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73章 离向仪

正文 第73章 离向仪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

    航行中的马车夫。

    在舵室里,头儿拿出一个制造非常精巧的玩艺,一个扇形金属圈支架,上面几个铁珠在不停地滚动着,三根粗细不同、颜色各异的指针指向不同的方向。

    这是离向仪。

    头儿详细地讲解着,这是门内一个阵法宗师的创造出来的,以玄天门总门为支点,用来测量海船的方向和距离。

    “现在我们在总门西南方,一亿三千万里开外,我们现在向东北方向行驶,就算中途不停,估计也得用十多年才能返回,这个离向仪很有用,比单纯地观察天上诸星方便多了,它还可以测出大致的距离,这根黄色的指针辩明方向,这根……”

    头儿拿出的离向仪可是一个新鲜玩艺,有的人对这个不以为然,但那个小主非常重视它,纷咐每个船长,轻易不要拿出来。

    这时头儿叫他们近距离观察它。

    仔细地观察离向仪,听了详细的讲解,了解了一些它的构造原理,秦刚不得佩服,设计出这个器具的大师是怎样的匠心独运呀。

    它最可爱的地方在秦刚看来,是不用灵石,就可以使用!

    就是根据这个离向仪,头儿推测出来传送了一亿多里,可惜的是反方向。

    秦刚他们四人自然是归心似箭,因为在荒无人烟的海上修炼始终比不了陆地,就连头儿都有点想回去了。

    虽然返回总门,没有到约定的二十年之期,只有一个虚空之胃拿得出手,上交之后,奖赏不会太多的。

    本来此次出来,他是想寻找“海外灵山”,然后获得结丹的资源,现在他已经无限接近假丹境界,离结丹不远了,所以回陆地结丹反而成了要紧的事情。

    铁头是因为重伤了有个筑基老爹的纨绔子弟,碰巧筑基老爹还是玄天门外门有点份量的人,所以被迫出海了。

    这回赦免不是大问题。

    李阳武出海的原因是几人当中最曲折的,他本是一个散修,结识了一个玄天门女弟子,可女弟子的结丹老爹强烈反对,不管这些,准备带着女修私奔,被中途拦截,本来准备解决掉他,奈何女修以死相逼,所以退了一步,发配出海。

    所以经常看到一个人默默无语地看着夕阳,他是最想回去的,回去见心爱的人。

    云因为一有点荒谬的理由出来,卜了一卦,说是此次出海有天大机缘在等着他。

    总体来说,这回出海收获不可谓不小,但离天大的机缘还是差了一点,相对来说,对于返航他不怎么热衷,但不反对,毕竟已经是练气期大圆满了,回去依靠家族弄一颗筑基丹,就是筑基修士了。

    秦刚也希望返航,再往前行,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

    一行人抱着这样的归心航行了几个月,几次遇到还算稀有的海兽,为了不耽搁时间,都忍住没有动手。

    帆被强烈的劲风吹得像一个胖子吃撑了的肚子,一个人影两手对着帆,好像风就从他手掌里流出一样。

    这是秦刚想出来的法子,用人造风力推动马车夫可以省不少灵石。

    没用灵石船的速度也不慢,可周围没有参照物,但低下头看的话,马车夫吃水很浅,事实上她几乎是飘在水上。

    这时大家都注意到了远处一个点,似乎被一团气包围着的。

    这个点越来越大,直至清晰可见。

    前面是一座小岛,充满灵石的小岛,还有数不尽的仙草,这简直是海外仙山呀。

    铁头欣喜若狂的声音直冲而膜,秦刚从来没有见到如此兴奋的人,即使是打下虚空兽,进入灵气风暴里,也没有如此兴奋,事实上他自己如此!

