相报了姓名,就赤手空拳地开打起来了。

    顿时见两个人影交织在一起,几乎一眨眼就过好几招,看到周围的人连连叫好,秦刚也同意,不愧是精英弟子,每一回交手,都感觉到两方巨大的力量。

    久了,两团人影还在打斗,秦刚看出来点问题,这是在表演吗,双方似乎达成了默契,都让对方释放“戏剧化”效果好的所谓大招,这样打起来就好看了。

    这秦刚可不赞成,虽然这个非正式比赛,主要展现个人的实力,输赢的结果往往不重要,但大家又不是走江湖卖艺的,怎么表演起法术来。

    修炼可不是表演,真是岂有此理。

    是不其然,双方同时使了个大招之后,两个人各后退三步,一个说不如平局如何,另一个说正有此意,两人纷纷下去。

    这时就响起一阵喝彩声,几乎每一个人都在欢呼,秦刚总会是那个例外,当然并不是他老是愿意特立独行,而是在思索双方打斗的妙处,根本没有发现自己的“独特之处”。

    虽然不屑于表演性质的比赛,但两人的打斗还是有许多可取之处的。

    如此热闹的人群,只有他一个冷漠地站着,秦刚就更显得“另类”了。

    接着又是一个比赛,还是同样性质的比赛,不过激烈得多,秦刚几乎沉浸在其中,反复揣摩,结果又出现了这个情况。

    几个人看着那个“另类”,终于窃窃私语变成大声的评论。

    “瞧那小子,以为自己是谁,刚才那两场比赛这么精彩,居然无动于衷。”

    “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真是欠扁。”

    “以为自己的实力可以傲视我们吗。”

    一个中年模样看起来有点苍老的男子走出来,其实他的年龄也不大,才刚满四十岁,就练气大圆满了,这个速度不算慢,只要五十岁前修炼到如此境界的,基本上算半只脚踏入内门了。

    修仙者由于长期吸纳天地的灵气,不管是否刻意驻颜,一般都衰老得无比缓慢,天美的女修精心保养的话,几百岁还像少女一样,这也再正常不过了。

    这个中年修炼的功法很特别,虽然强大,但会加速身体的衰老,所以他看起来反而比实际年龄还老。

    没有什么悬念,中年男子走到秦刚面前,以很冻冷的声音客气地问道。

    “这位道友,不知道怎样称呼。”中年男子略微拱了拱手。

    “秦刚,请问阁下的姓名。”秦刚那平淡地回应道。

    “吴正。”

    “阁下有什么见教了。”秦刚直接了当地问道。

    “想与阁下切磋一下。”

    “我对表演性质的比赛,兴趣不大。”秦刚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心机深沉的人,可为什么老是心直口快地说出这么无脑的话来,上一次是因为无心的一句话,收了一个大敌张一凡,想想在猩红药园给自己惹出了多大的麻烦呀。

    怎么又再次犯这个错误。

    秦刚的声音并不大,可不要忘了在场的都是修仙者,耳朵都很尖,这句话“掷地有声”,还很嘈杂的大殿立刻安静下来了。

    一句话得罪了一屋的人。

    秦刚仍然记得一位哲人说过这样的话,当进入一个满是人的屋子里,而不知道哪一个人是屋子里最傻的人,而往往那个最傻的人是自己!

    “表演,你当我们是走江湖卖艺的了吗?”刚才一个比赛的人这样问道。

    “你有勇气上去演吗。”一个人吼道。

    ……

    “这个叫秦刚的为了免于“战斗”,向门派交了五十万灵石呀,你们想这样的人敢应战吗?”说这话的赫然是那个两边扎着长长辫子灵资院的妩媚少女,为了加强语言的份量,她还伸出五个手指比划着,样子甚是可爱。

    她后面的一个女修,狠狠地掐了掐她,这可是宗门不准讲出去的消息。

    秦刚并不害怕,看到那个妩媚的少女如此说自己,那股争强好胜之心又起来了,这并不是缺点,勇于挑战和敢于接受挑战并不是缺点。

    可是他似乎忘记受了重伤的事实。

    “好,战吧。”秦刚的平淡声音响起。

    “请。”吴正很重的说道,他同样被秦刚激怒了,刚才他来找秦刚,就是因为看到他对比赛的过程,没有任何表情。

    他已经把自己

    当成这群同年中的长者了,对如此脱离团体的甚是反感,准备过来教训他一下。

    没有想到没有讲几句,这个少年就引起了众怒。

    秦刚从储物袋里拿出了那把巨剑,这是目前他威力最大兵器,巨剑很宽,还可以当半个盾牌用。

    很长,拿在手里,几乎有一人之高。

    很重,就像是一只千斤重石拿在手里。

    但秦刚可以灵活地用它。

    “好土的剑呀。”两边扎着长长辫子的妩媚少女大喊道。

    “李妹妹,不要乱叫,你没有看到吴老脸色凝重了,那把巨剑有千斤重,而秦刚就像拿着一只羽毛一样。”旁边一个年纪较长地女修劝阻这个轻佻少女不要乱喊乱叫。

    私底下,他们把这个吴正称为吴老。

    “周姐,那个怕死鬼莫非还真有两下子?”妩媚少女声音小了许多,她口中的怕死鬼自然指的是秦刚了。

    “看吧,马上要开战了。”被称为周姐的人这样回答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