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12章 修仙不是变戏法

正文 第12章 修仙不是变戏法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

    一阵充满敌意的沉默袭来。

    灰衣修仙者看到面前的凡人武者,都在做无声的对抗,怒火又被点燃。

    其实平时在门派内他也是一个非常和气的人,甚至有点唯唯诺诺,不过是不得已的伪装而已。

    可能装久了就一直憋着一口气,现在找到一个发泄的地方,而且不用承担任何的后果,不用担心报复,这些凡人连灵根都没有,成为修仙者的难度很大。

    就算侥幸成了,也会一辈子卡在练气期,成不了气候。

    又不用太担心被宗门惩罚,这是他自然而然,一头高高在的大象,踩踩几只蚂蚁,难道还要被惩罚?

    宗门不会为了一些没有灵根的凡人,去惩罚他这个有灵根的修仙者。

    不过还是有一个前提,不能玩得太过了。

    接着一声厉喝响起,“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爬不上去。不然,老子扔你们上去。”这个一脸戾气的修仙者立刻开骂道。

    虽然满脸怒容,但心情却很舒畅,作弄这些凡人很有意思。

    大家脸色变得很难看,因为要做到这一点非常难。

    抬起头才看到得完这只马头怪鸟的全貌。

    这只怪鸟足九丈高,怪鸟不时发出一些吓人的怪叫,拍拍翅膀,谁都知道这保怪鸟现在发脾气呀。

    仍然没有人动一步,九丈高对谁都不是一件能够轻松完成的事情。

    到不是不可能,不过在这个明显歧视凡人的修仙者面前,保持低调是最后的策略了。

    “你,上去。”灰衣修仙者用手指了那个干瘪老头,老头漏出一脸苦色,明显地不想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仙师,小老儿一把年纪,要是摔倒了可不能去挖矿了。”这个干瘪老头能够看得出,这个修仙者至少要把他们活着送到灵石矿,不愧在江湖上也混了这么久。

    呈现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耐的样子。

    易怒的灰衣修仙者却没有发怒,而是轻哼了一声。

    把手拍了拍挂在腰间的小小的白袋子。

    只见一把长剑从这个小袋子慢慢地拿出来,显然这个灰衣修仙者是故意这么慢,让面前的凡人看看修仙者的能耐。

    秦刚的嘴张的很大很大,剑可以装在布袋子里吗,不怕被撑破吗,那是肯定会被撑破。

    好,这是什么问题呀,这个布是用什么特制的材料做的,坚硬无比。

    可这个问题怎么也解释不了呀。

    拳头大小的袋子怎么放得下一把剑,而且还是一把长剑?

    这可不是变戏法!

    嘴还没有合上,只见剑缓缓地离开,在空气中前进,速度很慢,很慢。这种慢,才是秦刚奇怪瞪大眼睛,嘴都合不笼的原因。

    仿佛有一只无形之手在舞这把剑,随后这把剑速度越来越快,刺向一远处一颗大树,轻轻就把这颗大树洞穿了。

    揉了揉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这颗大树至少在一里外。意思说,面前这个不大起眼的修仙者可以在一里之外,取人手级。

    接着更令秦刚瞠目结舌!

    剑洞穿大树后,又反身指向也同样吃惊的老头,指向其鼻尖处停下来,干瘪老头这一生也是遭遇了少事情的,可眼前的场景,可一次没有见过。

    此刻灰衣修仙者一脸的得意。平时他都在同门之中属于垫底的存在,现在终于可以发一下威了,可惜的是只能在凡人面前显摆。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不吃惊的了,现在只有一个类似的想法,修仙界有无数的奇迹。

