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唯我剑主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三章 求败再现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三章 求败再现

目录:唯我剑主| 作者:菊島書生| 类别:都市言情

    一蔺无双感受到数十头月影魔的攻击,勉强睁开了双眼,竭力的催动起两大至高剑意,却再也无法轻易磨灭月影魔,只能将月影魔弹开来,但意识的虚弱,使得蔺无双无法持久动用两大至高剑意。

    而现在的蔺无双,最需要的就是灵药的补充,只是这时候,哪有时间容许他吞服灵药,身体上的重创,与灵魂上的虚弱,此刻的蔺无双,可说是前所未有的虚弱。

    就在此时,曾夺舍北玄恩的主邪念,借由黑暗深处之人的控制,把握几乎昏厥要蔺无双,扑向蔺无双,而处于虚弱状态的蔺无双,果不其然,并没有了任何抵抗的能力,遭到了主邪念入侵身躯之内,就在即将顺利夺舍的瞬间,许久未有任何动静的天之环,突然绽放出恒久无上的剑意光辉。

    一名身着布衣长袍的男子,并不魁梧,反而有些消瘦,一头银发长及腰,随风飘曳,面容模糊,却令远远躲在黑暗深处之人,有种想下跪膜拜的感觉,就这样随意站在蔺无双的身前,如同一柄绝世神剑伫立于天地之间。

    “哼!”

    布衣男子一声轻哼,竟是与蔺无双相同的修罗剑意冲击扩散开来,所有的月影魔,纷纷遭到磨灭,消于虚无。

    “怎么可能竟然是圣者剑意!”

    黑暗深处传出颤抖又不敢置信的声音。

    意境越往后,越是困难,但相对应的,威力也提升的可怕,而别看帝境意境与圣境意境,只有一个境界的差别,但其实恒古以来,每一个时代,意境能够达到圣境者,根本就是一双手便能数得出来,据相传,意境一但达到了圣境,便不再有所谓的品阶之分,而如果说,帝境意境是大臣的话,圣境意境便是王、就是帝,任何一个拥有圣境意境的武者,只需要一个意志,就能灭杀一群帝境意境的武者,因为这就是差距,无法不可逾矩。

    而黑暗深处的存在,虽然拥有强大的邪念,但先别说本身分化而出的邪念便不高,就连自己,也绝对无法与圣境剑意所比较,所以无论是月影魔还是主邪念,如何阻挡得了圣者剑意抹杀。

    因此,布衣男子的一声轻哼,直接磨灭消无掉所有的月影魔,以及欲要入侵蔺无双身躯的主邪念。

    “呜“

    而且,与此同时,主邪念遭到灭杀,黑暗深处的存在,也闷哼一声,不仅仅是因为损失了众多邪念,还有主邪念的关系,更加因为,对方的圣者剑意,竟然能够借由主邪念,间接的攻击到他,直接作用在灵魂之上,令他多年来,好不容易才要恢复到巅峰状态,结果,因为布衣男子这一声轻哼,导致黑暗存在,伤到了灵魂根本,若是接下来,没有治癒灵魂的圣药,黑暗的存在,起码要数十年的光阴,才能再度恢复到巅峰。

    “可恶,怎么会这样子,不过是夺舍一名青年灵王境,其体内怎么会有圣者的意志存在,大意,我真是太大意了。”黑暗深处的存在,声音十分阴沈,也从一开始的惧怕之后,渐渐冷静了下来。

    “虽然是圣者意志,但终究不过是残魂,若是真身到来,直接灭杀我便可,何须如此麻烦,我就不相信,像刚刚那样的圣者剑意,还能够激发几次,敢伤到我的灵魂根本,我又岂能让这小子安然离开,拼着灵魂伤势加剧,我也要杀了这小子,以洩我心头之恨。”

    说完之后,凄厉的黑气魔风湧起,从黑暗深处中,不断窜出月影魔以及数头主邪念,同时,因为彼此之间的距离并不算太远,所以双方之间的距离,正在快速缩短。

    而在布衣男子现身之后,主邪念突然遭到灭杀,让蔺无双得到喘息,却也因为如此,直接倒了下来,昏厥了过去,在昏厥之前,看到了身前的布衣男子,让他感到了一股莫名的亲切感与熟悉感,也是因为如此,他相信自己已经没事了,在完全失去意识之前,轻吐了两个字。

    “师尊”

    布衣男子闻言,缓缓转过身来,望着已经晕倒了蔺无双,冷漠的神色上,出现一丝微笑,暗道:“你这小子,倒是晕的安心,但也确实安心吧,接下来,师尊会安全带你离开这里,不过,无双的**还是弱了些,无法承载我太多的力量,可是,目前也只能如此了,所幸,躲在黑暗深处的老鼠,无法离开,不然今天难以离开了。”

    不错,眼前一头银发,一身布衣的消瘦男子,正是应该早已消失的求败剑圣傲神州,当他心中暗道之后,身形化为恒古无上的光辉,湧进了倒在地面上的蔺无双。

    当光辉完全湧进蔺无双的身躯后,倒在地面上的蔺无双,缓缓站起身来,而紧闭的双眼也睁开来,而睁开的瞬间,原本应该无比黑暗的大地裂缝,彷彿遭到太阳的入侵,无限光明了起来。

    而人应该是蔺无双,但眼神却透露着不应该是蔺无双拥有的睿智与恒古,缓缓活动了身躯,挥动了手中的赤血冰蝶,没有意境之力,没有灵力伴随,可在一举一动之间,飘溢着淡淡圣韵,剑剑生花,数息之间,原本还有些不和谐的感觉,已然消失无影无踪。

    蔺无双淡淡望着自己握剑的手,道:“虽说有剑无剑,对我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差别,但像这样握着剑的感觉,多久没有过了,依然令人怀念无比,真好,能够在握剑的感觉真好,不过,无双这小子,真的很刻苦,短短将近五年,便能进步如斯,哪怕是当年的我,或许也自歎不如,来吧!让我看看你这躲在黑暗深处的老鼠,有多大的本事。”

    嗖!嗖!嗖!嗖!嗖!嗖!

    感觉到从远方不断而来的月影魔,蔺无双缓缓吐了一口气,眼神之中,除了睿智与恒古外,多了数分锐利与战意。

    不过,蔺无双并没有恋战,因为,他知道现在最需要的是离开这里,而不是大战一场,因此背后剑翅旋即一展,朝着大地裂缝的入口飞掠着。

    “哼!想离开,门都没有。”

    黑暗深处的存在,通过月影魔,自然明白蔺无双想要离开大地裂缝,因此,一声冷哼,所有的月影魔,直接穿过岩石墙壁,来到了蔺无双身前,欲要拦截。

    “邪念之刃!”

    比起对付北玄恩之时的三头月影魔,这一次,由四头月影魔融合再一起,再度形成曾让北玄恩感到绝望的邪念之刃,而这绝望,不仅仅是因为邪念之刃,更加是因为邪念之刃所散发的邪意。

    “绝望是吗?让你见识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绝望。”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