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16章 斗蛐蛐与扯胡须

正文 第16章 斗蛐蛐与扯胡须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

    脑袋里又出现了改变命运那一天的情形,这段记忆已经不知道在睡梦中重复了多少遍,有疑惑、有怀疑,但更多的是感激。

    翻船那一次,不是技艺不佳,并不丢人。

    通过连续几天的观察和不懈的追踪,终于捕到了一只重达两百斤的五彩金鲤,凭那那只鱼,他的就可以咸鱼翻身。

    五彩金鲤不但味道鲜美,据说还有延年益寿的功效。

    金鲤太大了,那只船又太破烂,网也不牢固,不然的话,这船也不会被金鲤掀翻,自然不会落水。

    如果能把那只金鲤成功带上岸的话,卖一千两银子肯定不成问题,那就在秦村就可以算富裕人家。

    然后再到村东口的王木匠家提亲,肯定能够成功,到时可以娶到他家俊俏的三姑娘了。

    如果是这样,说不定就不会遇上那只奇怪的鸟了,最直接的结果可能的是,在遇见“仙人”时,就不会那么特立独行,那么淡然,而是泯然众人,最终丧失这次矿世奇缘。

    退一万步说,就算“仙人”还是鬼使神差似地选中了自己,得到之后侥幸服用还未死的话,有了千两银子,很有可能选择混迹在尘世,安安乐乐地享受凡间的荣华富贵。

    寿限到时成为一堆黄土。

    人的命运就是被这些看似完全无关的无数个偶然控制着、决定着,秦刚居然发出这种感叹。

    只要有一个偶然不同,就不会像现在这样……,

    在一个暗无天日的矿道里挖矿。

    难道现在不好吗?

    不是,秦刚毫无疑问会这么回答。

    非常庆幸发生了那些一连串的偶然,要不然,自己现在过的是浑浑噩噩的所谓的舒坦日子。

    感谢偶然,好的偶然,还有坏的偶然,这些成就了现在的自己。

    想到这里,秦刚又未来又充满信心。

    重新鼓足劲头,挥起尖头铁棒,继续深挖,终于到了交差的时间了。

    看了看自己一天的成果,一小堆,虽然挖得很少,但已经大汗淋漓。

    今天还有许多新人,我想排名至少不会靠后吧。

    这是一种攀比心理,即使以前生活非常不如意,也有争之心。

    秦刚看似不争、性格恬淡。对于虚名这些,却看不破,甚至有着异于常人的渴望。

    两三下,把这些轻轻的灵矿石,放进人旁边的两轮推车里,这个推车倒是到处都是,不用担心有谁来争。

    推了一段距离之后,也看到那些一同来的“新手”了,秦刚尴尬地发现,自己挖的灵矿石是最少的,好不容易发现一个看起来少的,但都自己多两倍。

    又是最后一名,秦刚顿觉尴尬不已。

    推了半个时辰,推到了接收处。只见这里排着不少人,每来一个人,大家都会看一下别人的收获。

    看到秦刚时,都小小的吃了一惊,即使是第一天做挖得也因为太少了。

    到没有人出言嘲笑,因为即使挖得多也不过是个苦力,苦力又何必嘲笑苦力了。

    这里,有好几修仙者在负责这里的接收。

    有许多器械让秦刚咋舌不已。一台器械,布满了后面的巷道,到少有三丈宽,上面由兽皮组成,下面有许多的规则小铁球组成。

    小铁球向前滚动,兽皮跟着滚动,这个源源不断地把灵矿石运送到井口。

    这台器械太神奇了,这得省下多少人力呀!

    可驱动它的能量是什么了?

    还有那杆称,这个跟俗世的杆称不一样。把推车放上一块木板,有一个刻度仪,当上面有重物时,刻度仪上的浮标就会移动指向具体的重量。

    这两样修仙界的玩艺了太有意思,制造它人是怎样匠心独运呀,秦刚不由自主地想到。

    很快就轮到秦刚了,负责的修仙者渺了渺推车里的灵矿石,不由得邹起了眉头,把手指头指向了秦刚,“你,挖得太少了,不要出工不出力,否则会有后果的。”这个负责的修仙者说得极为难听。

    话难听,也只能忍着,秦刚小心翼翼地为自己辩解了两句,对方可没有什么兴趣听,而是催促他立刻把住处交给他。

    只见他把令牌在放在刻度仪上,一道黄光闪过,这个修仙者立刻把刻度仪扔了过去,直接喊道下一个……

    秦刚接过令牌,看到令牌处有变化了,多了一个四十五斤的信息。一天没有吃东西,自然是去填饱肚子。

    这里也设置了伙房的,此刻仔细观察,发现此处比想象的还大,简直是一个地底世界。

    进入伙房,发现吵吵嚷嚷的,一片混乱。

    这是个什么阵仗?

