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唯我剑主 正文 第五百二十八章 意境与势的结合

正文 第五百二十八章 意境与势的结合

目录:唯我剑主| 作者:菊島書生| 类别:都市言情

    終於,走完了階梯,藺無雙與聶無痕正要與歐陽勝天告辭,返回雲樓劍閣之時,突然,遠方傳來一陣怒吼,驚動四方。

    “藺無雙,別想走,給我留下。”

    藺無雙一愣,似乎在中洲並未得罪過任何人,便轉過頭來,望向喊聲留下之人。

    “嗯?此人身上流動的藍焰與其勢,似曾相似對了,雲馬帝國的榮楚凡,難道他是雲馬帝國皇家之人?”觀其勢,藺無雙大致便明白了什麼事情了。

    喊聲留下之人,自然便是雲馬帝國的大皇子榮皇盛,其實他也是無意見看到藺無雙,因為現在結束測試與來測試之人,逐漸減少,所以,當藺無雙走到階梯下,便讓榮皇盛看見了。

    “嗯你是雲馬帝國皇家之人?”藺無雙開口說道。

    榮皇盛靠近之後,略為忌憚的看了聶無痕與歐陽勝天一眼,畢竟,雲鵬王與鬥勝刀王在中洲,也是響叮噹的青年王者,榮皇盛自然認得,不過,這一次,他找的是藺無雙,便道:“不錯,我正是雲馬帝國的大皇子榮皇盛,藺無雙,你在七國聯辦潛皇榜擊敗我十弟也就罷了,還羞辱了他,令他鬱鬱不得志,今天,若不給我雲馬帝國一個交代,休想離開。”

    “你是什麼狗東西,在這裡大呼小叫的。”

    歐陽勝天本來就因為林祁的關係,心情大不好,現在,榮皇盛又跑來面前,盛氣凌人的模樣,令一臉溫和的歐陽勝天,身上的氣質突兀變化起來,以他為中心,這一片天地彷彿成了刀的世界,連空氣都充滿著切割感,壓迫的感覺,讓四周的天才俊傑,不斷地向後退去,各個臉上更是駭然無比。

    首當其衝的榮皇盛,更是神色蒼白了起來,不自覺的往後連走了數十步,才止住身形,道:“歐陽勝天,這是我雲馬帝國與藺無雙之間的事情,希望你給我雲馬帝國一個面子,請你不要插手。”

    “雲馬帝國算什麼,連聽都沒聽過,給你三次呼吸時間,滾!”

    中洲五閣之一的神刀閣少閣主歐陽勝天,又豈會在乎遠在南雲域的雲馬帝國,絲毫不給面子的喝斥道。

    “你“

    雖然榮皇盛早猜到對方應該不會給予面子,但沒想到是這麼直接不留情面,如果他真如此退開,那麼,日後他榮皇盛如何在中洲立足。

    “榮皇盛,發生什麼事情了?”

    一道人影出聲的時候,還在遠方,當音畢之時,人已經來到了榮皇盛的身旁,而且,隨著此人的出現,一股絲毫不遜於歐陽勝天戰之刀勢的寂滅刀勢,蔓延開來,甚至,戰之刀勢都遭到寂滅刀勢分海開來,而完全充滿凌厲與壓迫,現在更是多加了枯寂。

    “歐陽勝天的勢結合了戰之刀意,而此人的勢則是結合了寂滅刀意,真不愧是中洲,這兩人皆是天王級戰力的王者,這就是為什麼我明明擁有兩大至高劍意,卻依然只是準天王級戰力的王者,而他們卻是實實在在的天王級戰力的王者。”

    藺無雙現在已經可以肯定,無論是聶無痕還是歐陽勝天,甚至現在出現背掛黑色鐮刀,黑白頭髮相間的青年,他們都是天王級戰力的王者,還是其中的佼佼者,而他自己如同是剛學會走路的嬰兒般,剛剛起步,距離他們仍有不小的距離,他們三人,任何一個都能輕易地擊敗他。

    “暗影閣的六凶之一,枯寂刀宗陀羅。”

    歐陽勝天一見來人,雙眼微瞇,凝重地說道。

    一頭黑白相間的頭髮,陀羅看了一眼歐陽勝天與聶無痕,然後目光再回到歐陽勝天的身上,森然道:“歐陽勝天剛剛是你要讓榮皇盛離開的?”

