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114章 第一百零一次求摔

正文 第114章 第一百零一次求摔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

    由此形成一幅有趣的画面,秦刚这个屋子的“主人”有点“拘束地”站着,这个闯进来的客人反而像个主人一样,翘起个二朗腿旁若无人的坐着。

    “说话呀,你聋了吗?”这个铁塔说话连看看都没有看秦刚。

    终于一声巨大滚,回响在半个玄天门。

    秦刚着了魔似地冲向他,两只手突然抓住他,把这个彪行大汉像提小猫一样提了起来,重重地扔了出去,听见一声肥肉撞在石头上的声音。

    之所以愤怒到了极点,是因为秦刚很敏感,过往苦涩屈辱的记忆涌来,原来在秦村他的生活可谓是一个笑话,长期被人无视。

    可以说是他可以接受别人的敌视和仇恨,至少这样的人会正眼看他,他绝不忍受的是别人的无视,今天这个莽汉,就彻底地无视了他。

    这还是他杀人离开秦村以来,被人敌视被人小瞧是家常便饭,但首次遭到这样的待遇,被别人无视得这样彻底。

    那个巨汉被秦刚摔了个狗吃屎,这时他也愤怒了,从小到大,在哪里他不是被阿谀奉承包围,什么时候被人像一个皮球似的扔出去的。

    “老子今天非把你揍得吐血,老子不姓欧阳。”他认为这次被摔是自己疏忽大意,被这个实力远不如自己的人占了便宜。

    巨汉又冲过去,秦刚的怒气还在,正好两个人都是体修,在屋内摔起跤来。

    相隔十丈远,巨汉飞步冲过来,两人撞在一起,秦刚没有后退。

    这个巨汉也是练气期大圆满,也同样在练体方面很有经验和心得,认为上回这个小小的散修只是出招迅速,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这次做好了准备,运足了力道,可那个小散(小小的散修),那双手怎么这么有力量,又一次被摔了出去。

    擦了擦嘴角上的一丝血,巨汉脑子里是一根筋,继续冲进去。

    啪,肉体与石头相撞的声音又响起了,巨汉又被摔了一次。

    由于秦刚“震天动地”的喊滚声音,已经来了许多人,还有几个面容姣好玄天门女弟子,看着这个摔在地上的大汉,叽叽咋咋地说个不停,这动听的声音让那个被摔的人心里更难受了,怒火烧得更旺盛了。

    想想屋里那个人,会是谁了,得有怎样的力量,才能硬碰硬地把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摔得给人抑马翻。

    听到身旁咿咿呀呀地在讲着的同门师妹,本来已经够丢脸了,在漂亮女修前被人摔这不是打脸了,是在用刀子割。

    此时理智已经离开了他本来就简单的头脑,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杀了秦刚、杀了秦刚、杀了秦刚。

    不过明显地是,屋里那个被他称为小散的人,实力远强于他,他依然发起幼稚但不懈的进攻,这还是蕴藏的勇气。

    这是勇气,是一种偏执,坚持在一个错误的方向,走到黑的人。

    又冲去,当然遭到同样的结局。

    人越聚越多,没有人来“劝架”,纷纷议论着,话题都集中在那个“屋里的人”,有些消息灵通的人,趁此显摆自己,说屋里的那个人是一个走了狗屎运的人,出了一次海,捡到一个元灵至宝,由此被内定为内门弟子。

    本以来,只是一个实力平庸的人,许多人还非常嫉妒,就像一个没有家世没有能力没相貌的平庸之辈,却娶到了一个大家都垂涎美女一样,想想许多男人都会嫉妒的。

    看到这个场面,许多人不平的情绪都减小了,因为那个大汉,欧阳铁塔,在门内也是赫赫有凶名,一是因为他的身高,他无疑是长得最高之人,二是他的嚣张跋扈之世,仗着自己的嫡亲爷爷是门内的实权人物,行事极为乘张。

    没有人去阻止两人,这个欧阳铁塔太不招人喜欢,还有原因是修仙界一般不“劝架”,看热闹都来不及,怎么会主动,让这出好戏落幕了。

    ……

    “第九五次了。”

    “不第九十八次了,我耳朵尖,在来的路上,就听到三声“咚”的声音,平时把肥肉放在菜板上就是这个声音。”

    一个还扎着两个辫子还很稚气的少女说道,声音怪好听和。

    “好,小妹妹,就依你的了。”一个男修讨好地说道。

    “什么依我,我说的就是事实。”

    “第九十九次。”

    “第一百次。”

