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唯我剑主 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第一回合的交鋒

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第一回合的交鋒

目录:唯我剑主| 作者:菊島書生| 类别:都市言情

    紫袍人影,在眾人的目光之下,彷彿劍光一般,直斬葛青而去,這場戰鬥,藺無雙足足等了三年,為了這一戰,沒有人知道,他到底吃了多了苦頭,在生死之間,徘徊了多少次,今日,他便要做一個了結。

    與此同時,葛青也踏出了如月光軌跡的步伐,但臉上不但淡然,而是充滿著凝重,兩人雖還未交擊,但葛青明白,今日一戰,並不如先前所想的那般簡單,藺家小子,是一名勁敵,他要全力以赴。

    葛青的劍法與身法,聞名軒轅帝國青年一代,與他對戰過的人都知道,如果跟不上葛青如月光般的身法,那麼迎接而來的,便是四月如風般的劍法,猶如狂風暴雨。

    鐺!

    瞬息之間,兩人身形交錯,在那霎煞,葛青手中白玉寶劍以如電的速度,朝向藺無雙的脖子刺出,面對神鬼般的一劍,藺無雙臉上,沒有絲毫的慌張,只見他手腕一轉,業火竟以不可思議的角度,出現在白玉寶劍的軌跡上,旋即,只聞兵器交擊之聲響,隨後,爆發漫天火星。

    葛青快速沖擊的身形停止,轉過身來,便看到藺無雙那冷峻又淡漠的神情,頓時,心中大感不爽,因為那神情,似乎是在跟他,這樣的攻勢,完全不行。

    旋即,只見藺無雙微微提起手中業火,劍步疾馳,鬼魅般的來到葛青身後,一個旋身,業火朝著葛青腰斬而去,夾帶起一股肅殺之意。

    感受到身後,逼迫而來的劍壓,葛青眉頭緊皺,沒想到藺無雙這身法,比他想像中還要詭譎,但容不得他思考,手中白玉寶劍暴擊而出,其劍身,不偏不倚擋住了業火劍尖的橫斬,鐺的清響脆聲,但兩著相接,葛青卻想不到,藺無雙的劍壓如此強大,使得他的白玉寶劍,被壓成一個極為可怕的弧度。

    不過,葛青的反應也不慢,腳尖隨即在地面一,月蹤步施展而開,身形向後疾走,並且順著藺無雙的強大劍壓,借力一彈,來到了半空之中,然後,便看到葛青右手捏出劍訣,左手持白玉寶劍負後,眾人便看到,白玉寶劍震盪了起來,在葛青的上方,靈力化形出一個巨大月牙。

    “大師兄即將要施展的,難道是本門的無上功法,幽月劍典?”

    “我原本只是略有聽過,沒想到門主真將幽月劍典傳授給大師兄了。”

    “看來大師兄也想速戰速決,這藺無雙沒有希望了,本門的幽月劍典,可是名動帝國的。”

    當葛青上方化形出一個巨大月牙之時,眾藍月門弟子,便開始驚呼了起來,一個個開始竊竊私語,三三兩兩的討論起來,顯然都明白,此時的葛青,正在施展什麼樣的武學,而十大長老們也頭,本門的至高密典可是威震帝國。

    哪怕藍鳳凰也心中暗自讚賞,足見,葛青無論對戰應變,以及施展武學的時機,都掌握得恰到好處,雖然幽月劍典其掌握程度,不算太高,但畢竟可是地級低品的功法。

    “藍月門的至高密典,幽月劍典嗎?真不愧是下一任門主之選,但武學的運用,可不是越高級越好。”心中暗道的藺無雙,望著即將傾瀉而來的劍招,雙手緩緩握緊業火,拉至身後,腳踩弓步,天之劍訣一百零八周天默默運轉而起。

    躍至高空的葛青,俯視著成反擊姿態的藺無雙,心中頓時不悅,加大靈力輸出,上巨大月牙瞬間成形,右手探出,指向藺無雙,冷聲道:“能夠親嘗本門的幽月劍典,藺無雙你也算是敗的不冤了,玄級高品劍招,劍舞月!”

    話音一落,巨大的月牙,靈力反哺葛青之身,其力盡數灌入右手劍指之中,接著,只見葛青右手劍指,開始噴發劍氣,霎那之間,形成一大片鋒利的月牙劍氣,狠狠的向藺無雙。

    藺無雙不避不閃,眼睛一瞇,雙手持劍,由後往前,由下往上,斜斬而上,輕聲道:“武技不是品階越高越好,看我用玄級低品劍招,來一破你的劍舞月。”

    斬擊而出粗大劍光,朝著葛青而去,藺無雙的劍光一接觸到葛青月牙劍氣,立即破碎,葛青一見,旋即冷笑,道:“藺無雙你是技窮了嗎?用這麼簡單的劍招來對抗,真是什麼!”

    “出神入化,一劍化三百。”藺無雙冷峻開口道。

    葛青話還沒完,臉色充滿著不敢相信,因為遭到月牙劍氣斬碎的劍光,竟然分裂出數百道劍光,並且還滅掉一大片的月牙劍氣,而且還有一百多道劍光,朝著葛青激射去。

    “可惡,休想逞兇,劍舞月。”

    怒喝一聲,葛青右手劍指再次探出,面對噴發而來的劍光,葛青劍指不斷擊出月牙劍氣,要是有心人便會發現,葛青上方的巨大月牙,當葛青劍指擊出越多月牙劍氣,巨大月牙便越發透明。

    伏!

    當葛青將藺無雙的劍光消耗殆盡,自身的月牙劍氣也蕩然無存,旋即,葛青的身形,也降落至地面,只是臉色上,有些鐵青,他怎麼能不看出,剛剛藺無雙不過是用玄級低品的劍招,但竟然破掉幽月劍典中的玄級高品劍招劍舞月,第一次交鋒,孰高孰低,立即分曉。

    “好可怕的藺家少年,居然將玄級低品劍招,練至出神入化的境界,這樣的掌握,我自認不及。”拓拔苦雖然與少年第二次見面,但卻是第一次看到他出手,短短的數招,已能瞧出,擊殺毒老五、追殺黑幕王這等戰績,絕非運氣。

    “父親,藺無雙他,果真如你所那般,修為不只是靈宗巔峰境,而且他進化了,若是我與他對戰,只怕撐不過十招。”軒轅康吞了吞口水,對軒轅瑋宗道。

    “沒錯,藺無雙這少年,比起他父親,有過之而無不如。”軒轅瑋宗輕聲回道。

    “第一回合的交手,大師兄居然處於下風。”

    無數藍月門的弟子們,簡直目瞪口呆,不敢置信,在他們心目中,猶如天神般的青年才俊,下一任的門主,難道會輸掉這一場比武嗎?

    葉雲等十大長老,則是略顯平靜,雖然也不得不吃驚於藺無雙的表現,但作為下一任門主的葛青,怎麼可能會敗給一個野路子出身的藺無雙,要是真如此便敗了,那也太小看藍月門的培養,太小看門主的指導了。

    壟罩在藍袍之中的倪老,開口笑道:“好個藺家少年,剛剛這小子明明可以展開更兇猛的攻勢,偏偏只是單單以品階較低的招式,來破掉葛青更高階的招式,而且竟也不追擊,看來也是一個心高氣傲的少年,他應該是想將葛青內心的驕傲,狠狠的打碎。”

    “嗯,沒錯。”身為皇者大能的瞻台君杰,自然看得更清楚,第一回合的交手,藺無雙完全是遊刃有餘,三年的時間,真能讓一個人進步這麼多嗎?真是可怕,兩個父子都一樣。

    未完待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