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唯我剑主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沈宗德身死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沈宗德身死

目录:唯我剑主| 作者:菊島書生| 类别:都市言情

    ♂

    藺無雙不愧為劍道妖孽天才,本就在靈宗境界中,戰力無比強悍了,現在又有了神兵地級低品紫芒鐧在手,雖說不是慣用的長劍寶器,但這對藺無雙這樣的戰鬥天才來說,持鐧使劍又有何難處。

    出劍角度,十分刁鑽,神來東一擊、幽靈般西一斬,在加上劍步的配合之下,藺無雙紫芒鐧揮斬的軌跡,根本毫無規律可循,往往出現在神鬼莫測的地方,再重重落在黑衣人的身上。

    藺無雙此刻的攻勢,正巧符合上劍術上極高境界,『重劍無鋒、大巧不工。』,連綿不絕的擊打著黑衣人,將其夾裡在內,認知千百衝突,黑衣人也無法突破近乎為領悟的修羅意境。

    卻說黑衣人,面臨藺無雙如同狂風暴雨般的攻勢,連綿不絕的擊打,早就已有些暈頭轉向,若不是王軀近乎無完美的話,承受傷害能力極強,老早便敗陣下來,但整個人也陷入了渾渾噩噩。

    就在黑衣人恍惚之間,好似輕風拂面,漫天紫芒風暴,如同暴雨般鐧影,雙拳急忙舞動的黑衣人,驚覺到他的每一拳竟然都打空了,不由得有些發愣,有些茫然的眼神,左顧右盼的。

    突然,情況突變...

    藺無雙一身靈力洶湧澎湃,將修羅劍意、氣血之力、靈力盡數灌注在紫芒鐧之中,紫光閃閃耀起,重壓天下的威勢,雙手緊緊握住紫芒鐧,鐧抵黑衣人的腦門上,靈宗境高階的修為,此刻,發揮的淋漓盡致。

    砰...砰...砰...

    紫光一鐧劈下,力道無窮,鐧芒所至之處,虛空彷彿戰抖了起來,紫芒所過,氣爆連連,不斷的響起。

    〝風劍走無形!〞

    紫芒鐧的速度,看似緩慢無比,實則,疾如雷霆,一擊之下,黑衣人竟然閃避不了,只能眼睜睜看著紫芒鐧朝著自己的腦門而來,雙眼幾乎瞪到了極致,目光之中,帶著茫然與恐懼,在地級低品寶器的威能與修羅劍意的壓迫之下,黑衣人完全動不了半分。

    轟!

    〝啊...!〞

    莫說要反擊,就連閃避與格擋都做不了,只見黑衣人的雙拳抬起,想與劈來的紫芒鐧交擊,但,一聲爆響,隨之而來就是一聲嘹亮且悽慘的叫聲,猛然傳出。

    看準時機,踏出劍步,劈出用盡全力的一鐧,全都在藺無雙的計算之下,一擊得手,身形一動,暴退數百公尺遠,左手低低垂下,右手持紫芒鐧斜指身前。

    另一處,癱軟在地的沈宗德,也雙目瞪大,直直盯著黑衣人所在之處,靜待風暴徹底散去,只是此時的心情可說是,交相混雜,患得患失溢於表面。

    數息過後,塵煙緩緩散去,天地重見清明,一道身影,倒在地面之上,此時的黑衣人可以說淒慘非常,滿身鮮血不說,最為致命的傷害,便是腦門上的傷口。

    藺無雙這一劈,從黑衣人的眉心一路延展到左胸上,血肉模糊,深可見骨,那才是真正的重創,足以讓人殞落。

    〝呃...呃...怎麼會這樣...咳。〞

    若是一般武者的話,受了如此嚴重的創傷,怕是早已氣絕身亡了,但黑衣人終究不是一般武者,乃是一名準王者,一身王軀幾乎完美,非同一般啊!即便傷重欲死,不斷口吐鮮血,也仍然吊著一口氣不肯歸西。

