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115章 小小的惩戒,大大的后果

正文 第115章 小小的惩戒,大大的后果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接连几天,秦刚心口都疼痛不已,看来那掌不是那么简单,知道自己不会死,欧阳克一不能杀掉一个练气期小辈,况且一个为宗门做过大贡献的小辈,这样会惹来严重的非议,处在他这个位置的人,别人的议论是不能无视的。

    但也不能让秦刚好过,让他身体留下隐患影响以后的修炼,吃一暗亏,也算部分替孙儿报了那天耻辱。

    如此秦刚也恨恨地想到,现在不只是你们不放过我了,我也不会放过你们了。

    “秦刚,马上要举行升门仪式了,快去大殿吧。”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与先前殷勤的态度相比是一个大转弯。

    “怎么不早点通知我,也好早点准备。”秦刚看着自己还带着血迹的衣服,有点不满地说道,这个仪式可非同小可,饶是不修边福的秦刚都不会等闲视之。

    通传之人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像看一个笨蛋似的看着秦刚。

    “好,谢谢通传。”秦刚抱起双拳,这倒不是客套,这个人还能来通传已经不错了,看来得抓紧时间了。

    正准备换一套整洁一点的衣服,好好地参加这回对于他既是升门仪式,即升入内门,又是入门仪式,这可是修士的人生大事,寒醦不得。

    突然听到撞钟的声音,无疑马上要开始了。

    这里离大殿很近,不过才二十里路,在这里可不能升空飞行,平时疾走的话,一柱饭的时间也能赶到,也不会迟到,可现在受了重伤,一个结丹后期高手处心积虑造成的重伤。

    饶是秦刚的肉身强悍,恢复力惊人,也还没有恢复多少。

    秦刚抚着胸口,快快地走着,每走一步都会留几滴血,他的速度不比凡人快多少,他走了多久的路,就滴了多久血。

    这是个重要的仪式,不能迟到,秦刚讨厌迟到的人,自然更不喜欢自己迟到。

    路过的玄天门弟子,看到秦刚的样子都有点诧异,旁边有人耳语了几句,都远远地躲过去了,一些弟子露出了同情的表情,准备上去帮助,都被在一旁的人阻止了。

    做了好事,还要得罪灵资处的头儿,所以人人都在看着,不由得被眼前这个抚着胸口,一步一步前进的汉子折服,这得需要多大的毅力呀。

    钟声继续响起,已经是第二声,当响起第三声时,他就会迟到。

    终于走到台阶下,看着九百九十九条台阶,仿佛是一道天堑,要在平时眨眼就可以上去。

    “秦刚,是你呀,怎么伤成这样,你是上大殿前去参加入门仪式?”动听又熟悉的声音,她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似一个绝美的舞者。

    秦刚苦涩地点了点头,看到兰心凌,他的苦涩还有另一层含意,这个姑娘可是他的债主,三十万灵石呀、三十万灵石呀。

    兰心凌过去就扶起他,准备送他送去,秦刚正准备拒绝,任谁也不喜欢被一个姑娘提着起,即使那个姑娘很漂亮。

    “兰妹,别去管他,他这个人挺爱惹事生非,才来没有几天就把灵资处的欧阳总务给往死里得罪了,你扶起他,就要得罪灵资处了。”原来又是北云州张家公子,像个跟屁虫一样地跟着兰心凌。

    “张云器,你口中的他叫秦刚,他在前不久,可是救了大家一命。”

    原来这个大家族公子,叫做张云器。

    “怎么是他救的,是那个什么什么胃隐匿功能好而已,况且他们拿出那个宝贝,不过是为了自救。”张云器狡辩道,仍然当面秦刚的面,用第三人称称呼他。

    这是什么逻辑呀,这世界不知道感恩的人多了,我可能就是其中一个,但是这么混淆因果的人倒还是第一次遇到。

    “张云器,不管你怎么想,他我送定了。”

    两人又继续地为此事争辩着。

    “两位,我还在这里呀。”秦刚发觉自己被无视了,有意提醒他们口中的他就在他们面前。

    “一个小小的练气辈有资格跟我们说话吗。”这个张云器早就与秦刚结下了梁子,听到秦刚得罪玄天门实权派,还受了重伤,非常幸灾乐祸。

    看到张云器如此狂妄,秦刚没有任何反应,知道这种狂妄,只会在他追求的姑娘前减分。

    兰心凌飘然地过去,扶起秦刚,秦刚有意地把手往往下搭了搭,手很用力,对着张云器挑衅似地看着,漏出了一个胜利的微笑。

    看到如此一幕,这个结丹初期的“贵公子”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炉意,秦刚又再次点燃他的怒火,怒火再次熊熊燃烧起来了。

    这个张云器觉一个练气期小子居然让自己吃醋,这让他更恼恨秦刚了,一只蚂蚁就能让心情变差,还不能马上捏死他。

    怒火积压,恨意淤积,秦刚交朋友的天赋不怎么样,惹上死敌的天赋却相当地高。

    感受到美女的体香,温暖如玉,秦刚有一点燥热起来,把以前悲惨的事情回忆了个遍,才把它压制住。

    时间能否过慢一点,这一段时间秦刚居然升起一股幸福感。

    “好了,到了。”一个甜美的声音又响起,秦刚这时回过脸来,与她四目相对,他的目光灼热。

    “怎么,你手还不放吗?”少女的声音变冷起来了,不过声音还是那么动听。

    秦刚定了定神,缓缓地放了手,再拉着她的肩膀,就和地痞没有什么两样了。

    每一个动作都像在跳舞的少女,突然把秦刚扔出很远,秦刚两手两脚都在空中摇着,嘴巴呈一个o型。

    这个少女太美了,似乎忘了,她可是一个筑基后期修士。

    “秦刚,这一摔,是你刚才、刚才自找的。”少女的声音愠怒起来。

    他当然明白兰心凌说的是什么,不由得老脸一红,刚才的举动确实有吃人豆腐的嫌疑。

    好了,正好顺势到达门口,突然第三钟声响起,唉,迟到了。

    秦刚几乎是一个从不迟到的人,没有想到一迟到,就在这么重要的仪式上,这么重要的场合!

    力道很猛,还在往前冲,必须停下来,再冲就要撞到人了,可是停不住。

    “升门仪式正式开……。”一个十分威严的老人正在宣布话还说完,突然一个浑身破破烂烂,衣服上有许多血迹的人,踉踉跄跄地冲了到了老人身上。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重要

    要的事情说三遍。

    兰心凌你可把我害苦了呀,好吧,是我自作自受,看到威严老者的脸色由白变红,再由红变绿,怎么会这么倒霉的词句,反复出现在秦刚心理。

    找到矿脉就把自己所有的机运耗尽了吗,有空真要找找尚云卜上一卦,又出现了自嘲的心理。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