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唯我剑主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滅門之仇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滅門之仇

目录:唯我剑主| 作者:菊島書生| 类别:都市言情

    ♂

    〝給我破。〞

    見眾藍衫武者,毫不畏懼、不顧生死,滅殺而來,沈宗德以狂笑之姿,掄起手中寶鐧,一聲怒喝之下,紫色光芒再次顯現,極招狂放而出。

    藺無雙知道,這一擊已是沈宗德的極限,猛提身上所剩靈力,幾乎可以說是將性命賭在這一擊之上,這股氣勢比起宗境巔峰武者更加強橫、渾厚不少,威力無限直逼宗境最強者,令他頗為驚訝。

    以命相搏,所產生的威能果然強盛,經由地級低品寶鐧,爆發出的威力比起先前的紫色靈獅,有過之而無不及之威,沈宗德雙手持鐧,瞬息之間,轟擊之力來到了那兩名藍衫宗境武者面前。

    〝給我死來,『獅碎雲』!〞

    即便藍衫一方最強的那名宗境巔峰武者也不敢硬接,連忙與另一名宗境高階武者合擊迎接,兩者靈力相融,化為一柄靈力巨錘,威勢滔滔。

    轟隆隆隆!

    靈獅與靈錘很很交擊,炸出一朵蘑菇雲,無限的餘波風暴,兩招相接那一刻,朝著四面八方席捲而去,其勢對於那十多名將境巔峰武者而言,猶如世界末日。

    不得不說地級低品寶器,威力無雙,所化靈獅竟能與兩名宗境武者合擊出的靈錘相抗衡,而且還占了上風,看似滅日般的靈力巨錘,竟隱隱有了土崩瓦解之勢。

    沈宗德死死撐著寶鐧,但口中卻不斷的溢出血液,神色猙獰,青筋暴露,胸前的傷勢更是壓制不住,噴出一片片的血花,反觀那兩名藍衫武者,簡直不敢相信,在他們兩人合擊之下,竟有不堪一擊之勢。

    砰的一聲。

    靈獅破靈錘,接著隨著沈宗德的身形舞動,靈獅向那兩名藍衫宗境武者殺去。

    兩名藍衫宗境武者同時驚恐,顧不得招式反震所造成的體內傷勢,急忙再次聯手躲開沈宗德的追擊,十多名將境巔峰武者躲之不及,而靈獅餘威便誅殺許多的將境巔峰武者。

    見自己一方,一名名的將境巔峰武者身死,那兩名藍衫宗境武者神色不變,依舊保持著冷酷之意,隨即,各自將自己最強悍的武技轟向沈宗德。

    此時,沈宗德正分心追殺著剩餘的將境巔峰武者們,終究露出些許破綻,那兩名藍衫宗境武者,便是把握此次機會,猛提體內靈力,將自己的強悍武技,重重朝著沈宗德轟下。

    藺無雙一見招式,便知不簡單,兩人招式品級竟都達玄級高品武技,這讓他更加好奇,究竟來自什麼樣的勢力,便能給予玄級高品武技,招式一出,猶如狂風暴雨。

    〝死來沈宗德!〞

    〝給我死吧!〞

    一場戰鬥下來,兩名藍衫宗境武者隱忍至今,才使出最強武技,全身靈力勃發,殺意盡數而出,靈力如同開水般沸騰起來,猶如滔滔大浪,一波又一波襲捲沈宗德。

    〝我死...也要拉著妳們陪葬。〞

    見兩人極招襲來,沈宗德神情沒有絲毫懼意,神情唯有暴怒之意,口中一聲驚天怒吼,手中紫色寶鐧更是爆發出這場戰鬥以來,最強熾烈的光芒。

    此刻,三人都已經置生死於度外,想生唯有手段盡出,將自己最強最悍的招式,轟向對方,彼此都恨不得,在瞬間便能擊殺對方。

    轟!轟!轟!