    “你们要把我们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一个满脸胡须的大汉吼道,这一句话立刻引来许多小声的附和。

    “怎么能说是关了,是让你们武者能够专心地挖矿,早日达到十万斤的标准。这样你们也可以早日得到一个聚气丹,获得修仙的机会。”一个面相和善的修仙者耐心地解释道。

    “不要相信他的”,“这是废话吗”,“我们不是来吃牢饭的”,平时唯唯诺诺的凡人武者都在反对这个主意的,是的自愿来这里当苦力,谁都不会想在深深的地下关这么久。

    “我们第九区现在挖的灵矿石现在是最少的,所以上头才会下这个主意。”面相和善的修仙者继续和善地说道。

    “这跟我们没有关系”,“这也不是我们的错”,还有多个反对声音响起。

    “只要你们不悄悄抓人去斗蛐蛐,就不会执底了。”满脸胡须的大汉抚住了嘴巴,说完后他就后悔了,他触碰到这里一个禁区了。

    原本吵吵嚷嚷地伙房,立刻安静了,静得针尖可闻。

    斗蛐蛐是这里的一个公开的秘密,但没有人会谈论它。

    面相和善的修仙者脸上厉色一闪,身形一闪,只见满脸胡须大汉就像被提小鸡一样提到了前面。

    “你们是不能随意杀害凡人的。”满脸胡须大汉这时不安地嚷道,这里故意把声音提得很高,让大家都听到。

    “恩,确实是这样不能杀,但可以惩罚对修仙者不敬的凡人。”面相和善修仙者此刻和颜悦色一扫而光,凶相毕露,此刻他的眼神令人不寒而栗。

    一声惨嚎响彻整个地下,只见满脸胡须大汉似乎动弹不得,面相和善的修仙者正在使劲地扯他的胡子,一下就是一搓,一下就是一声惨叫……

    可恨地是每一回他只扯一搓,直到一次把脸上的一块肉扯掉了,旁边一个女修仙者或许怕他在这么多人面前杀掉凡人惹上祸,或许是出于不忍,拉了一拉他的衣袖,嘴唇动了动,但听不到声音,显然用了传音的方式。

    面相和善的修仙者这才住手了,顷刻间凶相没有了,又是一副非常和善地样子,问道:“各位还有什么意见吗?”

    声音不大,但可以清晰地传入每人耳朵里,给人一种阴森可怕的感觉。

    自然鸦雀无声。

    “不说话就是有意见了。”面相和善的修仙者对无声的回答显然不满意。

    “没有意见。”一些凡人武者喊道。

    “大一点声,我听不见。”面相和善修仙者这时,拿手抚着耳朵,做出一副听不到的样子。

    “没有意见。”这个声音齐齐响起,颇有震撼感。

    终于他了点了一点头之后,“既然都同意了,如果有谁口是心非,小心下场给他一样。”用手指了了指已经疼错过去的“满脸胡须”大汉,此刻他满脸是血。

    然后在飘然而去,后面紧跟着几个修仙者,“大师兄,你真威猛。”刚才出言打圆场的女修,嗲声嗲气地说道。

    面相和善的修仙者小声地哼了一声,显然极为受用。

    ……

    确定他们离开之后,这里的人也三三两两地散了,似乎没有交谈的愿望,即使有也是围成一个小圈子,和自己熟悉的人发泄这次对封矿的不满。

    还看到几个人过去扶起刚才被扯掉胡须的大汉,显然几个人是好友。

    此刻他想起来刚来时,被分到第九区时,旁边一个女修仙者的同情眼神了。原来是第九区可能是十个矿区里最不把凡人当作人的地方。

    现在还有一个大问号,这个斗蛐蛐指的是什么。

    “唐兄弟,斗蛐蛐是他们修仙者的娱乐,强迫我们武者进行生死斗,来博他们一乐。也不知道他们怎么选人的,被选中就糟糕了”声音很小很小,奈何秦刚练的是灵武决,听觉远高于一般的高手,只要不是用的传音方式,有心听的话,都逃不过他的耳朵。

    “李大哥,如果我被选中了的话,最终难逃一死,拼了这条小命也不当这个蛐蛐。”

    “不能这么想,如果连赢十次的话,就可以获得三颗聚气丹,而且从此可以自由行事了。听说有几个秦国的武者还得到了聚气丹的,修仙者还是兑现了承诺的。有些自认为比别人厉害的家伙,还主动报名。”李姓武者详细地讲道。

    说得唐姓年轻男子颇为意动,看到如此,李姓武者赶紧讲道,“兄弟,来这里的哪一个不是高手,连赢十次不大可能,输了一次的代价就是死,还是安安心心地挖矿吧。”

    唐姓男子听了之后,连连点头。看到一个陌生人走近,这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走开了,并狠狠地瞪了这个陌生人一眼。

    这个陌生人自然就是秦刚了,这个斗蛐蛐的问号就解决掉了。

    想了想自然不会主动去报名参加的,虽然秦刚现在自认为身手不弱了,但还没有认为能在连赢十次生死斗。

    退一万步讲,就算侥幸连赢十次,修仙者又怎么舍得放这么赚钱的蛐蛐离开呀,还是安心挖矿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