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43章 大飞舟

正文 第43章 大飞舟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

    危险,修仙者不怕,之所以没有人愿意出去,但为虚无漂渺希望去做九死一生的营生,当然这个算术题,人人都会算。

    一百个人出去,能够有一个人回来就不错了,这不是夸大事实,这是实实在在出海的人用性命写成的数据。

    所以像这种冒险极难找到合适的人员。

    秦刚不是不知道这其中的危险,但他不甘于平庸,不甘心一百年、运气好二百年后,成为一堆黄土,再加上他没有选择的权利,他就半自愿半强迫地走上了一条新的道路。

    ……

    此时,一个听不出性别的声音响起,“小主,真的让秦刚上那艘船呀,毕竟它是这批出海船里面最好的一条,此子的修为才三层,不要拖了马总执事的后腿。”

    只见魏工一脸恭敬地说道,似乎这个大太监跟秦刚这个无名小卒给扛上了,这倒并不全对。

    因为秦刚的事情,小主把他递上的文书给驳回了,还责备了他一下,这让他老脸上有点挂不住,被吃掉的棋子张一凡,倒不值得他这么盯着秦刚不放。

    现在秦刚就是一粒沙子,虽然令人讨厌,但还入不了他的法眼,只是秦刚这粒沙子,既然飘到眼前了,顺便抛开。

    听到这些,被称小主的欧阳明月不置可否,似乎有一丝犹疑,老太监的话毕竟是有道理的。

    “马正宇,你怎么看了?”欧阳明月把目光转向了一个筑基大汉,虽然从外貌上是一个正值壮年的大汉,但从气息透露出一丝苍老,看来他的寿年无多了。

    “小主,你安排的那个杀了大圆满的小子到我船上来,欢迎之至。你不提,我自己都会提出来。”马天一,现在见欧阳明月,仍然是一副光膀的样子,他好像一点不顾及魏工的颜面,听到这些魏工的脸色仍然不变。

    “好,就这么定了,对了,你真的要出去吗,海上的危险可比奇遇多太多了。”欧阳明月的话语中透露出一种关切。

    “小主,我时日无多,本人世俗的故乡,也是在海边,从小就在海边长大,我喜欢大海,在暮年如果葬身于那里,倒也不错。”光膀大汉这么回应道,这些话里面都透露出坚定的决心的。

    “岁月不饶人呀。”这话出自一个正值妙龄的少女之口,反而显得特别有韵味。

    ……

    每艘船都至少会有一个门派的正式弟子,甚至是内门弟子,这些弟子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愿意出海去寻找奇遇。

    这类人一般对海上的生活有一种特别的感情,而且对门派非常忠心,不然任何一门派是绝不会把值百万灵石的巨船全部交给流放之人,这些门人弟子就对那些流放之人起着监督作用。

    像秦刚这种流放之人,普遍修为不高,就算这此门派流放之人联合起来,派出去的门人弟子在实力上可以完全碾压,自然能够撑控船上的一切。

    当然派出去的弟子修为越高,活着回来的可靠性也就更高,随之收获也可能会更大,但修为更高的人即使愿意出去,门派也不会允许的,因为这个损失是承受不起的。

    一个忠心的弟子,是一个巨大的保障。

    有人会有疑问,出海就干脆全部就一船一个忠心弟子,就没有这些烦心事情了。

    可想简单了,一条船需要几个人打理才能保持全速航行,再说一个修仙者出海,海上风险多,万一陨落了,那价值不菲的船,就永远只能在海上漂流了。

    综合这么多因素,出海形成一个奇特的组合,门内的高贵的内院弟子和被门派流放的最底层散修组合在一起,去扬帆远航。

    秦刚爽快同意之后,对秦刚的羁押就停止了,当然还是不准他出药园,现在他要去为出海做准备。

    这次要去的海域叫南天海,一处非常凶险之地。

    说是准备,秦刚身上没有一块灵石都没有了,倒也准备不了什么,不过听说在船上每天可以供给一个聚气丹,还有其它零零种种的补贴,不用太担心修炼的问题。

    秦刚的准备无非就是打听,这次出海的具体细节,如要大概多久能够回来,当打听出来,虽然早有估计,但还是超出了预期,需要十年以上,才能够回来。

    航行多远,航行多久都有严格的规定,敷衍了事是不行的。

    还有他将被分到什么船上,具体哪一条没有打听出来,但知道了是出海船里面最好的一条,打听到这么重要的信息,还是李三子的功劳。

    当然最吸引秦刚的就是奇遇了,听说了一出外海,会见到许多不知名的海兽,不知名的各类海里的花花草草,会有许多发现。

    如此零零种种都被打听出来了,面对未知,提前做好准备总是好的。

    月余之后,通知下来,到大广场集合,大广场来了一个巨大的飞舟,出发的日子到了。

    行前,李三子送了一个玉简,秦刚打开一看,是一本海图志,记载有各类海里的海兽、植物,还有各类海上的见闻,这对于要出海的他来说,简直是太有用了,这是最棒的临别之礼。

    没有拒绝,秦刚收下。

    那辆飞舟悬在半空十丈处,药园在大部分人没有见到这玩艺,许多人聚焦在此处看热闹,看到过了的人露出不屑,说比自己原来见到的小多了。

    没有看到的人,自然不满这种说法,说他们有本事也上去座座。

    听到的人,连连摆手,说出海就等于送命。

    马上就有人注意了,旁边就有些要出海的人,说修仙修仙本身就是逆天,但在这场场合还是要讲究一下,不要在人面前讲这么诲气的话。

    秦刚走到飞舟下面,向来人表明身份,一跃而上,十丈高现在对于他来说,就像抬一下脚步那么容易。

    进到飞舟内部,发现里面有许多小阁间,里面有大有小,分成几个等次,没有什么疑问,秦刚被分到了最小的阁间,当然他已经见惯了。

    一会儿,人都上来完了,不久感到飞舟在上升,先是慢慢,后面越来越快。

    还是运气好,秦刚分到的阁间,在飞舟的边上,这样可以看到延途的景物。

    从空中看下方的景物,秦刚原来坐在马头怪鸟上就很喜欢这样做,这和在地面上近距离观察事物完全不同。

    在空中看,感觉不一样,平时看惯了甚至看烦了的景物,似乎增加了一层神秘性,变得更美了。

    猩红药园整体就是这个样子呀,看到全部用坚固围墙围起来的药园,随着飞舟的高度越来越高,它也越来越小了。

    这个生活了两年的地方,现在要离开了,秦刚带着一种复杂的情绪离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