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29章 斩仙

正文 第29章 斩仙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

    第二早上,秦刚醒来,躺在硬梆梆的地上,看到路过修仙者鄙夷的神色,才从美梦中回到现实中。

    突然鸣锣声响起,一个穿得像打更人的修仙者,走几步打一次锣,不停地喊:“今日午时,大广场斩仙。”

    后面跟着几个小喽啰,挡开询问打更人的人群,向周围散发着一张张大纸条,纸条在空中飞舞,这个画面看起来既滑稽又恐怖。

    后面又跟着不少看热闹的修仙者,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纸条上写着这次宣告的详细内容,既要对五个这个药园内鬼进行公开的斩刑,更令人咋舌的是有两个人居然是这里的上层人士,既执事级别的人,还有一个还是外门弟子,这里并没有写上具体的细节,非常的笼统,既相互勾结侵吞玄天门财产和损害整个药园的利益。

    前几天光膀筑期修仙者就说了这个事的,但确认了之后,还是令众人震惊不已。

    有的人对此拍手称快,像打了鸡血一样,极度兴奋,这可是百年不万年难得一见,像凡间那样砍掉犯人的头,警告那些有犯罪心思的人。

    在世俗的时候,所谓善良的老百姓不就非常喜欢看杀头吗?他们同样喜欢,只要被砍的人不是他就行了。

    另一些人不免一点兔死狐悲的感觉了,大门派处死一些太跳的刺头,非常正常,但像这种进行广而告之的举动少有,对于他们这些小散来说实在不是一好消息,特别是最近十年来,靠一些新发现的方法和手段,对整个散修控制越来越严密,严密得令散漫惯了的他们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在以前广大散修和大门派的关系就像雇佣和被雇佣的关系,不管哪一方不满,走留都不是太难的事情。

    现在更像是署名百姓和官府的关系,百姓可要对官府承担赋税和徭役的。如果百姓不想承担这些,就会被官府传唤、甚至缉拿,更坏的是百姓还要受到酷吏的盘剥。

    秦刚还是决定去看一看,这个斩仙是怎么回事。

    那么大的广场,似乎永远坐不满人的广场,可现在是里三层外三层全是修仙者,天空中还飘着不少修仙者,他们志得意满地悬在空中,随风飘动,更有甚者仿佛是被定在空中一样。

    这些人有得意的资本,因为他们不但是高阶练气期人士,而且悬浮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技能。

    看着密密麻麻地人群,有许多修仙者兴奋地咆叫着。

    看客,一群嗜血的看客。

    等等,好像,我也是一个看客,而且还更热情,为了占一个好位置,我放弃了整整一天的修炼和作工呀。

    早早地就来到这里,觉得看那些修仙罪犯临死的表情,好像很刺激,想到这里,秦刚开始自我鄙视了,虽然他常常自我嘲弄,但这次真的点讨厌产生这种看客心理,可这种喜欢血腥刺激残忍的场面真的有点让他内疚,因为这些被砍的倒霉修仙者和他往日无冤,近日无仇。

    地上的,空中的看客看到远处的山峰上一些点出现了,还有点嘈杂的刑场,立刻鸦雀无声了。

    能够想象几万人的挤在一起,却没有一点声音的画面吗?这就是秦刚又一次感受到大门派的权威,这时秦刚这时突然产生一种想法,如果能够站在光点那边,一出现嘈杂的人群立刻安静下来,有这样的权威,岂不快哉。

    人点渐渐大了,一会儿,看到五个筑基修士,像老鹰抓小鸡一样,分别用锋利的利爪牢牢地抓住五个人。

    越来越近了,五个人脸上都有恐惧的神色,恐惧越来越多最终转成绝望,那一种绝望写在脸上,只要还不麻木的人都会有一点动容的。

    不一会儿,一些人开始叽叽喳喳起来,“都是修仙的人了,对生死看得这么重,还这么怕”,“修仙修仙,生死一线”,“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还有什么“是不是条好汉”,“贪生怕死,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好像还要哭了,快哭吧,老子什么样的事情都见过,就是没有看过修仙者哭的”。

    前面这些人到还有一定的道理,秦刚认为,虽然并不赞同,说后面这些话的人,完全是看客,冷漠、自私,最重要的是愚蠢,后面的这些话的人,不值得交往,因为他们太麻木了。

    死亡很可怕,在修仙的秦刚比原来更怕这个词所代表的意义,两眼一闭就陷入永恒的虚无中。

    以前,还是秀才秦刚对死亡倒还并不怎么害怕,因为那时他什么都不是,现在虽然他还是微不足道的,但是他的人生有了追求,有了希望,而且修仙这个“功名”在无时无刻地诱惑着他。

