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23章 猩红药园

正文 第23章 猩红药园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

    一个身着玄天门服饰的外门弟子在报名处登记,每一个人都能从他的有点傲慢的神态中,看出他对自己身份的自豪。

    是的,一个大门派的外门弟子身份,虽然是外门,也是正式弟子,这是地位的象征,就像在县衙做事一样,稳定较高的月奉,令旁人羡慕。

    意味着每个月门派都会提供不菲的灵石和灵药,而且门派会提供许多机会,这些是他们这些做长工想都不敢想的。

    这个身份还意味着一层重要的保障,就是大门弟子可都是有身份的人,代表的一大势力,即使是穷凶极恶之徒在杀死一个大门弟子之前,都会考虑下在势力的报复。

    当然,有人会想杀死一个微不足道的弟子,门派不会浪费精力去,但这个强大的威慑力像一只无形之剑在保护着门派弟子。

    特别是识魂法阵出现之后,门派世家弟子更吃香了。

    像这种门派正式弟子,一个大派可能都只有十万人左右,听起来感觉很多,可想一个大门派在的势力产业的分布非常广,让其做管理和重要岗位,但有许多杂事情,肯定还要从外部招人。

    排队的人修为都不高,普遍都在练气层三层以下,像秦刚才刚踏入一层的人也有好几个,看来玄天门拖欠灵石还是影响了招人,不过正好让秦刚有了机会。

    如果修为高的人来许多,秦刚自然不可能招得上。

    排在秦刚面前的是一个貌美少女,虽然也是练气期一层,貌美少女在其面前嫣然笑了一笑,就轻易通过了。

    如果做出一张笑脸就可以通过的话,倒是愿意,不过秦刚还是清楚,当弄出一张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时,能通过的也会被刷下来。

    外门弟子看了秦刚一眼,只是刚跳入门槛的修仙者,本想打发走的,看着后面排队的只有几个人了,想到上面对招聘人数上要求,只有一点就是越多越好。

    良久还是同意了,他还是说了一句话“唉,我门真是日薄西山了,现在连一层都可以在门内做事情了。”

    这次能被招进去,秦刚是非常高兴的,但还是有不小的担心,担心辛辛苦苦做了事情之后得不到灵石。

    又有点担心别的,连他都招进去了,会不会有什么猫腻在里面,听说修仙界有很多邪功,会不会去拉去做什么牺牲品。

    结果证明是自己想得太多了,在修仙界,容易相信人不相信任何人来说,错误都是一样的,后者有时更甚。

    怀疑一切,会让其寸步难行。

    其实这个玄天门如此放低标准招人,一是真的是发不起灵石了,流失了许多有经验的“长工”,再说又不是收正式弟子,太挑肯定没有招不齐。二是玄天门真的在大势扩大产业,确实需要招大量失。

