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修真麻辣烫 正文 第1章:落榜少年

正文 第1章:落榜少年

目录:修真麻辣烫| 作者:永誓不贰| 类别:历史军事

    ♂

    夕阳的余辉洒在宽阔的湖面上,波光粼粼,像一个美丽的仙女在以湖面为琴弦,弹奏一曲伤感到能溶化人心灵的曲子。

    湖面,波光,郁郁葱葱的树木,在心灵中普的曲子,构成一幅美丽的画面,流动着的画卷。

    远处一个身影正在水中挣扎,一个十九岁的少年,前段时间再一次落榜归来,不得不继续捕渔的营生。

    不料,悲惨的人生再加上一抹黑色的浓墨,逝去双亲留下来的小渔船,终于不堪使用,沉没了。

    在湖中间,眼看马上捕到一条够两年生计大鱼时,船却在湖心沉了。

    落榜少年再次落水,好运不能一起来,但是坏运总是爱纷至沓来,少年恨恨地骂了一声,这就是人生。

    落水的少年叫秦刚,宋国渝州秦村人。

    本来网住了一条几百斤重的大鲤鱼,这是一件可以在村里面显摆的事,可以稍稍清除了一点再次落榜的阴霾。

    可是费劲捕捉的大鲤,力气大得惊人,竟然拖着小渔船往湖深处跑,最后几乎拖一了整天,虽然很累很累,但还是既痛苦又兴奋地坚持着。

    他迫切需要一个扬眉吐气的机会,等捉到大鱼,就送到村里祭祖的典礼上,大声叫卖这种十年难得一见的大鲤,美味可口、还可以去头痛,卖的银子至少够两年的生计了。

    虽然体力几乎耗尽,但每想到这个,就咬牙继续坚持着。

    可惜的是,大鱼来一个鲤鱼打挺,尾巴重重地打在船上,双亲留下的船一下散架,沉了。

    这个落榜少年谋生的唯一工具没了。体力还被大鲤折腾得见底了。

    掉在水里的秦刚挣扎着,刚才体力透支,早已没有什么力气了。

    在求生的本能下这种手还是机械无力地动着,向岸边游去。

    也不是没有想过松下手,人生够悲惨了,想靠功名改变地位的愿望一次次的破灭,不如松手,还可以一了百了。

    “失败者,懦夫,胆小鬼”这些声音在他的脑海里响起,不同于村人明里暗里的说他,这一次是自己骂自己,不要被一时的失意打败,人可以失败,但不能被失败打败。

    平时唯唯诺诺,逆来顺受的秦刚心里有一股别人看不出来的狂妄,他相信他的人生不会平淡,骨子有一股淡淡的执着,更确切地说是一种执着的疯狂,那就是有一天他会站在世界之颠,俯视着一切。

    可是他又找不到一个方向,功名非常诱惑他,荣华富贵的吸引力可为不小,他却知道功名不会带他走上心灵深处渴望走上的那条路,所以秦刚对心里对圣贤书和圣贤是鄙视的心情。

    可惜地是同时他也被圣贤书鄙视,尽管他自认为聪明,确实也像那么回事,即使稍微有点见识的族人都不会认为他是笨蛋,可秦刚生活在稍微有点见解的人都只有一两人的偏僻小乡村里。

    可秦刚还是屡试不第,近二十岁还没有娶到老婆,还家徒四壁,这使他成为村里面的一个大笑话。

    小村子本身没有太多可谈的事情,所以秦刚就成了善良的村民的为数不多的笑料之一,不时地摆一摆他可以为乏味的生活增加一点调料。

    几次落第这让他知道了圣闲书不容小看,不得不慎重地看,但是始终改变不了心里面的那种顽固鄙视,这样圣闲书就成了一个对手,秦刚骨子里鄙视他,但却被这个鄙视的对手捧得鼻青脸仲。

    虽然反对圣闲书里的每一句话,都是正确的废话、或者漂亮的废话,但他却无法反驳它,无法用同样精辟富有深意的语言反驳。

    有时,秦刚都在想是不是这种逆反情绪,让他不能金榜题名。

    没有这些,说不定功名在身了,过上了向往以久的上等人的生活。

    这些东西在他心理闪现,几乎陷入了晕厥的状态,没有力气了,远远看去,秦刚在下沉,像一颗没有任何活力的石头一样即将沉入水里。

    那种窒息,死亡的感觉第一次降临在他身上,这时,不是恐惧,而是强烈地不甘让他惊醒,人生不能在没有做成任何的事情的情况下画上句号,死也不能以这种懦弱的方式进行。

    力量似乎又瞬间布满全身,双脚用力一蹬湖底,像一只利剑钻出水面,头冒出了水面,大口大口地喘气,这时他只有一种感觉,活着真好,能够呼吸真好。

    找回勇气的少年向岸边艰难游去,湖很大,都不知道游了多久。

    ……

    第二天,一只形似白鹭的鸟站在秦刚的头上,他脸朝下趴在岸边,湖水拍打着他的身体,也不知其死活。

    这只白鹭看到身体的主人不动了,调皮地啄了一下。秦刚立刻从深度昏迷中苏醒了,初晨阳光照在脸上,暖暖的,生存的感觉太美好了。

    站了起,伸了伸懒腰,看到还在围着他绕圈子的白鹭。

    “这可是吉祥鸟,一早就看到,竟然围着我不停绕圈,没有看错吧?这种异象发生在我身上了,看来这几天是不是有什么天大的好运降临在我身上呀。

    这种事可能发生吗。”秦刚又这样迷糊地想到。

    他又揉了揉眼睛,眼前的景象秦刚还是不大相信,不是不相信奇怪的异象,而是不相信奇怪的异象会发生在倒霉的自己身上。

    突然一闪,那只“吉祥鸟”就不见了。

    秦刚以为自己眼花了,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此刻,他不知道的是,同样一道白光又出现了,原来就是那只白鸟,它落在了一个少年的肩上。

    这个白衣少年站在四面环山秦村的一座最高的山峰上,而且站在一颗最高树上,站在树尖之上。

    一席白衣在整个翠绿的树林里了,还是很耀眼的。

    “噫,破鸟,什么眼光,你居然选择这个落魄书生,怎么看,他都是一个一无是处的人。”

    说完这句话之后,少年就意识到糟了,自己说错了话。白鸟像听懂了他的话似的,而且还被这句话激怒了,飞速地向少年啄去。

    瞬间,白衣少年被白点笼罩了。似乎只在防御,不想与鸟一般见识,可是鸟却一直跟他“见识”着。

    终于,白衣少年不干被打了,以更快地速度回击着。只看两道白光在闪烁,一大一小,在整片郁郁葱葱的翠绿树林中闪烁。

    “罢了,你选了他就是吧,不过,还在给这个小子增加一道“加料的好菜”,看他怎样吃。

    如果表现得太差,就换人吧,这是我最后的让步了。”

    白衣青年提出自己的最后条件,但透露出一丝软化的语气,这只白鸟似乎有非同一般的超然地位。

    白鸟似乎想了想,甚至用纯白的翅膀拍了拍白色的脑袋,然后白色的脑袋点了点头。

    这样,秦刚的命运就被一只白色的鸟决定了,这只鸟是他的幸运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