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5章 躲在祠堂

正文 第5章 躲在祠堂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

    开始狂奔了,秦刚奔跑的时候,这些人立刻让出一条路,都特意避开,看来这个“仙人”的权威是非常大的,此时去抢无疑成功的机会最大,但硬是没有一个人敢一下手指头。

    狂奔是做给别人看,跑到祠堂后面,秦刚立刻停止了脚步。躲进了自己一直不屑和有一点憎恶的祠堂里。

    这里可以遮住别人视线,这是一个简单甚至很笨的躲藏,常人都会这样想,秦刚正是利用了这一点。

    这个蠢办法真的起了作用,有时候最笨的方法往往是最聪明的方法。这里离人群就十丈外,就从后门溜进祠堂里。

    也有句话叫做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句话是有道理的,但没有胆量的人,是不敢这么做的。

    因为危险来临,人最本能的反应就是一个字,跑。大多数人还是没命加没头没脑地跑。

    秦刚留在这里,也是提心吊胆。这同时是很大的冒险,也是另一种形式的掩耳盗铃。

    他不怕被杀,但怕可以改变命运的丹药被抢。

    这时的秦刚,是典型的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心态。

    躲在在里,秦刚屏住呼息,仿佛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

    ……

    一柱香之后,这个仙人就说了,“到时候了,可以去追了。”白衣神秘少年看到还愣着的众村民,“还不赶快,以后这丹药谁得到我都不会管。”

    少年一副幸灾乐祸的心态,因为他到觉得现场有几个不错的人,比起秦刚来,更有资格得到这一个机缘。

    听完之后,愣了半响,大部分人才反应过来向秦刚跑的方向赶紧追去。

    还有一小部分人留着,大部分是妇女和小孩,还有一些自认为连秦刚都打不过或者有自知之明的认为自己即使抢得到也留不住的人。

    “大仙,你看我家的三娃子,能否做您的徒弟。”一个胖胖的妇女立刻连续跪磕头,热切地希望着自己的儿子成为仙人的徒弟。

    说着,其妇女也眼红似地,使劲地拍拍孩子的后背,带着她们的孩子跪下,说着类似的话,场面颇为滑稽。

    有个别自认有姿色的女子,还说着要好好的“服侍”这个少年。

    其他的男人看到都跪下,也跟着下跪磕头。

    弄得这个少年,好不尴尬,影响了观蚂蚁抢食的乐趣。

    他之所以这样,不是出于什么考验,而是想看看众多蚂蚁争夺一粒饭而产生的争斗,倒是一个小小的恶趣味。并不是仇视凡人。

    其实少年这么做也不算违反门规,因为宗门是给这些人一些考验。一般是之前,不过他增加了一新考验,发了丹药之后也是个大考。

    他现在知道,这个少年,没有按常人都会做的事,就是有多远跑多远。而是做了个假动作之后,就躲在祠堂之后。

    对于这一点,“年轻人”的急智和胆量还是有些看头,微微点了点头。增加了一些好感。

    祠堂在所有人心中是一个神圣的地方,今天在做了祭祖之典之后,早就由身世清白妇女打扫得干干净净,平时这些人都不会来这个地方的,也不愿意进入这个阴森的供奉祖宗牌位的地方。

    最明显的是,秦刚逼真的做出了长跑的样子,一般人不会想到,他却悄悄躲在祠堂里,因为祠堂不能呆人的。

    胆量体现在这一点上。呆在这个地方,一旦被发现,就逃过了。不过逃出村里,考验耐力的,一个人终究是跑不赢一群人的。

    秦刚呆在祠堂里,激动和兴奋的心情中还掺杂着一点恐惧。

    就像一个故意打烂自己讨厌的大人喜欢的瓷器一样,既害怕被大人惩罚,又充满着罪恶的快乐。

    还有一点恐怖。

    即使对这个供奉着前十八代祖宗的地方不太感冒,但真的蜷缩在这个阴森森的地方时,还是有点害怕呀。

    一阵阴风吹来,立刻起鸡皮疙瘩。

    总之是各种情绪交织着,这一天经历的事情,比起秦刚以前20多年都多,这些都需要慢慢地消化。

    秦刚看着那些祖宗牌位,那些祖宗牌位也看着他。

    时常在想,这些族人包括他自己在内,经常在祭祖的时刻向这些木制牌位磕头,但上面写着的名字,就算最虔诚最笃信的人也不搞不清楚大部份刻着名字的祖宗牌位到底谁是谁,只是机械地磕头,还算虔诚祈求保佑升官发财行大运之类的,欲望清淡地全家平安之类的。

