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唯我剑主 正文 第兩百零一章艱難擊殺

正文 第兩百零一章艱難擊殺

目录:唯我剑主| 作者:菊島書生| 类别:都市言情

    ♂

    〝不好!〞

    刺中暗銀色華服武者的胸膛瞬間,藺無雙便知自己中計了,短暫的失神,是暗銀色華服武者所引誘,雖然自己劃傷了對方,但那是對方想以傷拼傷的計策,藺無雙力道一收,劍步疾馳,知道,對方狂風暴雨般的攻勢要來了,但,仍然慢了一步。

    〝受死吧!〞暗銀色華服武者怒喝一聲,左手成掌,彷彿洞穿了虛空,瞬間便貼住了藺無雙的胸前,按了下去。

    〝噗!〞身形向後拋飛,藺無雙結結實實挨了暗銀色華服武者的一掌,一股堅韌且強悍的靈力,在其體內破壞著,令他一口鮮血直接噴出,灑滿地面,血腥之氣,瀰漫半空,足見,傷勢之深。

    〝賊子,去死。〞

    見藺無雙受到暗銀色華服武者一掌,擊退倒飛,四名黑衣華服武者站立在旁,觀看兩人大戰,以為有機可趁,便身形拔起,拔出身上的寶器,將傾盡三江流水之勢的武學,斬殺藺無雙。

    四名黑衣華服武者,雙眼充紅,殺氣瀰漫,心中可以說恨極了眼前這名少年劍客,竟讓他們兄弟眾人丟了這麼大的臉,還斬殺了二哥,極盡全力,威猛無比的殺伐武學,壟罩住了藺無雙,證明了,他們也是一群不弱的半步靈王境武者。

    藺無雙在遭受暗銀色華服武者一掌,受創擊飛,長髮飛舞、紫袍飄飄,但卻依然顯得霸氣非常,彷彿擁有腳踏天下的氣勢,面對襲殺而來的四名黑衣華服武者,仍,無所畏懼。

    〝殺!『葬空劍』。〞口中一聲厲喝,藺無雙硬生生止住倒飛的身形,一腳猛踏地面,與鐧合一,紫芒一閃,無形劍刃破碎虛空,黑洞虛無之刃瞬間轟垮了四名黑衣華服武者所施展的武學。

    〝什麼!空間奧義劍招?怎麼可能!〞包括暗銀色華服武者,五人幾乎是同時驚叫道。

    紫芒鐧不愧為地級低品寶器,藺無雙借助寶器之威,生生將四名黑衣華服武者的殺招捲碎,四名黑衣華服武者頓時受到重創,心神恍惚之間,接著,藺無雙再踏出第二步,鬼魅般來到四名黑衣華服武者的身前,紫芒鐧延伸而刺,斬出千百劍光,四名黑衣華服武者的心臟部位,各自洞穿出一個血洞。

    〝呃...〞

    四名黑衣華服武者瞪大著雙眼,看著出現在心臟部位的血洞,流淌著鮮血,完全不敢相信,四人半步靈王境的聯手,一個照面而已,原來精光四射的雙眼,逐漸黯淡下來,旋即,身體後仰,重重的躺在地面上,四人同時身亡。

    暗銀色華服武者,簡直不敢相信,身形瞬間移動到了已身亡的四名黑衣華服武者旁,驚怒叫道:〝兄弟們啊...!〞

    〝咳咳咳...。〞藺無雙則是擊殺了四名黑衣華服武者,身形後向一個翻騰,落在地下,紫芒鐧撐地,左手摸著被暗銀色華服武者擊傷的地方,暗銀色華服武者那一掌,著實不輕,在加上強行止住傷勢,使出葬空劍,讓他傷勢加重,口中輕輕咳著,時不時帶著血絲。