    好一会儿,秦刚才定下心神,极目远眺,如此美景要用眼睛才感受到的美丽。

    一座不岛,隐约呈龟形,上面灵雾弥漫,上面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树木,有的叫得上名字,的叫不上,确定的是,都是天材地宝。

    “哇,一座灵脉,我们居然发现了一座灵脉,还是活灵脉,灵气如此浓郁,宗门都可以在这里建立一个分派,就叫玄天门海外分宗。”云兴奋得手舞足蹈,甚至想着以后多年事情了。

    “天顾我也。”少言的李阳武也非常兴奋,任谁也不会在一座宝山前无动于衷。

    “头儿,是真的一座灵石山就在眼前呀,估摸着有多少。”秦刚揉了揉眼睛,这种好运太不真实了,以为一眨眼就发现这是一个梦,那样的话就太残酷了点。

    “一亿灵石总有吧,虽然矿脉不长,但这是一条活灵脉呀。”头儿的兴奋之情一点也不别人少。

    活灵脉,不是真是活的,指相对于死灵脉而言,灵脉会散发出灵气,经年不散,会成为灵气浓郁之地。

    所有大宗门的驻地都是建立活灵脉上,如此的话,活灵脉是严禁挖掘的。

    不管是像云说的那样,建立分宗,还是直接挖掘,他们回去都是绝世大功一件。

    灵石在修仙界的重要性,就像黄金之于凡人界。

    因为灵石有太多的用处,如门派的护派大阵,这个有底蕴大门必备阵法之一,每天都在运转,要消耗的灵石。

    灵石炉子也用灵石,它的用处不言而喻。

    布置聚灵阵要用,灵气枯竭了要用,修炼时也可以用……

    总之一句话,灵石是修仙界天然的黄金,甚至比黄金更实用。

    马车夫全速地开着,每一个都睁大着眼睛看着,好像一闭眼,眼前的宝山就会消失的,足足开了一天,才到眼前。

    近前一看,又是一个惊喜,灵脉比预先估计的还大一些,比想象的更好开采,灵石以土壤的形式存在,只要用手一抓,就是灵石一块。

    “泥土状的灵石”都属于高品位的了,只要简单去除一下杂质,再烧制一下,就可以做成一块标准的灵石。

    难怪漫山漫野的各种灵草、灵药、灵树。

    “居然有荷根草和地灵果。”少言的李阳武指着一个方向,顺着这个方向去看果真如此。

    这可似练制筑基丹的两味主药。

    第74章筑基丹

    “什么还有马黄根、赤火草、木灵果,我的成灵丹终于集齐了。”头儿指着一片黄色草,真的有一片,看起就就像秋天准备枯黄的草似的。

    惊喜一个个接一个,都有点应接不暇的感觉。

    但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约而同产生一种诡异的感觉,这太不真实了。

    “你们看到没有,这座灵脉活了,似乎移动了半分。”秦刚明明可以确定的,他那敏锐的灵识完全抓住了那一细微的移动,可是这太不可思议了,所以没用肯定语气说出来。

    “秦刚,人吓人会吓死人的,这座本来就是活灵脉呀,怎么这个时候冒出这句话来。”铁头难得地用这种一惊一乍的语气说话。

    可话还没有说完,灵脉又动了一下,大家都注意到了,接连动了几下,每一下大家都下意识地伸一次勃子。

    一股强大的气息冲天而起,越来越强,强到令人窒息,强到令人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

    越来越清晰感受到这股气息,太令人难受了,这时人的独立思考似乎都不存在,有一种想弯下膝盖的冲动。

    仿佛肯前的灵脉是一个帝王,而自己是一人乞丐,此时这个帝王正在愤怒地注视着自己。

    此刻怎么还不明白,这只龟形的小岛,真是一只巨龟,这只巨龟似乎在苏醒,更有可能的是,它一直醒着,只是懒得应付。

    可是这几只蝼蚁,还准备把它当作灵矿给采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难道被这只大一点妖兽的气息给“憋”死吗,还要给这只老乌龟下跪磕头吗,不行。

