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唯我剑主 正文 第兩百六十九章戰平王者

正文 第兩百六十九章戰平王者

目录:唯我剑主| 作者:菊島書生| 类别:都市言情

    ♂

    踏起劍步的藺無雙,雙手緊握業火,心境進入如同井中月的狀態,一股若有似無的劍勢瀰漫而出,冷峻道:〝劍隨雷行不過是削弱陰鬼咒的前菜,接下來讓你嘗一嘗這一劍,『葬空劍』!〞

    一劍劃出,虛無劍刃壟罩住獨眼鬼頭與鬼火睛王,下一刻,在其身後炸裂出恐怖又深邃的黑洞,所在的虛空,毫無規則的產生強大吸力,將獨眼鬼頭與鬼火睛王捲進黑洞之中...。

    不到一息的時間,忽然...砰的一聲,同一時間,暴怒的聲音也傳出:〝混蛋,竟然是空間奧義劍招?怎麼可能。〞

    鬼火睛王所在的黑洞炸裂開來,而他也從中逃遁出來,身上的衣袍破碎不已,身上有著或大或小的劍傷,轉頭望向另一處黑洞,也炸裂開來,這令鬼火睛王表情相當難看,他的陰鬼咒是數百年前焰心門一位皇者大能所創,在他修成王者境後,竟意外與此招產生共鳴,進而領悟到了陰之奧義,雖然火侯只有三成,但要知道他的陰之奧義是晉升靈王境後才領悟到的,已經算是不容易的了,如果能讓火侯到七成的話,那麼現在的他將會是擁有人王高級戰力的王者。

    但是,他沒想到自己引以為傲的祕技,居然被不到二十歲的少年擋下了,先是以雷之奧義的劍招削弱其威能,再用空間奧義劍招,破其招、傷其身,而且對方的空間奧義劍招起碼有七到八成火侯,威能比的上自己的三成火侯祕技了,能在靈宗境便領悟到至高修羅意境、空間奧義,還有多種奧義,這種天才,現在想想,都令鬼火睛王感到可怕。

    〝真不愧是王者境,劍隨雷行削弱其招,在祭出葬空劍,本以為能重創對方,但終究是王者,先天性的靈力與王驅就差了不少了,怪不得總說一晉升王者,猶如一步登天,哪怕在宗境走的再遠,終究只能勘比普通的王者而已。〞此時,若是讓其他人知道藺無雙心中的想法,定然會吐血三升。

    王者,那是一步登天的境界,宗境宗師境,那是生命本質的昇華,別說與王者戰鬥了,能夠抗衡不落敗已是一種奇蹟,這樣的戰力,在整個聖創世界,都是鳳毛麟角的存在。

    〝斬!〞不過現在都不是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劍步施展,藺無雙整個人如同一柄利劍,刺破九天,帶著凜冽的劍勢,殺向鬼火睛王。

    鐺!

    鬼火睛王急忙回神過來,施展陰鬼咒的他,狀態整個快速下滑,背後靈翼揮動著,讓自己的身形狼狽倒退,右手探出,勉強擋住了攻勢。

    但,劍步的玄妙豈會是鬼火睛王能明白,藺無雙身形轉折,以身為劍,瞬間速度竟然比背有靈翼的鬼火睛王還要快,出現在其身後,接著,施展出玄級高品劍法風劍走無形,威能加倍的颶風劍芒,朝著鬼火睛王的後背重重揮砍。

    〝可惡,這是什麼鬼身法。〞鬼火睛王從未見過如此凌厲的身法,以身為劍,然後令劍威加倍,簡直就是天馬行空、匪夷所思,這讓他的背脊都冒起了冷汗。

    什麼劍客最可怕?擁有無限想像的劍客,然後能將想像化為現實,這就是最可怕的劍客。

    〝想斬我?你作夢,喝!〞既然閃之不及、擋之不及,鬼火睛王暴怒一聲,迫不得已,王者境靈力高速運轉起來,頓時,身上出現一套鎧甲,並且爆發出一圈圈的光罩。

    鐺的一聲,爆出漫天火花,鬼火睛王勉強擋住了藺無雙這劍威加倍的一斬。

    〝玄級高品鎧甲,果不其然!〞藺無雙眼睛一瞇,再斬出一劍,這次是速度最快,擁有雷之奧義的劍隨雷行,在鎧甲的光圈上,留下一道一閃而過的劍痕。

    鎧甲上的光罩未碎,卻隱隱布滿裂痕,加上雷電之力不斷侵略著鎧甲上的光罩力量,這讓鬼火睛王相當吃驚,連忙揮動靈翼,身形狼狽爆退。

    〝可惡啊!陰鬼咒,殺。〞鬼火睛王顧不得使用祕技會帶來負擔,在拉開距離之後,雙手再度結印,獨眼鬼頭再現,打出一片片的黑幕,只不過威能已不復先前。

    〝指發天之劍氣。〞

    藺無雙催動劍步,流轉圓滑,以身為劍,遊走獨眼鬼頭之中,不斷以指擊出劍氣,天之劍氣還蘊含一絲雷之奧義,除了打擊在獨眼鬼頭之上外,還見縫插針,打在鬼火睛王的身上。

    其實,認真說起來,擁有人王初級到中級戰力的鬼火睛王,比起是宗境無敵強者的藺無雙,戰力還要強上一籌,無奈,陰之奧義遭到雷之奧義所剋,而藺無雙還擁有空間奧義的葬空劍、以及底牌劍招天之劍式,最重要的一點,藺無雙的戰鬥技巧實在太過於強悍了,劍步更是關鍵,因為劍步讓鬼火睛王的靈翼優勢,近乎全無,簡直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以身為劍,東馳一步、西邁一步,劍步讓藺無雙猶如天馬行空、羚羊掛角,無跡可尋,一劍又一劍,讓鬼火睛王連連爆退,冷汗直流。

    〝不行,此子的步伐,根本匪夷所思,在繼續戰下去,我不見得能夠討好,而且他身上定然還有補足靈力的丹藥,今天這個臉,算是丟光了,可惡。〞鬼火睛王的理智還在,不斷施展陰鬼咒的他,狀態已不足五成了,他也很清楚,丟臉是一定的了,但在繼續戰下去,只會更加丟臉而已,所以哪怕心中再憤怒,現在只能先撤退了。

    既然想開了,鬼火睛王便不再糾纏了,靈翼一震,飛至百公尺之外,沉聲道:〝臭小子,今天我鬼火睛王便饒了你一命,他日再見,你的性命必取。〞

    落下狠話後,背後靈翼揮動,靈力一捲,抓住樂兮炎後,便飛至高空,幾次呼吸之後,鬼火睛王與樂兮炎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呼...〞

    待鬼火睛王離開之後,將業火插在地上,藺無雙自己則是跌坐在地面之上,開始大口大口喘氣起來,這算是他第一次正式的與靈王境舞者交手,心中說不緊張當然是假的,不過更多的是興奮,一種竭盡全力、超越自我的感覺,讓他非常的暢快,因為對他來說,在軒轅帝國境內,靈宗竟這層次能提的起興趣交手,也沒剩下幾個。

    望著鬼火睛王離去的方向,坐在地面上的藺無雙淡笑了起來,心中暗道:〝此番與鬼火睛王交手,,實在受益良多,對於現在雖是靈宗巔峰境,但其戰力在什麼樣的位置,也有了清晰的認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