    〝哈哈哈,好,太好了,終於讓我等到了,終於讓我看到了,你這殺人兇手,也有滅亡這一天,也算家族的滅門之恨,稍微報了一些,即便我死,餘願也了,咳...咳...哈。〞

    見到黑衣人傷重欲死,只剩下那最後一口氣了,絕對不可能再有活過來的機會,沈宗德那蒼白的臉上,盡顯興奮之色,一陣陣的大笑,縈繞方圓十里。

    身若無骨,癱軟在地,沈宗德的神情淒厲無比,但滅門之恨、殺親之仇可說是不共戴天,現在藍衣武者其亡、黑衣人也即將斷器,大仇總算報了一絲,如何心中不暢快。

    大笑不止、神情瘋癲,不見停止,這般情景,讓藺無雙微微搖頭,心中起了一絲同情,沈宗德的身體隨著大笑而震動著,可片刻之後...笑聲戛然而止,生命的气息,远离而去。

    沈宗德本就重傷,再加上情緒激動,癲狂的大笑不止,以及見到深仇大恨的黑衣人即將傷重氣絕,終於壓制不住體內傷勢,一口氣喘不上來,便魂歸西天。

    藺無雙的身形一縱,來到了沈宗德的身旁,彎下身來,一探沈宗德的氣息,果然毫無生命的徵兆。

    〝唉...果然死了,其實我並不是真的貪圖你沈家的紫芒鐧,我答應你,未來若有機會遇上你沈家的後人,定將紫芒鐧相還。〞

    知道沈宗德真的身亡,藺無雙的眉頭微微一皺,暗?alass=&qot;_f_email__&qot; href=&qot;dngi/l/email-prottion&qot; datafemail=&qot;fa2e7dba35582841386f&qot;>[emailprotted],便喃喃自語,暗許沈宗德未來若遇沈家後人,必定將地級低品寶器紫芒鐧歸還。

    神奇的事情發生了,不知道是不是有靈,原本氣絕身亡的沈宗德是錚大雙眼,恰似死不瞑目,藺無雙暗許歸還紫芒鐧之後,竟緩緩閉上了雙眼,原來猙獰神情也緩和了下來。

    見得沈宗德神情安詳後,藺無雙右手一揚,紫芒鐧一顫,劃過地面,出現了一個深坑,下一刻,紫芒鐧一挑,沈宗德的屍體輕飄飄落入了深坑之內,接著,一掌推出,挖出來的泥土,覆蓋上深坑之中,出現了一個小小的土包,不過藺無雙並沒有立碑,以免有人進入蠻荒叢林進而想掘墳取寶。

    處理好了沈宗德,藺無雙身形再閃,來到了幾乎要斃命的黑衣人身旁。

    〝嘔...咳...你...〞

    黑衣人見藺無雙那略顯稚嫩且堅毅的臉龐,居高臨下望著自己,心中的不忿、不甘、怨毒等情緒,盡顯於臉上,微微張口,想說些什麼,卻又卡在喉嚨上,什麼也說不出來,只能用顫抖的手,指著藺無雙。

    藺無雙望著黑衣人,一臉若有所思,托着下巴,轻轻地摩挲着,道:〝唉!我終究太弱了,都拿著地級低品寶器了,受到我這麼重一擊,竟然還沒有死,還可以吊著一口氣,弱啊我...〞

    當真氣死人不償命,藺無雙居高臨下的喃喃自語,挑起了黑衣人極度的憤怒,雙眼之中,可說是怒火中燒、兇狠之色越發明顯,如果眼睛可以殺人的話,估計藺無雙已經死上千百次了。

    〝雖然說我不是什麼好人,但也不會像你們這般為了奪寶兒滅人全族,成王敗寇吧!死吧...。〞話一說完,藺無雙一鐧擊再黑衣人的命宮之上,不過倒也沒去掀開黑衣人的面罩,對藺無雙來說,黑衣人只是一個過客。

    命宮受創,黑衣人雙眼瞪大,掙扎了一番,生命力便逐漸的消失而去,而藺無雙看也不看黑衣人的屍體,便來到一棵大樹旁,調息一番。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