    “哼!是又如何。”

    “單憑你剛剛這句話,今日,你歐陽勝天必須得留下點東西才能離開了。”

    “哈哈,暗影閣六凶之名,確實威震中洲,但你陀羅並非你大哥擎羊,還不至於讓我懼怕,有何手段,儘管使出來吧,我歐陽勝天接下了。”本來歐陽勝天只是想替藺無雙出頭,讓他明白是真心交他這個朋友,但,現在已經欺負到他頭上了,無論是自己或是身後的神刀閣,他歐陽勝天豈能退步。

    “很好,我確實不是我大哥擎羊,但看來我陀羅也太久沒出手了,正好,最近我的刀法略有精進,剛好拿你歐陽勝天來試刀。”陀羅聲音平淡,卻使得這一片空間,產生了一股肅殺之氣,緩緩拔出身後的漆黑鐮刀,令不少人如入冰窖之中,感到無比寒冷。

    轟!

    就在兩人氣勢達到頂峰,即將出手之際,一股金光湧動的氣勢爆發開來,在這一股氣勢爆發下,眾人彷彿看見了這天蔽日的金光巨鳥,那是聶無痕,無論是雲鵬王的稱號、還是作為雲樓劍閣的大弟子,聶無痕都有著與之媲美的實力。

    “枯寂刀王陀羅,我倒是想領教你鐮刀的刀法。”

    額頭那宛如太陽般的圖紋,彷彿閃爍著金光,聶無痕一步步走了出來,大鵬金翅鳥的高貴血脈,令心志不堅者,完全不敢直視,而在他那金光擁有的氣勢下,大地四周,不斷有金色光柱噴出,極其絢麗,而陀羅的寂滅之勢,則是被狠狠逼退開來。

    “雲鵬王聶無痕,確實夠實力來領教我的鐮刀。”

    陀羅手中的漆黑鐮刀在顫動著,彷彿隨時都有可能自主斬向聶無痕的感覺,而在說話的同時,被逼退的寂滅之勢,凝聚了起來,雖然無法反攻金光之勢,卻也令金光之勢無法在寸進一步。

    而這時,榮皇盛站了出來,道:“陀羅,謝謝你,不過這一件事情還是交給我處理,我只是想教訓藺無雙那小子,和其他人無關。”榮皇盛知道陀羅身為暗影閣六大凶星之一,自身實力相當強悍,但眼前的歐陽勝天與聶無痕,卻也不是簡單的人物,想要以一敵二,是不太可能的,更何況他的目標,本來就只有藺無雙,並不想節外生枝。

    聞言,陀羅先是沈默,他自然明白榮皇盛是為了他著想,便點了點頭,順著榮皇盛的目光,看到了他口中的藺無雙,森然道:“你便是藺無雙吧,滾出來。”

    陀羅的這一聲輕喝,夾帶著他那充滿死氣的枯寂刀勢,宛如形成一把巨大的漆黑鐮刀般,無視距離,由上往下,斬向藺無雙,若是被這一把氣勢鐮刀整面斬中,莫說藺無雙,哪怕是歐陽勝天還是聶無痕,都會狼狽不已,精氣神委靡起來。

    “嗯哼!”

    藺無雙不避不閃,一步踏出,由兩大至高劍意揉合而成的白

    金色劍意,至體內猛然衝出,宛如反映著藺無雙此刻的情緒,形成一柄絕世凶劍,與充滿枯寂的無形鐮刀碰撞在一起,虛空之中,一聲聲的氣爆響起,碎石懸浮,粉碎在粉碎,直到成了粉末。

    未完待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