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32章 魏公公

正文 第32章 魏公公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

    二十多天过去了,秦刚始终处于忙碌之中,不是筑城墙,就是忙着培土养木,筑城墙已经挣到百多块灵石了,有了灵石,去买了十颗聚气丹,服用之后,修炼速度确实要快不少。

    不过感觉灵石始终不够用。

    又一块砖石做成,刚好三万块,今天就可以收获十五块灵石了,能够买到一颗半聚气丹,想起来干劲十足。

    立马吞下百颗聚气丹,我都能够应下,如此能够连续十天这样“海吃山喝”,不用苦修就可以直接窜到练气期四层去,秦刚美滋滋地想到。

    擦了擦汗,继续卖力地干活,挣灵石,争取苦干一天,能够买到两颗……

    “秦刚,擅自离开药园,长期未归,现在予以缉拿。”这个张一凡双手捧着一张发黄的宣纸,煞有介事地说道。

    又是许久没有见面张一凡,两个穿着正宗的玄天门的外门弟子服饰后面,来者气势汹汹。

    秦刚恶恶地想到,这还真有点像一个太监在读圣旨的样子。

    “张一凡,什么擅离职守,要抓就抓何必说这么多废话,整个药园有很多人都在这个工地上做事,怎么偏偏抓我。”秦刚当然要争辩,但不能硬抗。

    而且张一凡想要的就是秦刚不乘乘就擒,正好寻找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下狠手,跟在他后面两个可是执法队的人,代表可是玄天门,他是费了不少心机才使得那个魏工签下这个缉捕命令的。

    他对后面两个玄天门执法弟子,眨了眨眼,示意他们现在就缉拿。

    一个外门弟子这时狠狠地瞪了有点张狂的张一凡,还真的当他们是他的手下了。

    “两位道友,在下失礼了,该走的流程会走的,呆会就不劳你二位亲自动手了,我去更好。”张一凡察觉到自己的冒失,随后把张一凡把那张发黄的宣纸扔给了秦刚。

    这是玄天门缉拿和传问内部人员还有外雇修仙者,必须走的流程,用书面的形式告知对方,如果对方还反抗,就可以以雷霆手段惩治对方。

    这张纸写得非常正式,现在拿在手里,看得清清楚楚,上面有一个印鉴,书着“玄天门猩红药园”,玄天门的字体要大得多,猩红药园小得多,这些字体连起来,呈一个奇怪的形状,给人一点非常威严或者令人恐惧的感觉。

    旁边写着几个龙飞凤舞的字体,猩红药园执法使魏工。

    看到这些,这张缉拿令是真的已经没有什么疑问了,这个张一凡不知道张一凡搞了什么名堂,居然能唆使那个魏公公来缉拿他。

    秦刚虽多疑,可并不愚蠢,不会自大地认为这个大名鼎鼎的执法使,会针对他这个这个穷得叮当响的下层修仙者。

    “两位道友,秦某在这里做事,可是贵门外门弟子赵真首肯了的,况且现在在这块工地上做事情的,基本上都是药园上过来的,又不是我一个,为什么偏偏抓在下。”

    秦刚没有打算硬拼,但也不想这么不明不白去那个太监手里走一遭,所以直接无视张一凡,问这两个没有什么怨仇的执法弟子。

    “已经超期十天了,张一凡向我们说的是,经履次催人,抗拒不从。”一个外门弟子还是把情况给他说明了,不过还不是例行公事。

    “什么,我根本不知道,他根本没有来叫过我。”秦刚虽然觉得修城墙更有利可图,但也不会不遵从命令的,这个张一凡真的是太恶毒了,他根本没有通知他。

    秦刚的手捏得紧紧的,有些人太可恶了,总会引起你做出不智的事情来。

    如果秦刚能够一招致他于死地的话,他很可能不顾后果,直接当着代表玄天门执法弟子的面前杀死张一凡,即使之后,他自己也难逃一死。

    可惜也是可幸的是,他的实力还没有达到这个地步。

    既然不能除掉你,至少不能让你的计划得逞,看到张一凡千里眼神情,心思不难猜,就是想秦刚反抗,这样除掉他,这两个执法弟子也不会阻拦。

    “你还是跟我们走一趟吧,跟我们解释是没有什么用处的。”另一个执法弟子有点不耐道。

    “吵什么,吵什么,怎么又来找我们这些石匠的麻烦?”王姓修仙者跑过来,揉了揉眼睛,一下看到两个外门弟子,再一看那两个穿的非常肃然的服饰,居然是执法队的。

    “两位大人,小的有眼无珠,没有想到这么一点小事,居然惊动了执法队。大人,我们这里修城墙的,工期也得赶紧呀,种灵草和修城墙都是替门内做事情,何必搞得这么剑拔弩张呀。”王姓修仙者心理也犯糊涂,平时两边都在争人,怎么今天还惊动了执法队。

