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唯我剑主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七章再現天無語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七章再現天無語

目录:唯我剑主| 作者:菊島書生| 类别:都市言情

    ♂

    望著藺無雙的動作,暗長老眉頭緊皺,身後的暗黑靈翼揮動起來,毒老五絕對不能死,一但死亡,自己是不是藺無雙的對手還不知道,甚至無法再牽制,唯有兩人聯手,才有勝算。

    蓬...蓬...蓬...

    心中打定主意,暗長老揮舞手中雙鐵鉤,朝著藺無雙發動撲天蓋地的攻勢。

    藺無雙雖然沒有靈王特徵的靈翼,無法懸浮,但劍步神鬼難測,轉眼之間已經逼近了毒老五,但暗長老撲天蓋地的鉤芒也強襲而來,就在此時,藺無雙一個劍步旋身,業火劍反握,反身回斬,堪稱『劍傲天獄逆斬』。

    轟...轟...轟...

    地級低品巔峰劍招果然強悍,撲天蓋地的鉤芒,瞬間粉碎殆盡,逆斬的劍傲天獄,其威能竟還強上原本的劍傲天獄數分,可以說是藺無雙的神來一筆,其巨大劍芒狠狠的盪飛暗長老手中鐵鉤,炸出漫天火星,劍芒順勢直撲暗長老。

    “可惡,他的目標既然是我。”暗長老顧不得藺無雙的狡詐,只得雙掌迎上。

    砰!

    藺無雙的劍傲天獄逆斬雖強,但因先粉碎了暗長老的萬千鉤芒,在盪飛暗長老手中的雙鉤,威力已減,只不過,暗長老雙鉤雖強,兵器卻失,只能雙掌迎上,便硬生生被劍芒擊中,倒飛數百公尺,口吐殷紅。

    可藺無雙竟也被暗長老的雙掌打飛,可在下一刻,藺無雙卻順著震飛餘勁,踏出劍步,宛如流星,竟只距離毒老五的十米之遙。

    “混蛋,這小子的目標始終是毒老五,剛剛與我交手不過是掩飾其目標,製造迷霧,也讓毒老五在那瞬間麻痺大意。”暗長老心中是又驚又怒,完全驚恐於藺無雙的作戰能力,完全不像一個未滿二十歲的小子,這樣的作戰能力,已經不是用經驗所能累積的,而是天賦能力,在霎那之間,衍生出諸多作戰計畫,可怕。

    暗長老背後暗黑靈翼一震,瞬間止住身形,並且牽引雙鉤,直接朝著藺無雙的背後轟去,怒嘯一聲,道:“你若殺了毒老五,我也要讓你陪葬,我倒要看你怎麼選擇。“

    含怒一擊之下,暗長老相信,若藺無雙真不敢閃躲,硬是要擊殺毒老五的話,定然也會重傷垂死。

    然而藺無雙卻對暗長老這一擊,雙眼冷峻,不聞不問、不避不閃,劍步疾步如流星,十步的距離,不到一息的時間,轉瞬來到,只見手中業火劍抖動著,九天十地唯我獨尊的駭人劍意,盡數貫注於其中,一股熾烈,灰中帶金的劍芒噴吐著。

    “天地無聲,萬籟寂滅,是謂『天無語』。”

    闊別許久,為求完美擊殺毒老五,藺無雙解開封印,令天之劍式再現,在毒老五的眼中,最後的畫面,只是灰中帶金的劍光一閃而過,暗長老雙眼充滿著驚駭,毒老五不只是無法反應,甚至沒有感知到劍光的情況下,整個人被天無語劈成兩半,一道紅線,從眉心處上一直延伸到胯間,最後綻放出猶如漫天櫻花般的血雨,直到死,毒老五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死亡,甚至思維中,他還在想著怎麼擋住藺無雙,但靈力始終無法調動,結果,背後毒翼渙散,便失去意識,重重的摔落地面上,毒老五成了第一個死在藺無雙劍下的王者。

    轟!