    因为在大势扩张产业,不可避免的产生的灵石不够用的情况。没有灵石发,这个情况即使最差的宗门,也很少遇到这种情况,所以下跑了一些人。

    外面的这些产业,真的有两个月没有发灵石了。

    发生此事之后,玄天门自然脸上无光,虽然还没有哪个大老粗敢到玄天门宗门上去讨拖欠的灵石,但这种事情使一些正式弟子觉得脸上无光。

    也不怪那个外门弟子有一点不满,他们这些正式弟子已经有三个月没有发任何灵石和丹药了,不过倒也压得住这种怨气,因为内门已经半年没有发了。

    这种情况下,玄天门还在扩展产业,秦刚就是到这一处新的产业做事。

    这处产业就是一个药园,种一些灵草、灵药,需要他们这些人犁地种草,最重要的是进行催肥。

    这处药园叫猩红药园,因为这里出产一种猩红土,此土壤非常适合海棠草的生长,而海棠者是制做聚气丹、汇灵丹的主要原料。

    因为猩红土的大量存在,虽然这里地处偏避,灵气稀薄,但还是把药园设置在这里了。

    秦刚打算在这里干几年,提高修为,多了一些经验,然后再去打猎妖兽。进入大门派当正式弟子,虽然也想,倒并没有抱多大希望。

    找到城里的一座车栈,车栈靠运送乘客货物谋利,药园离这里横着一条山脉,如果走路的话至少要一个月,报道时间就来不及了,所以秦刚只能忍痛用灵石了。

    一去到那里,就有一个声音响起。

    “道友,是到猩红药园去吗?”说这里话,赫然是一个练气期大圆满的修仙者,这个修仙者是一个老者,一头白发。

    秦刚点了点头。

    “走,上去马上就起飞。”老者讲着,一下就拉着秦刚走,还指指了边上的一只马头怪鸟。

    “等等,灵石多少。”秦刚想先问清楚来,到达目的地时,再狮子大开口就不好了。

    “八块。”白发老者报了一个高阶。

    秦刚听了之后,立刻离开,老者又拉住他,“呵呵,五块,到了再付,不能再少了,大家都是这个价。”

    这到是个公道的价格,秦刚过去,看到马头怪鸟上的不再是木箱了,而是一个亭子,不算豪华,装饰得也不错。

    进去之后,看到两边都坐着人,还有不少人站着的。

    “我说张老头,怎么还走,空间本来就少,还装什么人。”一个坐着修仙者不满地说道,他修为在练气期三层左右。

    “道友,理解一下吧,不多装多人,我这里可没有多少灵石赚,立刻就走。”白发老者倒也不恼,乐呵呵地说道,一副和气生财的样子。

    又在马头怪鸟上了,回想起一年多前,也同样如此,但现在的境遇还是要好些了,至少没有呆在装货物的木箱了。

    在这只马头怪鸟上大概有四十个人,这样一躺就可赚二百块灵石,这个马头怪鸟也不过才万块灵石一只,这个生意倒也好做,但一个月要交许多灵石给天玄天门,再说何时能够挣到万块灵石也是一个大问题。

    经过一天的飞行。中间还遇到几个御空而飞的修仙者,只有练气期七八层的样子,一个人甚至跟白发老者认识,还聊了一下天。

    这让秦刚兴奋不已,练气期八层,就可以凌空而飞了,到时的话,就不用花灵石了,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自由自在……

    一座大药园就看到了,四周都修着非常高的围墙,城墙上面巡视的修仙者还没有多少,还看到不少练气期的弟子,在很空中搭着一种透明状的东西,这种东西非常的有用,需要雨水时,可以设置自己通;不需要时,又可以适时的阻挡,还可以抵挡空鸟类对这些灵药的不厌其烦的偷吃。

    这类妖兽烦不胜烦,一个普通凡人就可以把它们吓走,但是刚一撵走,它们又会回来。杀掉它他们呢,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个头这么小,而且这类妖兽数量众多,杀不胜杀。

    况且杀掉它们没有一点价值,药用食用价值都没有,所以只能修这个耗费资财的,看起来很花哨的天空墙。

    这里究竟有多大,很久之后才搞清楚。

    看到密密麻麻的修仙者在这个看不到边的巨大工地上忙碌,秦刚原以为修仙者无所不能的想法扔掉了,这么大的工程,也不是某个元婴化神老祖,凭意念或者修为一下变出来的,省得这些徒子徒孙这么么劳作。

    第24章月入千块灵石不是梦

    很长一段时间,秦刚认为修仙者无所不能,甚至认为高阶修仙者可以变灵丹变灵药。

    修仙可不是变戏法!

    可和那些古代演义里的“神仙”大为不同。

    不过看这些人一个个背着小山般的巨石,轻轻松松地走着。又看有人到一跃百丈,在为这些天空墙添砖加瓦。

    最吸引秦刚的是看到一个现象,一些人把细沙垒成一堆,对着这些沙子用灵气,不一会儿只看见沙子以可见的速度,形成一块块坚硬的砖,而且一模一样。

    做完一堆又继续做,控制都会流沙,流沙仿佛是一条小河,但流向和流速都被修仙者精准地掌握着,流沙形成一块块方形,接着又放出一股股灵气,这些沙子居然就变成了坚硬的石块。

