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唯我剑主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斬殺靈宗巔峰境武者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斬殺靈宗巔峰境武者

目录:唯我剑主| 作者:菊島書生| 类别:都市言情

    ♂

    藺無雙神情淡漠,也不與白衫人多說,劍步施展一縱,瞬息間拔出身後業火長劍,面對擁有宗境巔峰修為的白衫人,藺無雙可不會托大,迎面便是強悍一斬。

    〝嗯...小小年紀竟然修為高達宗境高階,但這條路不是你能通過的。〞

    擁有宗境巔峰修為的白衫人,可不會太弱,就連一樣擁有宗境巔峰的喻曉峰都未鬥先輸了,而且觀此人心性謹慎,從沒有因為藺無雙只有宗境高階而輕視。

    轟!轟!轟!

    手無利器,但身攜千鈞之力,只見藺無雙長劍斬來,一個閃爍,不躲不閉,兩人便兇猛衝撞在一起,並且開始劇烈的交手,只聞一聲聲低沉的聲響,那是拳與劍的對擊聲。

    藺無雙與白衫人貼身肉搏,修為雖略低,但絲毫無懼,千變萬化的劍法,不斷施展而出,或斬、或刺、或點、或擊諸般技巧,全數向白衫人招呼而去,刁鑽無比。

    但,白衫人一身戰力也不差,或許還不足以稱呼為宗境最強者,爆發出的靈力渾厚、施展出的拳法霸道,在貼身肉搏之中,與藺無雙的長劍對戰,不僅不見絲毫頹勢,反而聲勢浩大。

    兩人大戰,連綿交手,互相之間,出手的每一拳、斬出的每一劍,力道都強橫無比。

    砰!砰!砰!

    伴隨著藺無雙與白衫人的對戰,一路所到之處,驚雷連連,爆裂的轟響之聲,夾帶著強悍與混亂的靈力能量風暴,向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去,劇烈非常。

    劍步瘋狂的挪移,如同一頭猛鷹,一把業火長劍,在藺無雙的手上,好似無力而動、無風而浮,但其實在長劍的氣血之力,夾帶二十萬斤以上的力道。

    而白衫人也絲毫不遜色,看起來瘦弱無力,但明顯就是一名煉體武者,那一雙鐵拳,轟出的力道也不下於二十萬斤的氣血之力,可謂針鋒相對、半步不讓。

    漸漸的,太陽西下,進入一個傍晚的節奏,一個彎彎的笑臉,高懸於天空之中,揮灑下來的餘暉,蒙著一層金紅色的光芒,將整個天際染遍,蠻荒叢林那一棵棵的參天大樹的頂端,彷彿點燃了熊熊的火焰,透過枝葉的隙縫,透射進來的點點金紅光彩,將叢林之內,渲染的頗為華麗。

    在這點點金紅光彩的交錯之中,有兩道人影並沒有辦法去欣賞蠻荒叢林每一天這時刻難得的景色,因為他們正在劇烈的交手當中,只見虛空中,空氣不斷的爆裂。

    手持業火,靈力洶湧,藺無雙所使劍法,堪稱神鬼莫測、千變萬化,明明同一招,卻能揮斬出不同的味道,施展出來,盡數白衫人周身要害而去。

    不得不說,在藺家已經式微的時刻,在軒轅帝國這樣的偏遠地帶,藺無雙所展現出的戰力,果然驚天,雖然還稚嫩,但能以靈宗高階境大戰靈宗巔峰境,即便放眼整個聖創大陸的年輕一代,也是少有。

    白衫人,畢竟靈力較為渾厚,但也被藺無雙如此的恐怖戰力,嚇個不輕,一戰下來,更是深刻體會到,要是彼此修為相同,早已敗陣下來,或許命喪黃泉,不過白衫人也非一般武者,以力壓人、以巧為輔,試圖以強悍、澎拜的靈力,壓制藺無雙。

    一雙鐵拳,橫空出擊,劈天砸地,威勢無窮,看似簡單的拳路,卻是符合化繁為簡的武道,一招一式都充滿爆炸性的氣血之力。

    但經過龍力草、磨意草、血月果、洗煉花的錘鍊,藺無雙無論是肉體、氣血之力根本已經能稱呼為煉體武者了,所以面對白衫人的鐵拳,絲毫無懼,以更強橫的力道,反擊而回。

    藺無雙有意藉由白衫人磨練自己的修為與武技,不想以力壓人,故兩人一場大戰整整持續一刻鐘。

    白衫人明顯常年征戰,一身戰力相當強悍,作戰經驗豐富,故,對於藺無雙起了相當好的磨練,所以遇到這麼好的一個對手,藺無雙心中自然極為高興,當然要痛痛快快的大戰一場。

    與勢均力敵的人作戰,自然痛快,但,一刻鐘下來,基本上白衫人對於藺無雙已經沒有磨練效果了,而葉千修的洞府近在眼前,也容不得藺無雙在浪費時間於此。

    〝是該結束了。〞

    藺無雙心中暗自說道,突然,一劍斬出,無論是力道、角度都刁鑽無比,硬生生將白衫人斬飛,接著,白衫人發現自己竟靈力運轉滯礙,周身感到一層層的壓迫,艱難的望向藺無雙,發現這一切源自於那名年輕人。

    白衫人似乎見到一頭紅荒猛獸,顫抖的道:〝將境中階修羅劍意?怎麼可能...〞

    神情淡然,藺無雙的一雙眼睛,一開一合之間,閃爍著灰中帶金的光芒,右手持劍,源源不絕的的修羅意境盡灌注於業火之中,不帶著一絲情感,道:〝劍傲天獄!〞

    一劍劈下,彷彿雷霆炸鳴,劍鋒之上,帶著至高無上的修羅意境,劍勢驚天向著驚恐的白衫人而去,厚重如山猛然斬下。

    修為越來越精深的藺無雙,劍傲天獄一出,令兩人所在的天地,為之失色,威能滔滔,讓白衫人霎那之間,呆若木雞,直視著那一柄業火長劍,無法動彈。

    錚!

    劍鳴聲響起,令白衫人反應了過來,可,為時已晚,手持業火的藺無雙,劍鋒已然斬殺到了白衫人的身體上面。

    〝啊...!〞

    白衫人雖然不是一名妖孽天才,但在怎麼說也是一名宗境巔峰中的強者,可那一身精深的修為,渾厚靈力形成的鎧甲,也擋不住驚天動力的一劍,身中一劍,雖為身亡,但已受到重創,一身白衫,染遍鮮紅。

    〝死吧!〞

    一劍未然斬殺白衫人,全在藺無雙的預料之中,劍步施展,身形如同游魚一般,一個閃爍,藺無雙手持著業火,夾帶著無可匹敵的修羅劍意,向重創的白衫人兇猛的殺去。

    瞬息之間,兩人身影交錯,一道劍芒,切割虛空,只是一閃,藺無雙人已出現在白衫人數百公尺之外。

    雷霆般的一劍,在最短的時間之中,從起步、出劍,以不到一息的時間,走過了一條直線,這一劍白衫人再也無法做出任何有效的防禦,在汩汩鲜血的流淌之下,他緩緩的轉過身來,茫然的目光,盯著藺無雙,斷斷續續的說道:〝〝嗚...好快的劍,好...犀利的劍,呃...。〞

    白衫人艱難的道出這一劍帶來的感受後,終於再也支撐不住,身體不可抑制的昂面而倒,成了蠻荒叢林中新的一具屍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