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唯我剑主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七章此子不簡單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七章此子不簡單

目录:唯我剑主| 作者:菊島書生| 类别:都市言情

    天空的太陽,緩緩往西邊移動,時間很快的來到下午時分,陽光不再耀眼,反而非常溫暖,瀰漫著整個穿雲山脈。

    就在這一刻,雪白的階梯,傳出了輕微的腳步聲響,這聲音,令整個演武廣場的氣氛,產生了變化,所有藍月門的長老與眾帝子們,不約而同的往雪白階梯處看去,腳步聲是越來越響,越來越近,此時,端坐於演武廣場正中央的葛青,也睜開了雙眼,望向同一個方向。

    旋即,雪白階梯的終,出現一道深色紫袍的挺拔堅毅身影,緩緩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葛青也站起身來,左手持劍負後,在近千名弟子、數十位王者、數位皇者以及葛青的注視下,這道深色紫袍的人影來到了距離葛青十步的距離停下。

    藺無雙原本一臉冷峻,望著葛青,微笑開口道:“藺家,藺無雙,前來赴三年約戰。”

    簡單又直接的話,整原本平靜的演武廣場以及藍月門眾弟子們,有些動盪,不平靜了起來,畢竟,幾乎所有藍月門的弟子,都知道大師兄葛青與他的三年約戰,如今,一見真貌,便不少弟子開始竊竊私語,評價著藺無雙。

    “這就是藺無雙?好年輕,有沒有十八歲?”

    “長的挺俊俏,就不知道有沒有與之比肩的實力?”

    “我看也沒什麼了不起,小小年紀,居然也敢挑戰大師兄,簡直自取其辱。”

    “不如,我們來賭賭看,看這藺無雙能在大師兄劍下撐過幾招,我猜二十招?”

    “哈哈,二十招?你會不會太高看那藺無雙了,大師兄可是上一屆潛皇榜第十的存在,我猜十五招。”

    諸多類似的話,太多太多了,畢竟,藺無雙看起來是那麼的年輕,而且藍月門絕大多數的弟子,都聽過,藺家小子還曾有三年修練空白過,而自家大師兄葛青,可是軒轅帝國青年一代鼎鼎有名的人物,上一屆潛皇榜第十、同時被評比為地級人傑、尊稱月劍宗等等,無數榮光加持於身的俊傑,怎麼可能會輸給藺家小子。

    藍月門眾弟子們,對於藺無雙的第一眼評價,幾乎可以是一文不值。

    然後藍月門的十大長老們卻有著不同看法,其一,來到了藍月門,面對眾千弟子整齊畫一的氣勢,卻依然保持著瀟灑與從容,單單這份沉穩,就足以明此子的不簡單,其二,雖藺無雙未運轉靈力,但十大長老們,可都是靈王境強者,明顯感覺出,藺無雙的修為,至少是靈宗高階境,甚至是靈宗巔峰境。

    十大長老們的心中想法,皆大致相同,此子定然不簡單。

    “文心,這名少年就是幫助你得到九天雷獸、以及斬殺洛子齊解救你的藺無雙?”白雲堅望著藺無雙,傳音給白文心問道。

    “是的父親,若不是他,我定然得不到九天雷獸,而且肯定會遭受洛子齊的汙辱。”完,白文心順手摸了摸身旁的靈獸,原來這一頭幼小靈獸,便是當初得到的那一顆九天雷獸的獸卵,如今已經孵化出來,已是一頭玄階九星的靈獸。

    “看來我白家,還欠他一份人情,呵呵。”

    白雲堅心中暗自決定,若是藍月門有作出過激行為,哪怕得罪了藍鳳凰這名皇者大能,也在所不惜,而銅鑼城主米良建也是如此,先不米婷婷,此子,便值得他如此。

    “怪不得我家詩妍如此掛念,此子當真人中龍鳳,單單是這份沉穩,軒轅帝國絕大多數的青年才俊,就比不上了。”智魔皇白無垢,故意打趣的道。

    “師尊,可別為老不尊啊!我是對他有好感,只不過還未昇華到男女之間的感情,之後便順其自然吧!”卓詩妍真不愧軒轅帝國有名的魔女,出的話,敢愛敢恨,有好感便明,沒有絲毫的扭捏。

    陽烈看著藺無雙,對著藺靜芝,道:“丫頭,你這族弟不簡單,完全不像歷經過三年修練空白,你在三年前的族會大比上,還輸給了他是吧!我只能不冤,如果今天,藍月門的小子,不謹慎對待的話,只怕會陰溝裡翻船。”

    藺靜芝倒是有些驚訝於自己的三師尊,對於藺無雙有如此高的評價,要知道,陽烈雖然看起來豪爽,但其實乃是相當傲氣之人,若是不入他眼的話,連話都懶得。

    便問道:“三師尊,我知道無雙是不錯,但真有你的那麼好嗎?他今天要面對的,可是上一屆潛皇榜第十的葛青,能夠鬥的旗鼓相當就不錯了吧?”

    陽烈神秘一笑,回道:“你這族弟挺神秘的,居然連我這皇者都看不穿其真正修為,但我的直覺如果沒錯的話,你這族弟已經遠遠超越你,乃是靈宗巔峰境修為,你三年前還是靈兵高階對吧,此子當真可怕,呵呵。”

    聞言,藺靜芝心中充滿駭然,暗道:“無雙他居然這麼可怕,我還以為他的修為多與我相仿,是靈宗高階,沒想到已經是靈宗巔峰境了,雙弟,你這三年,究竟是經歷些什麼了。”

    軒轅瑋宗望著藺無雙,拍了拍一旁軒轅康,笑道:“康兒,你要加油了,雖然為父不是很清楚,但藺無雙,定然有非常恐怖的進步,少也是靈宗巔峰境,而是還是非常穩固的修為,你再不加油的話,未來,可能連他的影子都看不到了。”

    軒轅康則是默然的頭,緊盯著藺無雙,父親這麼定然有他的道理,只是心中實在不太敢相信,這才多少時間,當初離去之時,才靈宗初階,現在卻已經是靈宗巔峰了,還與他這種剛突破的不同,好可怕的少年。

    五大家族的座席中,倪老開口問道:“拓拔苦,此子是否就是當日擊殺毒老五,追殺黑幕王的少年?”

    拓拔苦嘆道:“沒錯,就是他了,果真是英雄出少年。”此話一出,就連玉天玄、童衍衡也忍不住頭,童衍衡心中還想著,美瑤一切對此子的讚賞,果真不假。

    要在場誰最矛盾的話,就屬瞻台君杰,雖當年退婚,並無他的主意,但其實在他心中深處,也是認可這樣的做法,但現在看著藺無雙,令他這名皇者大能的臉色,實在是十分複雜,現今,藺無雙所表現出的沉穩、定力,讓他大感訝異,但現在,無論些什麼,都於事無補,一切都只能靜待此戰完結之後,再了。

    藍鳳凰臉上有些陰沉,看著藺無雙,沒有轉頭,道:“葉雲,這就是你口中的藺家廢物?你可知道這廢物,連我都看不透他的修為,但估計,至少也是靈宗巔峰境,與葛青並無兩樣。”

    葉雲此時心中也有些不敢相信,雖然他不是皇者大能,

    但也是王者巔峰境的強者,而藍鳳凰的問話,令他回神過來,冷汗直流,回道:“門主,我想此子定然是用了什麼速成的丹藥,而且就算與青兒相同,但戰力肯定是天差地遠的,葛青,不會讓我們藍月門失望的。”

    “我也希望如此。”藍鳳凰淡然的道。

    未完待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