    从某种程度上看,修仙者比凡人更怕死,死亡很可怕,等待死亡更可怕,而行刑前恐怖的感觉会发挥到极致,以前秦村里面看过砍头的族长这样讲过。

    “李师叔,小侄求你,风儿一时糊涂,求您高抬贵手,放小侄一马。小侄的命以后都是你的。”边说边磕头,砰,砰,砰,三声,坚硬的地面都被磕破了,压着他的筑基老者,严肃冷漠的面容还是有一丝触动的,不过他摇了摇头,表示他也无能无力。

    这时一声不大的声音响起,但场上的几万“看客”都能清楚听到,这声音尖声尖气,像是个一太监的声音,但听到这个“娘娘腔”,没有人会感到好笑,因为这个声音太可怕了。

    “为了惩罚已犯之人,震摄未犯之人,非常之期,当有非常之法。此五人,侵犯玄天门利益,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这个令人胆寒的声音传来,循声望去,一个面白无须,脸上毫无表情的人出现在秦刚的眼里,这一看吓一跳,原来秦刚在胆寒之后,稍微镇静了下来,偷偷地认听着有一点像一个太监的声音。

    一个人影出现,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

    看了一眼,这个人真的的是一个穿着宫廷的太监衣服,带着太监帽,甚至有一个太临拂尘。

    此人叫做魏工,以前真的是宫廷里的大太监,机缘巧合之下走上了修仙之路,人们私下里都叫他魏公公。

    这画面有点滑稽,这个场面又很肃穆,两种交织在一起,是多么的难以形容了

    “此人,李风,玄天门外门弟子,任监察,却勾结外人,吃里爬外,虚报灵田,骗取灵种,共造成灵损失万块,诛!”原来跪下磕头的居然是外门弟子,多么可惜,大好前程就为了万块灵石给毁了。

    监察就算玄天门给的月俸也很多了,管理着十多个执事,下面还有一千多散修,随便扣一点灵石,就可以赚很多了,还去动门派的禁脔,真是自己找死。

    外门弟子也是正式弟子,一个门派的正式弟子招得极少,看来只有一个解释了,玄天门很看好这个猩红药园。

    “此人,玄天门猩红药园,守卫,执法犯法,与李风等人勾结,监守自盗,协助让药种流出,诛。”

    “此人,明知是玄天门盗出财产,还大量从中购买牟利。”这时,大总管走在那个尖嘴猴腮,一脸市侩相,真的还和他的职业相称,一个“修仙商人”。

    大家都觉得对这个人的惩治有点不公,这个玄天门太霸道了点吧,就好比你天玄的灵石掉在地上了,捡起灵石的人都要被处死,这也太狠了点。

    这个市井小贩却是最不甘乖乖受死的人,“道友们,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死得轰轰烈烈。”这个看似最软弱的小贩,这时用尽自己的修为,冲破禁锢,一下冲向了魏公公。

    秦刚知道这个人是条汉子,显然知道这种情况下,逃出生天是不可能的,但也要进行反击,像小猫尖叫着向老虎看扑去似的,结果不用想也知道了。

    看都没有看到这个魏公公是怎么动的,看到这个小贩,又被禁锢得一动不动,只有眼睛再转动着,小贩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恨恨地看着魏公公,看着这一切。

    小贩此时仿佛像一个惟妙惟肖的雕像似的,这种定格的姿势非常的勇猛,如果以这种“英姿”,迎接这最后一刻的死亡,倒也不错,秦刚邪恶的想到。

    不过,那个外门弟子以一种非常同情的眼光看着这个定格的小贩,都是将死之人,却还会对另一个产生同情,一定有内情,想到等下,小贩所受的痛苦,他的死亡就不显得那么可怕了。

    接着宣读了另外两个人罪状,这两个人和秦刚一样是散修,就是种地的人,在这回的窝案中特别地卖力,所以也被拉进来处死了。

    魏公公把竹筒里的一块写着“死”的木制令牌扔到地上,大喊:“午时已到,开始行刑。”

    这跟世俗斩首重犯如出一辙。

    “这小家伙还挺有勇气的,终于给我一个正当的理由,再次练练手了,你不要动手。”停了停,这个大太监干咳了一声,对着一个面色现在有点点苍白的筑基修士说道,刚才小贩就是从他手里挣脱的。

    其余四个筑基修士举起大刀,悬在空中,等待指令,午时太阳很大,阳光照在大刀上,闪闪发光。

    魏公公缓缓地举起手,快速地放下,只听到四声咔嚓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四颗人头落地,在地上滚着、滚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