    如果,知道这些举动,不能有任何实质意义,我想许多人都会放弃这种跪拜的愚蠢举动。

    秦刚始终认为磕头是一件愚蠢的事情。

    这时,一部份人回到祠堂外面,在这个开阔的场地上,激烈地交谈着。他们也同样经历着不数十年不曾经历过的事情。

    大部分人是激动、兴奋、嫉妒着的,那个族长这时却有另一种情绪,忧心忡忡。

    原先认为的这个少年可能是个邪修,靠杀凡人来修炼邪功。现在明显地少年没有恶意,这一点眼力和见识没有的话,族长也就不是族长了。

    担心的是从另一个角度,没有人只有那种真正关心大家利益的人,才会从这个“另类”的角度看事情。

    秦刚手上的仙药他和大家一样是极为渴望的,仙药意味着强大,但对于他来说更是延长生命。如果要杀掉秦刚或者任何一个族人才能得到话,他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好的东西可以给这里带来兴旺和财富,但太好太好的东西很可能给这个村子带来的是猜忌、内讧、入侵和死亡。

    所以,他凭借着在族人心中积累权威,带回来一些村民,让大家伙分散做一件事情。

    一件荒唐的不可能的事情,那就是用纸包住火。

    要让大家把这个天大的消息止于村里。

    不过,他做到了。

    “各位秦姓族家人,我们都是同一个人后代,自第一代家祖之后,已传十三代,大家同宗同族。”这个族长的语气语重心长,带着深深的焦虑说的,只要是有点宗亲观念的人,都不免愣了一下,这是出于一个他们极为尊敬的人的口里出来的话。

    “我这次说这些不是阻止你们却争取自己的仙缘,更不是我一个人想独吞,那颗“仙丹”谁都想要,这很正常,我自己有机会得到,也绝不会放弃的。但大家都姓秦,为了得到这个,尽量不要伤人性命,如果那个秦刚有命保住了,就是他的福分,不要伤他性命。”

    “我在这里说的重点,最重要的是,此事不要传给外面任何一个人,真的任何一个人。”这个族长这时语气加得非常重了。

    “你们当中任何一个说出去了,肯定将给村里带来灭顶之灾。”

    “到时朝廷知道了,江湖那些门派知道了,那些亡命之徒知道了,会引来什么?”族长非得把这个道理讲清楚的,这可是必须十分慎重对待的事情。

    “你可以说某某已经服用了丹药,或者他已经把丹药带出了村子。这个即使是事实,他们会信吗?不信的,他们会挨家挨户的搜个遍,每一个人都会搜一遍,这还是最好的结果,最可能的是,一些势力会把我们每一个人都严刑拷打,直到打死会为止,这样才能确定是不是实话。族人们,你们内部抢没有什么,千万记住千万记住的是,不要告诉村外之人,这个消息止于整个村内,不然迎接这里的,肯定是灭顶之灾。”

    这些人听到这些话,每一个人都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相当部分人,原来还准备把这些消息说出去,肯定的是这是一个无人抗拒的谈资。在外人面前显摆显摆,非常长脸。

    有这个想法的人,都打消了这个很正常但危险的念头。

    “还愣着什么,赶紧去抢仙缘,同样告诉抢仙缘的人,这一点。”族长狠狠地吼到,这时在这里的几乎所有人包括族长在内又去追出去了。

    不过,这时他们有一个很强的念头就是阻止消息的泄露。让大家齐心协力地封锁消息。

    秦刚躲在在后面,听得清清楚楚。

    听到族长这些打动人心的话,同样也打动着他冰冷的心,“不要伤他性命”,甚至还是有一点小感动的。虽然族长关心的不是他秦刚,而是作为族人的秦刚。

    如果这么想,就不感恩,不就犯了圣贤的错误吗?他们对平凡的人提倡一种实现不了的美德,就是无私。

    更为这个族长的为人折服,平时这个族长虽然并没有特别地关照他,但也时时不一句小小的鼓励的话,原来还毫无感激地认为,族长做这些不过是一个简单的笼络人心举动,不是对给他的,是做给同村之人看的,让别人以为他是一个一视同仁的好的族长。

    一视同仁在这里被认为是一个好族长非常重要的品质,关于这一点秦刚认为颇为搞笑和心酸。

    有什么比族长大人去屈尊安慰秦刚这个烂泥扶不墙的人更具效果呀?

    天渐渐黑了,祠堂毕竟是村里一个神圣的地方,即使非常有智慧的族长都本能的忽略掉了。

    再说秦刚走逃跑的时候,制造的向村外逃出的假象很像真的是的,很多人想当然都误以为他已经跑出去了。

    仙药已经牢牢地掌控在秦刚的手里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