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唯我剑主 正文 第兩百二十九章一劍震驚全場

正文 第兩百二十九章一劍震驚全場

目录:唯我剑主| 作者:菊島書生| 类别:都市言情

    ♂

    劍傲天獄蘊含的一絲修羅劍意,直接斬碎獸怒震五岳的拳意。

    下一刻,原本五道漩渦合一的龐大拳芒漩渦,拳意遭碎,竟沒有絲毫的抵抗能力,瞬間一分兩半,破碎於虛空之中,恐怖的劍芒之力,速度絲毫不減,襲捲夏侯軍平而去。

    〝怎麼可能,夏侯的獸怒震五岳竟然硬生生被破了。〞看到劍芒破拳勁這一幕的廉典羽,手中的兩顆玉球直接捏碎,一臉不敢置信。

    不只是廉典羽,哪怕是另一間貴賓包廂中的秀柔,也是張大著嘴巴,童美瑤的雙目,更是異彩連連,心中暗道:〝先是一劍斬中秀柔雪花劍域中的薄弱地帶,接著,竟能以力破力,直接斬碎夏侯軍平的獸怒震五岳,藺公子,你究竟是誰?〞

    〝怎麼可能破掉我的獸怒震五岳!不可能的事情啊!〞襲捲而來的龐大劍芒,瞬間摧毀掉夏侯軍平身後的負岳聖獸虛影,雙眼通紅,神情上簡直不敢置信,這可是他們始主所創的地級低品拳法啊!整個人被轟退數百公尺遠,雖說毫髮無傷,但心中的創傷卻是難以消滅。

    夏侯軍平的身形未落地,勉強鼓起全身靈力,人在空中,直接在打出一拳,怒吼叫道:〝再來,獸怒震五岳,我要打垮你。〞

    五道漩渦再現,迅速合而為一,只是威勢卻不及上一拳來的浩大,在比武場上,撕裂出一道鴻溝,直襲藺無雙而去。

    砰!

    藺無雙神情淡漠,一個已經失去冷靜的對手,對他來說已提不起破招的興致,雙手持劍,猛然一揮,拳勁應聲再破,見自己的拳招竟然一而再,再而三被破,夏侯軍平心中憤怒難平,想在提拳再打之時。

    鬼魅般的劍步旋即踏出,藺無雙閃爍之間,已經出現在夏侯軍平的頭上,一個旋身,單手持劍,由上往下斬出,劍芒未到,咆嘯的劍壓掃蕩而出,這一劍鎖住了夏侯軍平前方、以及左右兩方的退路。

    面對這一劍,夏侯軍平心生懼意,他知道擋是擋不了,若是不避的話,不死也會受到重創,咬著牙,心中暗道:〝逃。〞

    夏侯軍平調動全身靈力,身形閃爍,狼狽逃竄,躲避藺無雙這巨大無匹的劍芒,藺無雙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他就是等著夏侯軍平自己跳下比武場,因為這一劍他是故意而為之,不然的話,夏侯軍平豈能躲過。

    轟!卡擦...

    驚天動地,轟然一聲,見到夏侯軍平閃躲跳下比武場後,藺無雙便毫無顧慮,一道長達百米劍芒,直接劈了過去,接著,出現令全場鴉雀無聲的一幕,因為,銳利的劍壓,劍芒所到之處,竟將比武場一分兩半...。

    頓時,全場觀眾的心跳,彷彿靜止一般,即便觀眾席與比武場相隔甚遠,他們依然感受的道,這一劍的恐怖,他們毫無懷疑,這一劍若是落在在場任何人身上,都會碾成肉沫。

    許久之後,其中幾名抗壓性較強的觀眾慢慢出聲來...

    〝絕對的攻擊力,劍客...這才是劍客。〞

    〝我的媽啊!這一劍要是斬在我身上的話,可能連渣都不剩了...。〞

    看到比武場被劈開,作為主持人的黑衣老者也傻了,整座比武場長寬十里大,用特殊金屬材料所造,那少年劍客這一劍,起碼斬開兩里遠,這還是靈宗境的攻擊力嗎?望向那斷面,竟然光滑到都可以當境子了。

    〝攻擊力是蠻強的,不過這就是你的底牌了吧!哈哈哈。〞廉典羽也是愣了許久,才回過神了,故作鎮定呢喃自語說道,但他卻沒發現額頭上,冒著一絲絲的冷汗。

    觀眾席上...

    〝我就說他一劍殺了十五名賊匪吧!現在你們信了吧...哈哈〞

    〝我發現你說的還是不對...你說當時用的是快劍,但這一劍的威能也大的離譜了。〞

    〝好可怕的劍客,看上去還未滿二十歲吧!我們軒轅帝國終於也出現妖孽般的天才劍客了,突然好期待他在潛皇榜上的表現,前二十名肯定沒問題,說不定還要機會沖擊前十名。〞

    藺無雙這一劍,已經讓所有觀眾將他提升至童美瑤、廉典羽這一級別的頂級天才了,當然這只是看好而已,畢竟擊敗了夏侯軍平,現在才完成三十連勝而已,等待他也一路連勝到六十場,就有與兩人爭鋒的資格。

    被藺無雙一劍逼著跳下比武場的夏侯軍平,臉上青紅交加,非常狼狽,沒想到他已經看不上的小子,真的三劍就將他逼下比武場了,越想心中越是憤怒,眼神充紅,但,旋即想到剛剛那一劍,卻又是心有餘悸。

    〝可惡啊!要是我的拳意能完美溶入拳招之中的話,威力至少再翻兩倍,可是由於沒有完美溶入,導至拳招威力雖大,但是威力卻無法集中,先前在師門中,師尊與大師兄都曾說過,可惜我聽不進去,今天算是陰溝裡翻船了。〞

    夏侯軍平直到現在,依然再替自己找藉口,認為藺無雙不過是僥倖禍勝罷了,望向比武場上的藺無雙,道:〝我的獸怒震五岳,是遇強則強,待我將拳意完美溶入拳招之中,我定會找你再戰一場,讓你連本帶利還回來。〞

    對於這種失敗一次,心境便失態的人,藺無雙已經沒有絲毫的興趣,頭也不回,淡然道:〝滾吧!若是想在找我麻煩的話,那麼便要有把命留下的心裡準備。〞

    〝可惡...〞沒臉再待在比武場的夏侯軍平,身形一個閃爍,回到貴賓室之中。

    〝那可惡的傢伙,貌似挺強的,不過大師姐你還是能贏他,是不是啊?〞秀柔其實也震驚於藺無雙那一劍,只是仍然嘴硬不肯承認罷了,便轉頭開口詢問童美瑤。

    〝不要小看了藺公子了,別人或許看不明白那一劍的奧妙,但因為我也是劍客,所以我也能看清一二,藺公子應該是故意慢一拍,為的就是讓夏侯軍平自己跳下比武場,不然的話,夏侯軍平定然躲不開那一劍。〞面對秀柔的問話,童美瑤並不正面回答,身為一名劍客,在還未對決過,絕不會輕易對任何一名對手示弱的。

    童美瑤在貴賓室,望著離開的藺無雙,心中暗道:〝一般來說,終極絕招是無法掌握的,就像我的雪花劍域、夏侯軍平的獸怒震五岳,可,剛剛那一劍,明顯藺公子掌握的十分完美,明顯看來根本仍未盡全力。〞

    同樣是無限接近宗境最強者的劍客,童美瑤在藺無雙那一劍,看的更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