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唯我剑主 正文 第四百九十四章 毒血莽蜥

正文 第四百九十四章 毒血莽蜥

目录:唯我剑主| 作者:菊島書生| 类别:都市言情

    西漠洲灵王境武者们的议论,自然也被南疆洲灵王境武者们听在耳中,心中自然是不太开心,纷纷冷哼了起来,但也不辩解,因为对于蔺无双,他们大多都只听过传闻,并无到现在,见到他剑败四大域青年之王的场面,所以虽然心中不悦,却也在深处默默觉得,或许传言真大于现实。

    不过,南疆洲的灵王境武者们心中,仍希望蔺无双能破禁而入,狠狠赏西漠洲的灵王境武者们几个耳光。

    对于这些无论是来自南疆洲的灵王境武者们,还是西漠洲的灵王境武者门,他们之间的议论,蔺无双都没有听见,即便听见了也不会去在意,而他现在也是一心一意地准备破开七彩灵光。

    噗嗤!

    斩破身前的七色灵环,蔺无双眼神一瞇,猛然加速,并以剑步,穿梭数道七色灵环之中,业火长剑凝聚起白金色的剑芒,剑步加持,一剑狠狠劈在七彩灵光上。

    七彩灵光裂开一米大左右的缺口,旋即,七彩灵光开始交织,欲要将缺口补起来。

    咻!

    同一时间,蔺无双以身化为剑光,从一米左右的缺口,破禁而入。

    “什么!他竟然闯进去了。”

    显然蔺无双的表现,确实狠狠赏了西漠洲的灵王境武者们几个耳光,本来还猜测蔺无双会被七色灵环杀得片甲不留,但在下一秒,破禁而入的蔺无双,令他们一个个的脸上,都火辣辣的。

    “哈哈哈,真不愧是我们南疆洲的青年之王,不像某洲的王者,只会嘴巴讲讲,诸位,我们也尽快破禁,跟随我们青年之王的脚步。”

    看到蔺无双破禁而入,南疆洲的灵王境武者,看着西漠洲的灵王境武者们那一个个的神色,阴沈如水的模样,不知心中有多么痛快,大笑数声过后,也破禁去,留下尴尬的西漠洲灵王境武者们。

    “哼!不过是有几分实力与运气罢了,得瑟什么,就不信了,以那小子灵王初阶的实力,能在宝器岛中,得到甚么宝物。”

    望着得意的南疆洲王者们,西漠洲的王者们虽然脸上火辣辣,但嘴上仍忍不住说道着。

    刚进入到七彩灵光的内部,宝器岛的上空,顿时身形一沉,彷彿有着无形的力量要将他牵引下去,又好像是有无形的山峰压在背上,霎那之间,无论是灵力或是气血之力为之一滞。

    蔺无双努力控制着剑翅缓缓下降,直到距离地面二十米左右时,这样的情况才消失。

    降落至地面时,蔺无双转身抬头望去,原本七彩灵光如海水奔腾的地带,留有一道尚未完全癒合的裂缝,那正是蔺无双穿过七彩灵光时,一剑所斩出,顺着裂缝,看到外面的景象,扭曲模糊,显然七彩灵光乃是多番折射。

    收回目光,蔺无双开始打量着目前所在的地方。

    视线之中,群山此起彼伏,有的苍绿耸立,有的低矮无比,山峰上,泉水流窜,红红绿绿,时不时有着莺燕的美妙脆声传出,又有着绚丽的灵光与宝光冲出,彷彿蕴含着什么样的宝物,一个个绽放着属于自己的光芒。

    但因为宝器岛某种禁制的关系,所以即便展开灵翅也无法高空飞行,蔺无双就只能看到小片范围的群山,而且蔺无双还发现到一件事情,那就是灵魂力在这里,竟然也大打折扣。

    蔺无双没有过多停顿,既然没有目标,那么便直接朝着宝光、灵光之处奔去,沿途中,将气息收敛起来,莫约半个时辰,蔺无双便来到了散发灵光之处。

    这里,山石萦绕,蔺无双在山石夹缝之间,看到一株叶子为黄色,花朵为紫色的灵花,这株灵花大约比正常的手掌在小一点,而且在花茎上,流畅着奇异灵纹,看其花形以及灵纹形状,灵花犹如人体,而灵纹像是人骨,蔺无双判断,其年份,至少已达数千年,所以灵气十足,不断地向外散发实质般的灵光。

    “这株灵花应该从道艰时代过后,都极为少见的炼骨花。”

    蔺无双之所以能够认出这朵灵花的来历,这全都多亏了蔺家的藏书,而且炼骨花相当珍贵,在外面都是有价无市,还能够搭配其他灵药,进而炼制成炼骨丹,珍贵程度,还能翻上数倍。

    炼骨花这样的灵花,对于武者都相当重要,尤其是炼体武者,不但能够使得人骨犹如宝器般坚硬,还能够提升气血之力,还有,如果骨头受到难以癒合的伤害时,将炼骨花恋制成炼骨丹,服用后,不但能够在短时间内癒合,强化的效果,会比直接服用炼骨花更好,让骨头的坚硬来到了地级低品宝器程度,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旋即,蔺无双心神一动,手掌一招,炼骨花破土而出,来到了手上,端详一番后,便放进玉盒,收入空戒之中,然后便往另一处散发灵光的地点而去。

    “天阿!这宝器岛中好多的灵植。”

    “在宝器岛中的每一座山峰,几乎都有灵光、宝光冲出,这是在外界根本想都想不到的事情。”

    两名联手破禁而入的灵王境武者,面面相觑,满是喜色。

    “就是,那我们还等什么,快去采取。”

    抑制住心中的兴奋,两人连忙催动灵力,奔向距离他们最近的山峰。

    “啊!”

    在另一处地方,传出了惨叫声来。

    一片方圆十米左右的血红色稻田旁,有着一人一兽,发出惨叫声的是一名脸色苍白无血的灵王境武者,他的左手似乎被什么东西咬断,再断口处,喷洒出来的除了鲜血外,还有蓝色的液体在腐蚀着,异常的恶心,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蓝色的液体开始往完好的部位腐蚀去,使得脓液越来越多。

    在这名断臂的灵王境武者面前,是一条二十米长左右的血色巨蜥,巨蜥四肢如柱,巨口中的蓝色信子喷吐着,瞳孔中闪烁着森然之色。

    “可恨,为什么在龙血米田旁,会有一头毒血莽蜥。”此王者的神色之中,充满着绝望,毒血莽蜥乃是远古荒兽品种,毒性强烈,中毒者,若没有特定解药的话,根本必死无疑,或者能跨入皇者大能境界,修练出不死皇体,就能无视毒血莽蜥的剧毒。

    “我就算死,也要拉你一起,去死。”

    心知必死无疑了,这名灵王境武者鼓足王者灵力,做出临死反扑。

    噗!

    面对一名王者临死反扑的全力一击,毒血莽蜥庞大的兽躯不动,但蜥尾一甩,此王者连尾影

    都没看见,一声轻响,胸口遭到蜥尾尖端所洞穿,接着,蜥尾一甩,将这名王者扔至数百米外的地上,生机全无。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