    这位修仙者不停在做,这个速度太快了,他的手几乎没有停过。看到,这位修仙者汗水出来了,喘着粗气,但似乎干劲充足。

    当然,肯定是做得多拿到的灵石就多。

    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清晰,听到一声长吁,已经到了,交了灵石之后,立刻就去报道了。

    没有什么意外,被安排做催肥的事情。

    玄天门这一点还不错,要给修仙者安排住处,吃饭的事情也是包了。

    秦刚分到一间最僻静的小院,虽是小院,宽畅到也宽畅,甚至还有一间专门的练功房,房里的灵气明显还是比外面还足些。

    非常满意住处,大门派毕竟是大门派,在这方面舍得投入,虽然这方面投入不了多少,但毕竟受到认真对待,成为修仙者的好处立刻显现出来。

    在练功房里,开始盘膝而吐纳,可是就是静不心了,吸入丹田里的灵气像游丝一样,练气期二层似乎都是非常遥遥无期的事情。

    客观地说,并不是秦刚心浮气躁,这个速度确实很慢,慢得看不到一点希望。

    秦刚完全是一个没有灵根的凡人,机缘巧合之下,才踏进门槛,一个哪怕最差灵根的人,练气期前面五层,三年冲完都是慢的了,一年冲到五层都不鲜见。

    可是秦刚已经踏入练气期半年了,每天都在坚持不懈地吐纳,可还是不见丹田里的灵气有一丝增加。

    秦刚平时非常低调的一个人,可是一点也喜欢低调,有了实力自然不会低调,可这种进度,何时能够提高实力呀。

    很快第二天,按吩咐去集合了,等待具体的安排。

    已经有不少练气期的弟子聚集在这里了,秦刚发现自己还是垫底的存在,选了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站立。

    一个领头模样的人出现,练气期大圆满的修仙者,发现居然不是穿得玄天门的服饰,这种强者都成不了正式弟子?

    还在这里替大门派管理药园,很用可能是想用较安全的方式赚灵石,然后从玄天门买一颗筑基丹。

    这种丹药可是筑基时要用的,没有的话,突破练气进入筑基几乎是不可能的。

    随即按着顺序,领到了两个功法玉简,上面分别雕刻着培土术和灵木术。

    “张一平,这里的管事,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这话虽然还算客气,但说话的时候却有意无意地释放出练气期大圆满的气息。

    “培土术和灵木术,这两个辅助功法,你们都收到了吧,这都是宗门免费提供,所以勤加练习。”听到这些,原本安静的人群立刻嘘声一片,张一平闪过一丝阴厉之色。

    确实不费灵石就得到两部功法,但这两种功法本身对修仙者来说,是一大的负担,因为培土术是吐出土元素的灵气,增加土壤的肥力;灵木术是吐出木元素的灵气让灵草灵树生长周期变短一些。

    吐纳之术的精髓就是吐和纳,这两个功法只有吐,而没有纳,经常练习固然可以提高功法的效果,但只会使自己的修炼速度变慢。

    这是所胡修仙者都无法忍受的。

    张一平知道再在两个功法上讲下去,要犯众怒了,接着讲道这个猩红药园做事的一些细节。

    每人会分到二百灵田,大家做的事基本上就两年,培土和种田。

    赚灵石的方式却大大地改变了,招人的时候说的是每月百块灵石,并没有说要具体达到的标准。

    现在变了,猩红土其实不会一直是红色,提高后的品级分别由五色替代,赤、橙、黄、绿、紫。

    等级越高,土壤里的灵力越高,这样海棠草自然长得越快,而且品级会更好。

    现在宣布是,必须使土壤达到赤色等级,才能领取月俸,不过月俸能够达到二百块,这时才能领取海棠草种进行种植。

    玄天门还设置了一些大诱惑,如每提高一级,月俸增加两百块灵石,意味着达紫色等级的猩红土,即可以在灵石享受练气期内门弟子待遇,即月入千块灵石。甚至还规定,在达到紫色灵土的等级后,如果自愿离开药园,玄天门将补偿一年的月俸,当然前提是自愿。