    我有勇气面对死亡,但被高阶修仙者,不高阶妖兽给憋死,这是一个人不能忍受的耻辱。

    这是他的近似跳跃的思维联想到一个搞笑的死法,被一只高空飞翔的大鸟的鸟屎砸死,也比这个死得体面。

    坚持着,坚持着,我秦刚很多时候似乎都是一个容易让步的人,此时此刻,决不能退步,反正被要死,一定要站着、站着……

    头胀得几乎要炸裂,骨头甚至发出破裂的声音,汗水在流着、流着。

    感觉到来自灵魂的恐惧,这种恐惧是每一个修士都“与生惧来”的,就像耗子怕见到猫。

    就是低阶修士对高阶修士的天然恐惧,特别是后者释放出自己的气息的时候。

    没有修为的凡人,反而不会对这种气息给折服,因为他们根本感知不到。

    或许这也是成为修仙者的一个小小的代价吧。

    “大家愣着干什么,等下动作快一点。”头儿修为最高,第一个从这种恐怖气息中清醒过来的人。

    一声清喝传来,大家神情都为之一震,相互看了下对方,立刻明白此时该做什么要做什么,这是长期在一起战斗培养的默契。

    五个身影飞快地冲向龟山,这可真是虎口夺食。

    只见他们快速地收割着荷根草、地灵果、马黄根、

    一瞬间,茂密的灵草就出现了五块空白地方,敢虎口夺食,也要懂得适可而止。

    头儿对着龟山一抱拳,说多有冒犯,感谢前辈赠药之恩,铭记于心,然后带着大家飞也似地跑掉。

    其实大家都知道,最该谢的是不杀之恩,因为他们冒失的过来,打扰了他的清修,除了施了个小小惩戒外,巨龟并没有下狠手。

    可以看出这只海妖不喜杀生,这也是他们敢去抢灵草的原因,不然真是找死。

    他们采的灵药不是最金贵的,而是现在对他们用处最大的,太珍贵的也不敢采不会采,只要脑袋没有坏掉。

    马车夫启动,一直很久,确定那只巨龟不会追来了,才松了一口气,检视一下他们的收获。

    秦刚他们获得的东西都差不多,各得四五珠荷根草和地灵果,光是拿回去换筑基丹,保守的估计可以换到二颗左右。

    头儿的收获就大多了,他拿到的十多珠赤火草、木灵果、马黄根,他本人练丹技术还不是太差,所以这回练一颗成灵丹不是问题。

    他离假丹境界不远,只要用心修炼,再过十来年,进入假丹境界,然后服用成灵丹就有把握冲击结丹境。

    到时寿年不再是问题。

    成灵丹在助力冲击结丹的几中丹药里,可排在前面。很幸运地是,练制这种丹药并不是很难,难的是主药太难找了。

    这次他一次性收齐了。

    秦刚他们也高兴,筑基的两味主药也找到了,现在可以让他练制筑基丹,倒是无悬念地答应了。

    不过他说了一个情况,筑基丹非常特殊,练制起来甚是困难,他们交给富有经验的练丹大师练的话,一个人分得三颗筑基丹不是问题。

    而交给他的话,一人一颗都不敢保证。

    筑基丹甚至比练制冲击结丹境的丹药还难,这真是难以置信,但想想,修仙界对冲击筑基境有直接作用的只有筑基丹!

    不像其它境界,虽然丹药也无比珍贵,但好歹至少有几种丹药可以选择。

    有人说这是天道的不公,天晓得曾经有多少人卡在练气期大圆满,就是因为没有筑基丹,一生的修为就卡在那里。

    所以可以想象,现在即使能够有一颗筑基丹,他们是怎样的兴奋。

    因为有灵石几乎所有修仙资源都轻易买得到,但筑基丹就不在这个灵石买得到的榜单上,有灵石都不一定买得到。

    是现在练制可能得到一颗,还是回到门派去换三颗,答案似乎是显而易见的,但回去的旅途太远,难等。

    筑基丹可以重复用的,三颗筑基丹这样筑基的把握要大得多。

    这是一个大决定,没有人现在就做出了决定。

    头儿可等不急了,虽然不急于现在突破,但丹药现在就练制起,绝不是坏事,吩咐他们不要来打扰他,准备练丹了。

    那个经常用来烹饪的丹炉,终于迎来了它的真正用途。

    练丹时他没有刻意隐藏,秦刚就探查,这是怎样练的,想想为什么那些灵药经过一些组合之后,是怎么成为有神奇功效的丹药的。

    经过一天一夜时间,看到头儿出来,从他的脸上看不出成功与失败,看到众人寻问的样子,他没有卖关子,讲了出来。

    只成功了一颗,比期望练成的数量少一点,但丹药是中品的,还是不错了。

    头儿又说了他的打算,准备尽快冲击结丹境,毕竟他的寿限将至,早一点冲击把握更大,二是船上有个结丹境的高手,活着回去的可性很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