    能夠在霎那之間,襲殺四名半步靈王境武者,雖說有空間奧義劍招葬空劍之功,但藺無雙說到底,修為只有靈宗高階境,真正的功勞來自於地級低品紫芒鐧,紫芒鐧不僅僅讓藺無雙的戰力上升外,更是讓葬空劍的威力,提升數倍之多。因此,才能在數招之內,一連擊殺四名半步靈王境武者。

    當然,四名黑衣華服武者大意的成分也是居多,在加上根本不了解地級寶器的威力,不然藺無雙根本無法輕鬆擊殺。

    而暗銀色華服武者的傷勢更是不小,雖然以傷拼傷,可,萬萬想不到藺無雙紫芒鐧那一劃,令紫芒之力入侵體內,雖未擊穿心臟,不過,地級低品寶器之威依然重創了心臟部位,令他氣息虛弱,失去了動手能力,能移動到身亡的四名黑衣華服武者身旁,已是奇蹟。

    幽黑洞府,經歷了兩人大戰,已然混亂不堪,道道穿孔,破土而出,接引了上方的月光,透射進來的一道道光芒,交叉輝映,將幽黑的洞府,亦稍微照亮了一些。

    暗銀色華服武者,一臉煞白,神情更是茫然,身為一名即將邁入半步靈王境的武者,不僅戰不勝一名靈宗高階境武者就算了,反倒是身受重創,戰力所剩無幾,還戰死了所有兄弟,以及自己的二弟也死在這名少年劍客手上。

    種種的打擊,對於銀色華服武者而言,是極無沉重的打擊,更是心靈上的重創。

    對於暗銀色華服武者的身心變化、茫然若死,藺無雙根本沒有絲毫的在意,更加不會起一絲的同情心理,慢慢的撐起身來,又手抖一抖紫芒鐧上並未存在的血珠,接著,身形一縱,閃爍之間,來到了暗銀色華服武者的身旁,

    神情冷峻,看著眼前的暗銀色華服武者,紫芒鐧抵住對方心窩,藺無雙淡然道:〝滅族滿門、殺人奪寶、死有餘辜。〞

    聽到藺無雙的話噢,暗銀色華服武者緩緩的抬起頭來,茫然的雙眼,突現狠毒起來,厲聲道:〝你以為你還能活很久嗎?你根本不知道你得罪了什麼人,懷璧其罪,擁有紫芒鐧,你準備永無止盡的追殺吧!〞

    對於暗銀色華服武者的威脅之語,藺無雙絲毫不在意,冷聲道:〝我在接受了沈宗德之託後,早已有心理準備,我不是什麼大好人,但人總得有原則、有底線,死吧!用你的鮮血去向地底下的沈家滿門,磕頭謝罪吧!〞

    說完,藺無雙紫芒鐧直接刺進暗銀色華服武者的心窩處,絞碎其心臟,暗銀色華服武者亡。

    〝咳咳咳...。〞解決了暗銀色華服武者,藺無雙旋即,牽動了那一掌的傷勢,連續的咳嗽聲響起,在寂靜、幽黑的洞府中,不斷迴盪著,彷彿先前的大戰並不存在似著,不過四周的千瘡百孔在在顯示著,剛剛確實經歷過一場激烈的戰鬥。

    咳嗽不絕,絲絲鮮血,順著藺無雙的嘴角,溢了出來,大戰結束,緊繃的身軀放鬆了下來,一陣陣的暈眩感傳來,受到的創傷、虛浮的靈力感,對藺無雙來說,相當不好受。

    所以藺無雙也並不急著走出洞府,隨即,盤膝坐了下來,運轉起天之劍訣,絲絲縷縷的靈力霧氣,從藺無雙的身上升騰起來,將其身形完全包裹其中。

    〝天之劍訣,轉!〞

    雙眼緊閉,全身輕微震動著,臉上、身上,汗如雨下,在靈力虛浮的情況下,運轉起命宮,調息自己,是非常不舒服的,好在,藺無雙的意志力非常人也,識海相當清晰,一遍遍的運轉,艱難的調息。

    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