    沈宗德與兩名藍衫宗境武者相碰撞,立即,出現強烈的靈力能量風暴,爆發而出,三人交擊出的威力,直逼王者境的威力,一陣陣綿綿不絕的轟鳴之聲,虛空中盪溢著一波波的漣漪。

    靈力能量風暴,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平息了下來,交戰三人的勢態,隨著雲煙散開,即將明瞭。

    經過了這一次又猛又烈的拼殺,三人均受創過深,先看向那兩名藍衫宗境武者,結果,又有一名死在沈宗德的鐧下,是那名修為宗境高階的藍衫武者。

    一人身死了,最後那一名宗境巔峰的藍衫武者也不好受,之所以活下來便是因為他的修為較為高深,但在地級低品寶鐧威能之下,身體上的創傷仍然巨大,腹部之處流暢著熱騰騰的血意外,左手骨也盡碎。

    兩名藍衫宗境武者,一死一傷,而沈宗德更加不好受,本身已經受傷,現在又受到重創,接連兩招,同樣打在胸前,斷掉幾根胸骨與肋骨,內臟也受損,口中不斷吐出溫熱腥紅,原本強盛的氣勢,也逐漸敗壞了下來,顯現出幾分頹廢之勢。

    而其餘將境巔峰藍衫武者,均躺在地上,死得死、傷得傷,總得來說,戰況慘烈。

    若要說場中不變的,只有沈宗德手中那一柄地級低品寶鐧,依舊閃爍著淡淡紫光,不見一絲一毫黯淡下來,依然散發著令人心悸的威能,縈繞在這蠻荒叢林之中。

    沈宗德雙手將鐧往地面一插,作為拐杖,支撐住疲軟的身軀,一邊不斷咳血,一邊仰天狂笑,夾帶著一絲瘋癲與悲傷,道:〝哈...咳咳...哈哈...終於啊!我終於可以將你們這一群兇手滅殺乾淨了,父親...母親...各位兄弟姐妹們,原諒我苟活到現在,不過我為你們報仇了,雖然仍不知道幕後黑手,但起碼能讓你們在天之靈,稍微安息了。〞

    瞧得沈宗德如此瘋癲,藺無雙不由得有些感傷,心中暗道:〝看得出來,沈宗德身上有著血海深仇,雖將這一干藍衫武者滅殺,但仍心中有憾,是因為始終尋找不出幕後黑手吧!也由此可見那幕後黑手的實力定不簡單,才有著沈宗德的遮天之恨。〞

    單腿跪地,用手中大刀撐住,眾藍衫武者們的宗境巔峰領頭人,一邊咳著血,一邊厲聲道:〝咳咳咳...沈宗德你以為你贏了嗎...以為吃定我們了嗎...雖然只剩下我一個人,但你連續催動地級低品寶器多次,身上也沒多少靈力了吧...〞

    這名藍衫武者,真不愧是宗境巔峰武者,在沈宗德勢不可擋的寶鐧之下,依然存活了下來,而且雖斷了一隻左手,還是有一戰之力。

    父母之仇、殺妻之怨、滅門之恨,根本不共戴天,即便沈宗德可能因為此戰而傷重氣竭身亡,可在他的雙眼之中,仍充滿著怨恨,沒有一絲一毫的減弱。

    〝怒獅擊!〞

    遍體麟傷、鮮血淋漓的沈宗德,猛然站了起來,彷彿迴光返照,光芒耀天,雙手緊緊握住紫色寶鐧,閃耀出驚天紫芒,一聲暴喝,其勢,可壓山、可鎮海。

    竟令藍衫宗境巔峰武者心生一絲膽寒,心知如此下去便會亡於沈宗德這一鐧,猛然牙一咬舌,去除掉心中懼意,隨即,大刀平抬至胸前,一身宗境巔峰靈力盡數灌於大刀之內,嗡嗡作響,一聲怒吼,大刀如同猛虎下山,威勢無窮一刀襲斬而去。

    〝一刀斬!〞

    覺得好看的話...幫忙宣傳一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