    至于海棠草的培育的灵石计算方法就简单多了,按产出的海棠草的珠数和年份计算。

    严厉的规定是在这里,海棠草本身并不值什么灵石,十珠普通的灵草仅值一块灵石左右,这个还是自然生长的,人为催肥的只会更便宜。

    但是海棠草可以很高的密度种植,那就是一亩灵田可以产上万珠海棠草,这就值很多灵石了。虽然玄天门有很多手段监控种植者甚至执事者,如像秦刚这类种植者不能带储物袋入药园,还有灵象术,就是把灵田里的灵草的数量和生长情况用灵力形成一个影象,最后收获的数量、年份和以前的影像严重不符的,会受到严查,如果确定偷窃玄天门的资源,轻则罚灵石、劳役,重则处死。

    说完这些消息,人群反应不一。

    有些小声嘀咕,表达对新的发月俸方式不满,有些却有点感兴趣,露出了思考的神色,甚至一、两个听到这个新的挣灵石的办法之后特别高兴。

    那些不满的,大部分着这样的目的,磨一、两个月的洋工之后,拍屁股走人,又找另一个东家,毕竟一个月一百块灵石,这个待遇非常不错,现在是不把猩红土提升为赤色土壤之后,是得不到灵石的,断绝了这个漏洞。

    有些人感兴趣的,是因为玄天门给得还算大方,特别是千块灵石的月俸太有诱惑力了,在场的都不是三岁小孩,知道达到那个标准是极难的。

    因为天上没有掉灵石的事,掉石头砸死修仙者的事倒时有耳闻。

    众人低语了几句之后,就没有一个人说话了,这时候有一种难堪的沉默。

    一个声音打破了了沉默,说话的居然是秦刚。

    “张执事,事先说好的一月百块灵石呀,大家伙可是冲着这个来的。”

    说完之后就自觉失言,一直都谨小慎微,怎么在这最不该出头的时候出头了?

    这句话就像一块大石头,扔进一潭死水,立刻掀起大波浪。

    人群立刻炸开了锅,纷纷表达不满。

    张一凡瞄了瞄秦刚这里,脸上到看不到任何表情。

    “当然,玄天门发月俸的方式是有一点变化,这一点变化是好的,就是多劳多得,只要做得好,月入千块灵石不是梦。”

    看来这个张一平的口才非常不错,

    “想想,猩红药园培土和种植就有十万人,每人百块,玄天门一个月就要拿出千万块灵石,算上其它人力,修围墙、疏通灵田、购种这得多少灵石呀。在这里不出力的,自然就没有灵石。想想多出力自然就可以多得灵石……”

    尽管说得舌灿莲花,还是有些人不买账。

    “老子才不干,玄天门怎么能这么压榨我们这些下层的修仙者。”

    “三个月就能把土培成赤色,骗鬼吧,不过是你们不要我们付出任何灵石,又让我们做事。”

    ……

    各种反对的声音出现了。

    “你叫什么名字。”语气非常冷,仿佛能够冻住别人。

    “说你呢。”声音巨大,张一凡指向秦刚。

    “在下秦刚。”秦刚这时才明白是在叫他,这个始作俑者,一来就出头,把这个执事给得罪死了,以后绝不会这种强出头的事情了。

    那些此刻骂冽的人,明显地是打定主意不在这里干了。

    有不少人正准备离开,张一凡大声厉喝阻止,人越少,他在玄天门的份量就越低,所以特别卖力。

    不过这没有能够制止住离开的人,只见张一凡跳过去,气势汹汹地拦在众人面前。

    “张执事,莫非是来硬的吗。大家又不是不知道,天些许,做工的第一天,去留是自愿的,这可是贵派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好像你还是玄天门的弟子吧。”

    一个少年模样练气期九层的修仙者一副死猪不怕开水耐的样子。

    确实有这个条文,玄天门这些年一直在执行,所以练气期的底层修仙者在相同的条件下,一般更愿意在玄天门底下做事,倒不是这个条文让了多少利给他们,而是体现了对底层修仙者的一丝尊重,这在其它势力很少体现出来。

    张一凡不是笨蛋,自然不敢去撼动这个不成文的规定。

    修仙者的世界虽然是这些大门派大家族在唱主角导,可是这些几乎没有任何势力背景的散修还是占绝大多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