    欧阳铁塔双眼几乎血红,又冲过来,秦刚再次两手举起他。

    “住手。”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在几里之外响起,有知情人知道那个极为护短的嫡亲爷爷来了。

    管他住手不住手,拉了弓的箭肯定要射出去,举起了人肯定要扔出去。

    又把“铁塔”重重地扔出去。

    “第一百零一次。”外面的人大吼道。

    “第一百零一次。”秦刚自己也数着,此时他的双手都热得发烫,双手也几乎酸麻,那个巨汉可是重得狠,力量也很大,要把他扔出去可是一个废力的体力活。

    “老夫欧阳克一,你居然敢如此当众休辱于我欧阳家的孙子。”声音刚才才在几里外,几个眨眼就出现在他面前了。

    秦刚感受到了极大的威压,这是低阶修士见到高阶修士的本能反应,此时,这个欧阳克一把自己威压刻意扩大了几倍,威压又重点“照顾”秦刚,怎么能不难受了。

    浑身血脉扩张,似乎都要爆炸,黝黑色的皮肤不在了,透着一层层血色,秦刚突然双拳往胸口一锺,大吼一声,威压立刻消失。

    此时缓了一口气的秦刚,终于冷静了一下,明白了欧阳铁塔为什么会来找他,原来他实力不上不下,增加了他一个被内定的弟子,让他入内门的难度加大了许多。

    也晓得这个老头就是谁,那天在大殿上就有他,看得出来,即使在那个玄天门的最高核心圈子里都是有份量的人。

    不由得苦笑起来,这是宿命吗,总是初来乍到时,就树立了一个大敌,扪心自问他绝不是一个喜欢招惹是非,随意树敌的人。

    惹上了张一凡,还是自己有点冒失,

    可这回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欧阳铁塔摔得轻一块紫一块,恨恨地从地上爬起来,怨毒地看着秦刚。

    他的眼神表明只能用仇人的鲜血才能化解的他心中的屈辱。

    经历了许多的秦刚,有时还抱着一种不成熟的幻想,想要他的生活像说书人口中英雄的故事那样精彩和伟大。

    记得古时有个伟大的将相,把一个危险敌人七擒七纵,最后获得了一个忠实的守护者。

    这一百零一次的摔,也应该有‘异曲同工之妙’。

    没有想到成了东施效颦,呵呵,秦刚在心里苦笑道。

    英雄情结有时仍然在他身上发生作用。

    说书人里面的彪形大汉不都是以豁达的面孔出现吗,还幼稚地认为凭那一百零一次大摔,把铁塔训服得服服帖帖,从此在内门得到一个忠心小弟,可没有想到是这个样子。

    有时我成熟得像个饱经世故的老怪物,有时幼稚得像个出初茅炉的小少年,秦刚极为讽刺地想到。

    “怎么,什么时候我玄天门,结丹境向一个练气境的小辈弟子问话,还会被赤裸裸地无视了,是不是我欧阳家族改族建派之后,这玄天门就成了你们外姓人的天下了。”这个欧阳克一出真火了,现在放下脸面,对付一个练气期的小蝼蚁了。

    “敢问前辈问的是什么。”秦刚回话道,不卑不亢地说道,声音很平静,没有恐惧,仿佛自己能够与对面的结丹高手平起平座了。

    欧阳克一感觉深深地被“平静声音”给冒犯了,一个练气期弟尽然如此地大胆。

    “哼!”他确实没有问什么问题,不过这没有什么,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实力决定了一切。

    秦刚突然胸口一疼,欧阳克一手放在他的胸口,很是满意地笑起,在告诉秦刚一个事实,那就是要他的小命,他易如翻掌。

    又用力一推,秦刚被倒飞出去,同样地重重地落在地上,吐血三升,受了很重的伤。

    “你们跟我听着,以后谁和秦刚交好,就是与会欧阳克一做对,记住玄天门还是欧阳家的。”这个欧阳克一是灵资处的头,是玄天门的保守派,很想回到从前欧阳家族,姓什么就是可以决定大部分资源的分配。

    欧阳克一结丹后期,他的话是有分量的,以后秦刚在玄天门的路怕是异常艰难了。

    这就是结丹境的实力吗,在他面前,秦刚感到毫无还手之力,甚至面对这样的高手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还在地趴着,第一次试着爬起来,又躺下了,第二次,又是这样。

    这时看热闹的人陆续散开了,没有人来扶他,反而听到几处笑声,秦刚没有认为世态炎凉,也没有顾影自怜,这才是真实的修仙界,这才是真实的人生。

    天空不作美,又突然下起大雨来,离门十几丈远,艰难地爬回了自己的屋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