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唯我剑主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一章紫玄城的驕傲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一章紫玄城的驕傲

目录:唯我剑主| 作者:菊島書生| 类别:都市言情

    ♂

    但是,現在拓拔苦不斷說出的震撼消息,讓貴為皇者大能的瞻台君杰久久無法平靜下來,理智告訴他,那是不可能的,但心中的某個聲音,卻一直說,這一切是真的,在回想先前在菊苑會見藺陽天,他那對於自家兒子盲目的驕傲與自信,在這一刻,瞻台君杰信了。

    軒轅商不愧是一國之君,率先回過神了,道:“如此說來,這藺家還真是一門雙傑,當真是虎父無犬子,若不是老祖宗曾說過,藺家雖曾是七大古家族之一,但並不需要去堤防,因為藺家的目標,始終是讓藺家重回七大古家族之中,所以任由藺家發展即可,對於帝國,並不會有任何危難,否則的話,先有藺家有清風劍皇藺陽天強勢崛起,後有藺無雙此等後起之秀,朕豈能安心。”

    童美瑤的父親,童家之主童衍衡也開口道:“我曾聽聞小女美瑤說起此子過,藍星城的宗境擂台賽陛下與諸位都聽說過吧!此子便是新一任的百連勝強者,莫說藍星城官方所安排的車輪戰失敗,挑戰此子而失敗的,還有雲馬帝國負岳門的二弟子夏侯軍平、同是雲馬帝國幻星宗的廉典羽,這兩人都是雲馬帝國青年一代的領軍人物之一,當然,連小女也敗在此子的劍下,按照小女對此子的評價,劍道天賦,千年一見。”

    此番話一出,令在場眾人心中再起波濤,童衍衡之女童美瑤大家是知道的,軒轅商還曾想再童美瑤與無垢魔宗的卓詩妍之間,挑一個做為太子妃,只不過兩女皆無意,童美瑤甚至為了怕童衍衡為難,遠赴雪見門拜師學藝,但童美瑤卻不知道軒轅皇家與五大家族之間的關係,所以倒是讓童衍橫有些哭笑不得,畢竟,軒轅皇家是不可能逼迫他們五大家族的。

    而雲馬帝國距離軒轅帝國也不算太遠,廉典羽和夏侯軍平也是小有名氣的青年高手,尤其是廉典羽,在軒轅帝國的俊傑中,能擊敗他的,不超過五指之數,沒想到居然都被藺無雙所擊敗,而且藍星城的宗境擂台賽眾人是知道的,車輪戰的陣容之強大,可不像過去,沒想到還是被藺無雙完成了百連勝。

    一直沈默的倪家之主,微微抬起頭來,朝著瞻台君杰,道:“君杰,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們瞻台家與藺家似乎有婚約,就是明月那丫頭與清風劍皇之子,對吧?”

    被點名的瞻台君杰一怔,旋即苦笑,恭敬回道:“倪老說得不錯,只不過那婚約被文彬那小子,和藍月門的葉雲大長老,兩人在三年前,趁我閉關之際,擅作主張前去紫玄城退掉了,想必大家都聽說過了,再過幾天,藺無雙便要與藍月門的第一弟子葛青一戰,那便是退婚所惹出的風波。“

    聞言,眾人為之竊笑,哪怕是軒轅商也是如此,因為至少目前聽來,清風劍皇之子藺無雙何其優秀,無論是個人或是背後的藺家,完完全全夠資格成為瞻台家的女婿,可,如今卻被瞻台文彬那小子夥同葉雲去退婚,也難怪人家一怒,定下那三年約戰。

    此時,玉家之主玉天玄開口,道:”不過君杰,雖然我不知道為何文彬要和葉雲一同去退婚,但這藺無雙現在聽起來非常優秀,至少帝國前十俊傑都不成問題,而想必你肯定在出關之後,定然要去藺家解釋,應該早就不成問題了吧!而且剛剛聽聞一些藺無雙的事跡,怎麼感覺你比我們還要吃驚?“

    玉天玄話一出,眾人旋即望向瞻台君杰,只見瞻台君杰一手揉著額頭,一臉苦澀,嘆道:”唉,陛下、諸位有所不知,文斌之所以答應葉雲前去藺家退婚,是因為藺無雙在三年前根本無法修練,或者這麼說,原本在三年前藺無雙可以說是整個紫玄城、藺陽天的驕傲,其修練天賦之高別說軒轅帝國,哪怕放眼整個南疆洲,甚至聖創世界都算是極為罕見。“

    這一聽,別說皇帝軒轅商,哪怕是被稱為倪老的倪家之主,都聽出了興趣。

    瞻台君杰微微搖頭,也不再賣關子,既然都要說了,便一次說清楚,再道:”我知道你們極難相信,甚至在你們心中應該都認為,帝國百年來最為傑出的青年,應該是陛下的九皇子,擁有刀靈體的軒轅塵,但由於我們與藺家也算是這百年來的世交,所以對於從小便與明月指腹為婚得藺無雙,我是極為得清楚,藺無雙比起九皇子軒轅塵來,其實絲毫不差。“

    ”藺無雙,四歲練劍、十歲便命宮聚靈成功,成就靈兵境。“

    本來就對於瞻台君杰拿藺無雙與軒轅塵比較,就有些不開心的軒轅商,一聽到這裡,便忍不住開口道:”四歲練劍、十歲命宮現、聚靈成,雖屬罕見,但藺無雙也沒如君杰你所說的那般誇大,塵兒身為刀靈體,一出生,刀就從未離身過,而且也是在十歲成就靈兵境。“

    對於軒轅商變相保護軒轅塵的說法,瞻台君杰笑了笑,道:”陛下,且聽我繼續說,藺無雙十歲成靈兵境後,修為竟然開始突飛猛進,短短一年的時間,在十一歲之時,已達到了靈師境巔峰。“

    嘶!

    一聽到這裡,眾人無法倒吸一口氣,哪怕軒轅商也是如此,可能唯有倪家之主倪老,稍稍冷靜一些,但寬大的藍袍中,那微微緊握的雙拳,也出賣了倪老。

    望著眾人的反應,瞻台君杰沒有任何取笑的意思,要知道他當初聽聞這消息,所產生的反應,相較現在的眾人,也沒好到哪裡去。

    等待眾人大概消化好了,瞻台君杰繼續道:”當年的藺無雙,是何等的意氣風發,藺陽天更是驕傲不已,當父母的,誰不希望青出於藍更勝於藍,而且藺無雙還打破了藺家始祖,藺元真邁入靈師境的紀錄,可誰能想得到,好景不常,在十二歲那一年,藺無雙一身的靈力,竟然從靈師境巔峰,一路跌到了靈兵境高階,而且後來,整整三年,無論如何的苦修,修為就是無法寸進,始終停留在靈兵境高階。“

    瞻台君杰很平常的在訴說,但眾人卻如同聽故事般的精彩,這過程,可以說是高潮迭起,原本意氣風發的少年天才,甚至只要未來不出意外的話,極有可能帶領藺家重回巔峰,但卻在一夜之間,跌落神壇,不勝唏噓。

    突然,籠罩在寬大藍袍之中的倪老,開口道:”等等,所以君杰你說那藺無雙直到三年前,修為一直停留在靈兵境高階?“...

    未完待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