    就在擊殺毒老五的瞬間,暗長老的雙鉤也強力襲來,不過藺無雙還來得及轉身,這也是他為什麼要解封施展天無語的關係,但也只來得及舉起左手硬擋,正面挨了鐵鉤重擊,擊中之時,藺無雙的左手閃過淡淡微光。

    被鐵鉤重擊,藺無雙身形也倒滑數百公尺之遠,口噴鮮血,左手骨盡斷,止住身形後,冷冷望著暗長老。

    暗長老召回雙鉤,心中仍駭然於藺無雙剛剛那一記劍招,並且沒想到藺無雙居然還來得及舉起左手格擋,而且看上去,只是左骨盡斷而已,其肉體竟然如此強悍。

    藺無雙之所以敢用手去格擋暗長老的強力鉤擊,是因為除了不死皇體有保護作用外,還有一點,便是藺無雙已經將驅體,完全轉化王者之驅,有此憑仗。

    暗長老穩住心神,神色猙獰,惡狠狠的道:“你已經廢去一條左手了,還能剩下多少成戰力,而且剛剛還使用如此強悍的劍招,七成?還是五成?殺了毒老五,我要你陪葬去,這就是你自己作死的決定。”

    “毒老五?我還道是誰能有如此精深的毒功,原來是惡名昭彰的五毒宗毒老五,沒想到竟然讓他踏入了王者境,可惜,未被人稱呼為『五毒王』便殞落在我劍下,那我也算是替天行道,他這一生修練,為了一身毒功,不知道荼毒了多少人,那麼不知你又是何人?”在藺無雙看來,此人與毒老五相當熟悉,想來也是一名頗有名氣的王者。

    而在暗長老眼中,眼前的藺無雙已經是一名死人了,所以便毫無顧忌,道:“說給你聽又有何妨,我名暗雨,人稱『暗幕王』,計好了,免得下了陰曹地府,閻王問起來,你還不知道自己是何人所殺。”

    “黑幕王暗雨?很好,其戰力應該是在人王中級左右,人王初級戰力對我來說已經不夠看了,毒老五已死在我劍下,接下來也該輪黑幕王你了。”

    “哼,小子你未免也太大言不慚了,若是全盛時期的你,或許真有機會將我斬殺,但現在的你,我隨手便能滅掉你,『二鉤困月』。”暗雨深怕陰溝裡翻船,話音一落,便全力出擊,手中鐵鉤已經出招,一出手便是連環招式中的第二式。

    鋪天蓋地的鐵鉤漫影,層層疊疊,一鉤接著一鉤,絲毫不想給藺無雙任何機會。

    藺無雙的嘴角還有流著血絲,並沒有閃躲,左手已廢,似乎也影響他閃躲的動作,單手舉劍,橫切、斜劈、直刺,不斷斬開困殺封鎖而來的鐵鉤靈芒,給暗雨的感覺便是,猶如在驚濤駭浪的小船一樣,隨時都可能翻船,葬身大海之中。

    暗雨沒有絲毫的懷疑,一邊施展招式、一邊心中暗暗鬆了一口氣,看來藺無雙真的處於強弩之末了,左手確實受到了重創,就不知道左手重創的程度,對藺無雙來說有多深。

    漫天鉤影的數量越來越多,而且軌跡變化多端,無奈何藺無雙的基本劍技,太過於強大與扎實,簡簡單單的切、劈、刺、擊,挑、斬等等,竟被藺無雙使得出神入化,沒有一絲破綻,任鉤影如何千變萬化,根本難以近身,更別說帶來傷害。

    ”哼,我倒要看看你能堅持多久,『三鉤碎日』。“

    暗雨再也忍耐不住,雖說二鉤困月並沒有完全困殺著藺無雙,但他人也還身在其中,便冷哼一聲過後,雙手高舉雙鐵鉤,頓時靈力化形,出現出百丈暗黑巨鉤,其聲勢,足以毀天滅地,在下一刻,朝著藺無雙轟去,就連暗雨先前的二鉤困月所營造出漫天鉤影,也遭到這巨鉤所毀,這就是暗雨的連續武學,連第二式都已經煙滅...

    未完待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