    秦刚此刻还是很感激他,这个王姓修仙者毕竟在为他说话。

    “秦刚多次催促不回,怎么的想要抗衡执法队吗?”张一凡这个人心高气傲,刚才被小小的斥责了一下,心中正好有一口气,眼前这个人,都是同一地位,倒不用在乎得罪不得罪。

    “多次催促,两位大人,我就可以做证,他根本没有催促过。”这时,这个王姓修仙者也来火了,平时别人对他说话都是带着尊敬的,即使他的东家赵真,对他也是客客气气的,哪有人会以这种口气和他说话。

    “强词夺理。我说的话就是事实、就是证据。”这个张一凡张狂的本性在一点一点地显露出来,他不个笨蛋,这时他却做了愚蠢至极的一件事,这段城墙就是他的上司赵真承包的,虽然他找的只是秦刚麻烦,但现在是一个微妙时间,修城墙和种灵草确实存在着冲突,可能影响了海棠草的进度。

    这个张一凡也是利用了这个敏感的时刻,向魏工进谗言,让他抓一个典型,惩罚惩罚,不能耽搁正事。

    “有没有文书,没有就不要在这里乱喷。”当然是有文书的,只不过张一凡现在已经不愿意解释了。

    两个的气氛越来越紧张了,秦刚这时有点松了口气了,如果直被捉去,下场肯定很惨。

    当然他到没有天真地以为,这个王姓修仙者真的是在为他出头,开始的时候说了点好话,主要是因为他这边真的缺人手,如果执法队真要缉拿秦刚的话,他肯定也不会阻拦的,谁敢与执法队抗衡,且不说他们个个是高手,光凭他们代表的玄天门就可以吓倒别人了。

    但这个张一凡真当他是一个人物了,太横了,把王姓修士惹出真火来了,现在成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矛盾了。

    虽然如此,这个王姓修士毕竟帮了他,秦刚的还是非常感激的,还是欠了他一个不小的人情。

    “这也要文书,那也要文书,玄天门要建立一个文书大派吗?”对文书,这些玄天门的一些管事的头头的来说确实很头疼,一是填这些文书,感觉很费事,但其实也耗不了多少时间,最重要的原因,是许多赚油水的空间被封杀掉了,所以特别抵制。

    话到此了,一个执法队弟子把那张发黄的宣纸递了过去,王姓修士看了,哼了一声,后退一步,表示不管了。

    “张一凡,赵真那里你不好交待。”他恶狠狠地说道,听到这些,张一凡才想起来,他没有想到这一块,脸上青了阵,紫一阵。

    随后,秦刚不得不跟着这三个人走了一趟,看看因为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快到了一幢豪华的仿佛散发着金光的宫殿式房子面前,见到了令人谈虎色变的魏公公,确切地说是他的背影,因为他一直背对着他们。

    “魏执法使,犯人秦刚已带到。”三人不约二同地说道,看他们恭恭敬敬的样子,看得出来即使玄天门内部都怕这个人。

    “哦。”这个声音听得阴阳怪气地,真的是男不男、女不女,但没有人想笑,这个声音令他看起来更可怕了。

    “秦刚,你知道为什么叫来吗?”魏公公看着窗外,仿佛在欣赏外面一望无际的海棠草,风一吹过,药草随风飘动,就像一片草海一样。

    “知道,不服调动。”秦刚说得不卑不抗,既然都到这里了,害怕是没有用的,还会更加招致灾祸。

    “哟,来过这里的人很多,像你这样镇静的倒没有几个。你运气好,现在连上面都在催促建好城墙的事情,这个节骨眼上到不好处理你,放人。”魏公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出去。

    秦刚听到了先是一愣,怎么没有想到只来打一头就放人了,后面又是一喜,先回到药园,多多照顾一下海棠草,先闭闭锋芒。

    这个张一凡可就气得不得了,虽然从来没有认为,会因为“矿工”处死秦刚,但至少会让其吃不少苦头的,没有想到直接把他放掉了,而且这次还把权势外门弟子赵真,自己的顶头上司,给得罪了,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