    “怎么,老头现在都不动吗。”灰衣修仙者紧接着逼问,那剑进一步逼进。

    同时,干瘪老头咬了咬牙,他自己的实力,上去有点困难,只能冒个险,踩着那只怪鸟借力上去,到并不是很难,前提是没有惹毛这只怪鸟。

    干瘪老头唾了唾沫,一生谨小慎微,到现在居然害怕一只不过稍微有一点大的鸟了。

    让一只鸟吓破了胆,真让江湖人士笑话。

    只见他后退十丈,急步前冲,地下的土不断冒出,留下了一道很深的痕迹。

    横踩在鸟身上,一步踏在大鸟的翅膀上,再一步接着上,眼看就要到顶了,突然马头怪鸟猛一扇翅膀,干瘪老头就像一片落叶在风中飘舞。

    看来老头轻功不错,还是在空中稳住了身形,然后空中一个翻滚,堪堪进入那个木箱子里了。

    接着是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看来还是差了一点。

    又听到一阵咳嗽的声音,看来老头伤得不轻。

    灰衣修仙者又对他们阴险地笑了笑,意思很明显,要么自己想办法上去,要么就要被扔上去。

    只要是是人,都不想被扔来扔去。

    没有人再畏缩了。

    那个淫邪少年站出来了,

    只见他走到了怪鸟下,像被风托起一样,缓缓地上升,这样就上去了。

    众人都暗骂,轻功这么好,为什么不第一个上,但想想自己也都不想出头鸟就闭嘴了。

    如果这个修仙者是个明理的人,大家肯定都会争着表现一手。

    而事实上这个修仙者蛮不讲理,而且还歧视他们。

    凡人这个词他们也听过,那些爱讲传奇故事的走江湖的说书人,经常提到。

    到今天,当他们被用这个词代表时,才深刻体会到它的含义,没有想到其中有深深的羞辱意味。

    不想被羞辱,只有凭自己的本事上去。

    紧接着采花少年的是满脸横肉的大汉,只见他纵力一跳,踩在怪鸟的身上,怪鸟同样扇了扇翅膀攻击,但他巧妙地躲过了。

    地上有两个深深的脚印。

    秦刚正在担心怎么上去,这时那个出家人却站出来了。

    他捡起地上一块石头,用力一扔。身形一闪,双脚踏上上升的石头上,继续向前冲。

    最后轻轻地落入木箱里面了。

    现在就剩秦刚和红衣美妇了,美妇看了看秦刚,秦刚苦涉地笑了笑。他的脸涨得通红,额头上有汗珠,旁边还升起白烟。

    已经跳上了纷纷伸出头来,俯视着下面,看剩下的人用什么方法上去。

    见到风韵犹存的********走向怪鸟,走得非常近。都非常奇怪,这个美妇怎么回事,不要命了吧,居然走得这么近,怪鸟的利爪可轻易洞穿她的身体。

    不可思议的一幕了现了。

    马头怪鸟居然弯下它的头,红衣美妇摸了摸它的头,怪鸟一脸满足的样子,看起来温顺极了。

    又见她在这只怪鸟耳边轻语几句,爆躁的大鸟居然欢快地鸣叫了一下。

    怪鸟居然跪下来,把自己的翅膀紧紧地贴在地上,美妇毫不客气地站上去。

    怪鸟扇起了翅膀,美妇踩着他的翅膀,顺势一下翻身上箱。

    这样就把美妇送上去了。

    看到这里,那个灰衣修仙者比其他人嘴张得更大,马上收起原先的轻视,一下把自己的盛气凌人收起了,板着的脸露出了一丝难看的笑容,飞身上木箱。

    听到他呵呵的笑声,肯定是在向红衣美妇示好。

    这只怪鸟虽然不是高阶妖兽,可脾气确是高阶的臭脾气,许多修仙者经过专门的训练都不定能够做得有她好。

    她一个凡人能够与灵兽沟通,那有有一种可能,她有一种特殊的天赋,这样的人对宗门是极为有价值的,有交好的必要,这又是一个重要的人脉!

    连修仙者都吃惊了,更何况他们凡人了。

    秦刚也是这样,这时他发现了一个问题,狠狠地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这没有一个机会,怎么没有利用,可以轻易上去。

    虽然如此,秦刚也是有机会的。

    灵武九龙决,有一个秘术,那就是可以在丹田里开辟一个临时“空间”,可以慢慢储存起来,可以一次性发出。

    刚才秦刚脸帐得通红,就是在使用这个秘术。

    丹田里临时空间里的真气一下释放瞬间,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自下而上而发,整个人一跃……

    众人都盯着看,人呢,怎么在眼皮子底下人没有了,有人下意识地抬头才看到,这个不起眼的小子冲到二十丈高了。

    这也有点超过他们认知的极限了,这些人认识的、听说过的甚至传说中的高手,有谁可在平地上跃二十丈高的。

    真是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

    不对呀,怎么看到这小子,也一脸奇怪自己怎么跳这么高的样子,而且还一脸的错愕……

    秦刚的确自己吓了自己一跳,绝没有想到纵身一跃,会跳这么高,早知道就不能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了。

    在垂直下落过程中,只能够勉强控制自己的身形,这可开不得玩笑,二十丈高呀……

    可不能以这种荒唐的方式挂掉,如果真的这样摔死了,那他肯定会成为江湖的传说,传说的中的笑话,一个武功极高的人,自己跳高的时候摔死了,这个笑话肯定流传百年、不千年以上……

    ……

    “呯”的一声,脸朝地,颇为狼狈地落在了箱子里,嘴角一点鲜血出来了。

    睁开眼,看到每一个人甚至那个修仙者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久久不语……

    大家都觉得好笑,但都有点忌惮,可以说不敢笑出来。

    折腾了很久,最终所有人都上了“木箱子”里面,说是木箱,里面还挺宽的,跟马车类似,不过这可不是他们平时乘的豪华马车,可以说就是一辆鸟车,还很破烂。

    木箱里基本上空空如也,除了一些奇怪的小石头,七零八落在各个角落。

    秦刚捡起它,看了看、闻了闻,如果没有猜错,这就是所谓的灵矿石了,这个木箱子,是运灵矿石用的。

    再次体会到没有灵根的辛酸,居然被当成货物运送,真是没有灵根,就被当作货物吗?

    灰衣修仙者立刻催动怪鸟出发。

    拉紧缰绳,使劲拍了一下马头怪鸟的颈子,怪鸟立刻一声嘶呜。

    瞬间向前面的空地冲去,一会儿慢慢腾空而起。

    这个灰衣修仙者似乎是一个特别喜欢抱怨的人,在又听到的一声骂声。

    “真晦气,要不是你们几个渺小的凡人,我怎么会来执行这种苦差事呀,收获就一块灵石,就让我奔波这十多天,日夜兼程的赶路。也不知道怎么了,各大门派都放低招徒的标准,这也没有什么,反正与我无关。倒是都大力招募凡人,以前可要托关系才能去的,现在……。”

    这种骂声已经习惯了,大家都装没有听见似的。

    也明白了这个修仙者为会么针对他们了。

    明白了一点,又有疑问产生了。事出反常必有妖,修仙界有可能出了大事,才会集中全力招募凡人武者去干苦力。

    作为一个蝼蚁,不必去担心大象的事情,眼前修仙界的正在发生的什么大事,反正是这种大事才让他有了一条新出路。

    一个新世界就在他面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