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唯我剑主 正文 第兩百四十六章鑄器劍王金子陵

正文 第兩百四十六章鑄器劍王金子陵

目录:唯我剑主| 作者:菊島書生| 类别:都市言情

    ♂

    藺無雙的劍步雖快,卻也快不上已經能靈力化翼的王者,被追擊之人已來到群星湖支流上,望了一眼準備逃竄的藺無雙,想也不想,隨手揮出一掌,只為了清掃眼前的障礙物。

    沒錯,對他來說,藺無雙就只是障礙物而已。

    轟!

    浩瀚的掌勁,掀起湖面數百米高的巨浪,推開一切,任何阻擋在前面的東西,都被這一掌,盡數湮滅,周邊虛空也如同鏡子般碎裂開來。

    望著來襲的巨掌,藺無雙也只能心中暗叫倒楣,連忙抽出業火長劍,使出最新領悟的劍招,劍隨雷行,不為其他,只是單純因為此劍招蘊含雷之奧義,所以劍速最快,一劍切了過去。

    噗哧!

    劍隨雷行是快、是利害,但藺無雙與此人之間的實力差距,太過於巨大,也幸好來人只是隨手一掌,不然若是發出擁有奧義的武學,便是十個藺無雙,也魂歸西天,現在,掌勁襲到,一口逆血狠狠噴出,身形也遭打飛數十公里之遠。

    〝真可怕!便是高端王者的實力嗎?僅僅只是隨意一掌而已,就令我吐血倒飛數十公里遠。〞倒在數十公里外的藺無雙,用手擦了擦嘴角邊的鮮血,眼中卻冒著精光,因為他從不懷疑自己達不到王者境,甚至他知道,王者境對他來說,不過就是一個過程而已。

    被追擊之人,並沒有發現自己的一掌有沒有殺死藺無雙,因為他正在逃,那管的了這麼多,至於出手攻擊藺無雙,只不過因為藺無雙擋在他前進的路上,如同清掃障礙物一般而已,如果真想殺死藺無雙的話,使出擁有奧義、甚至是意境的武學,來幾個藺無雙,便死幾個藺無雙。

    〝鄒縱天,你給我留下吧!〞

    追擊之人,不知用了何種祕法奧義,身法突然加快了速度,起碼增幅了兩成,化成一道光影,攔截住了那一位鄒縱天。

    這位被稱呼為『鄒縱天』的王者境武者,是一名頭頂只有稀疏毛髮、留著長鬚之人,雙眼狹長,身上的氣質,極為陰冷,想來不是修練邪道的話就是魔道,冷峻道:〝『金子陵』,你從拍賣場出來後,足足追了我兩三個時辰了,這樣會不會太過於欺人太甚了。〞

    攔住鄒縱天的金子陵,是一名手持藍紙扇的白臉文人,笑道:〝要我不追你也簡單,將你在拍賣場所拍到寶器交出來,我便放你離去。〞

    聞言,鄒縱天雙眼一瞇,厲聲道:〝這是我用九百五十萬中品靈元所拍賣到寶器,你說交就交,那我的中品靈元損失找誰拿。〞

    啪的一聲,金子陵打開手中的藍紙扇,傲笑道:〝哈哈,你從哪裡拍賣到的,就去哪裡要賠償去,那一件準地級低品寶器,乃是我師弟的,你若是硬想將這件寶器帶走的話,明年的今天,定然是你的忌日。〞

    金子陵一言一語,完全不將這一位鄒縱天放在眼裡,不由得心中暴怒起來,道:〝到我『陰風邪王』手中的東西,無論是誰都別想讓我輕易交出來,你若想要從我身上強搶,那我也不會讓你好過,來,讓我領教領教『鑄器劍王』金子陵的高招。〞

    〝哈哈哈,也罷!那就讓我來看看你陰風邪王有何高招。〞

    話一說完,金子陵手中的藍紙扇一震,變成了一把湛藍寶劍,旋即,運轉起命宮,浩大、強悍的靈力揚起,猶如大海般,有著驚濤駭浪之勢,瞬間提升至最高,修為赫然是靈王高階境。

    〝『怒劍震九霄』!〞長劍斬空,一道劍芒化作藍色巨龍,直撲鄒縱天而去。

    〝哼!『翻陽消陰』。〞鄒縱天高舉右手,靈力劇升,修為也是在靈王高階境,但並不如金子陵來的渾厚,方圓十里之內,陰風匯聚,一掌拍向斬襲而來的藍色巨龍。

    虛空之中,一隻邪風巨掌憑空出現,手掌紋路清晰可見,充斥著邪氣之感,以獨特的陰邪奧義來推動,具有強烈的腐蝕性,轉瞬之間,藍色巨龍強襲而來,一把握住巨龍之身。

    轟!轟!轟!

    強抓住藍色巨龍的邪掌,卻遭巨龍以蠻悍之力,直接爆破開來,那是驚濤奧義,猶如巨浪一般,一波接著一波,強大的力量,瞬間震開邪風巨掌。

    反震之力,令鄒縱天在虛空之中,倒退了數公里之遠,金子陵神色冷峻,持劍右手一轉,藍色巨龍繞開了邪風巨掌,再一次斜擊鄒縱天而去。

    〝鄒縱天,再給你一次機會,我師弟的寶器,你是交?還是不交?〞

    鐺!

    反震之力未消,驚見藍色巨龍又襲來,鄒縱天駭然,一口鮮血強行吞下,連忙從空戒之中,取出一面黑色方盾,此盾當真不得了,硬生生擋住了藍色巨龍的襲擊,只是令他倒退了數百步,退而不傷。

    〝嗯...竟然還敢使用我師弟的『方天冥盾』,看來你真的是找死。〞金子陵背後靈力劍翼扇動下,身形暴閃,猶如猛鷹撲兔,瞬息之間,來到鄒縱天的上方之處,湛藍長劍,直接斬下。

    鐺的一聲。

    只來得及舉起手中方天冥盾阻擋,但鄒縱天強行擋下,豈會好受,而且整個人被金子陵一劍,直接轟進群星湖之中,令湖水炸起百公尺高的巨浪。

    數息過來,鄒縱天狼狽從群星湖中,沖了出來,懸浮在半中,嘴角流著血絲。

    〝鄒縱天,你保不住方天冥盾的,哪怕今日讓你逃了出去又如何,他日追擊你之人,不再會是我,而是我的師尊,想來你應該也明白我師尊的脾氣,師尊可是護短出名的。〞金子陵湛藍長劍負後,輕描淡寫的說道。

    聞言,陰風邪王鄒縱天面色變幻,陰沉不定,顯然數個回合過去,他不只是低估了鑄器劍王金子陵的實力,而且也想到了金子陵背後那一位師尊,確實,是以護短所聞名,今日,哪怕拿著這一面方天冥盾,擋下了金子陵,但,他日尋來的必定是金子陵背後的師尊,那可是一名皇者大能,哪怕他鄒縱天身後之人,也不一定肯保他。

    〝氣煞我了,沒想到花掉自己將近三分之一的身家,才拍到這一面方天冥盾,如今,卻要易主了,真不甘心啊!〞越想,鄒縱天越是氣急敗壞,他心中其實真的想摔破碗,死嗑到底,但一想到金子陵背後的師尊,勇氣全然喪失,沒辦法,聖創世界,拳頭為上,顯然,無論是他或者是他身後之人,都沒有對方來的拳頭大。

    當下,鄒縱天心中有了決定了,陰沉道:〝方天冥盾給你,希望你金子陵還算說話算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