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唯我剑主 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寶鐧之威

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寶鐧之威

目录:唯我剑主| 作者:菊島書生| 类别:都市言情

    ♂

    此見,令人更加驚訝的是,望向那沈宗德,竟然以一人一鐧之力,不僅僅將數十位將境巔峰武者的戰陣接下,即便另外那兩名宗境武者的合擊之術偷襲下,仍然戰的有聲有色,虎虎生風,時不時占了些許上風。

    而宗境巔峰的領頭人,作為此次奪鐧的主力,還未出手,不過見他靈力緩緩運轉,便能得知,他在利用數十名將境巔峰武者的戰陣與兩名宗境武者的合擊之術,來消磨沈宗德的爆發,只待時機一到,他便如同狂風暴雨般的襲擊沈宗德。

    刀光劍影、拳風腿影,在蠻荒叢林這一處所在,不斷瀰漫、交鋒著,那一層層的氣浪,朝著四面八方破壞而去,另四周的景物殘破不堪,在靈力氣浪的碾压之下,化成了點點屑屑,接著隨風飄揚,猶如雪花飛舞。

    一柄寶鐧,紫芒閃閃,沈宗德身形飄逸,彷彿靈動的飛鳥,在參天大樹之中,穿璇來回,驅使著寶鐧,鐧芒驚天。

    〝這沈宗德的實力不差啊!雖說有地級低品寶器之威,但沈宗德本身的實力距離宗境最強者僅僅一線而已,今日之劫若是能渡過的話,未來晉升宗境巔峰便能擠身宗境最強者一員。〞藺無雙觀看著沈宗德之威,喃喃自語道。

    沈宗德,宗境高階修為的武者,按照理來說,面對十多名將境巔峰武者以及三名宗境武者的聯手,早該成了聯手下之魂,可是,除了本身實力強悍外,手中的地級低品寶鐧之威,更是功不可沒,讓他的實力足足在提升一線,無限的接近了宗境最強者。

    親眼見到了地級低品寶器之威,藺無雙不由得感到興趣來,但藺無雙也發現到了,沈宗德並無法完全發揮地級低品寶器的威能,心中暗道:〝果然不到王者境,根本無法百分百發揮出地級低品寶器的威能。〞

    砰...砰...砰...

    〝啊!〞...

    〝啊!〞...

    〝啊!〞...

    寶鐧揮灑、紫光縈繞,衝擊著將境武者們所組成的戰陣,將他們打的落荒流水,手中的兵器更是折斷不少,折斷的還包含自身的手腳,戰陣潰不成形,伴隨著眾將境巔峰武者們的慘叫之聲。

    數招過後,戰陣潰敗。

    不過兩名宗境武者的合擊之術,神出鬼沒,手中的兵器雖不及沈宗德手中的寶鐧,卻也從不與寶鐧硬碰硬對擊,而彼此的實力本來就相差不大,迫不得對擊之時,再用柔力將寶鐧之威擊偏。

    時間漸漸的過去,藏身的藺無雙,發現到沈宗德的呼吸明顯有些急促,手中寶鐧揮舞起來也明顯沉重了,各式各樣的鐧法轉換、交接之間,不如一開始來的流暢。

    〝這沈宗德一開始全力爆發的後遺症來了,現在開始是關鍵,想來那名宗境巔峰的領頭人也發現了,應該會忍不住出手了。〞藺無雙暗自默默說道。

    果不其然...

    領頭的宗境巔峰武者,身形越出,大刀出手,砍在沈宗德的背上,一道深可見骨的刀傷,三名宗境武者的聯手,那一套合擊之術的威能更甚,三人手中的兵器如蝶飛舞,從不同的刁鑽角度,朝著沈宗德身上斬去。

    這三名宗境武者的合擊之術實在精妙,互補配合的同時,又能將自身手中兵器使得虎虎生風,速度又奇快無比,相輔相成的作用,將沈宗德的全身上下,左右前後,盡數壟罩其中,幾乎沒有絲毫隙縫。

    與三名藍衫的宗境武者相比,在沈宗德的手中,憑藉著一柄寶鐧,且還能微微占上上風,但卻也是因為這一柄寶鐧的關係,令他的靈力消耗起來特別快。

    〝怒獅擊!〞

    沈宗德知道在這樣下去不行,全身靈力一鼓,如江河倒懸的流水,盡數的灌注進紫色寶鐧之中,緊接著,暴喝出聲,寶鐧通體紫光流轉,一擊揮出,靈力化形,突現一頭十米紫色靈獅。

    紫色靈獅,從天而降,以雷霆之勢,朝著三名宗境武者中,最弱的那一名宗境中階境武者殺去,。

    沈宗德這一爆發,完全出乎三人意料之外,那名宗境中階武者更加想不到竟是以他為第一目標,根本來不及反應,其餘兩人也來不及救援,只見他舉起雙掌,呈現力劈山河之勢,迎向紫色靈獅,下一刻,劈河雙掌與紫色靈獅交鋒,兩波強悍氣流相互衝擊。

    轟!轟!轟!

    兩道氣流的強烈炸擊,彷彿晴天響雷,一聲聲沉悶又轟然的聲音炸開,產生了強烈又閃亮的光芒,所有人情不自禁的閉上雙眼,為有藺無雙還能依靠著強橫靈魂力觀看著。

    藺無雙率先清楚知曉了,在沈宗德那一鐧之下,那名宗境中階的藍衫武者,掌毀人折,血灑天際,氣絕身亡了。

    果不其然,熾烈光芒退散過後,只見那名宗境中階藍衫武者,雙掌盡毀外,連帶著胸前血肉模糊,夾雜著碎骨殘肉,死狀極其悽慘。

    〝噗嗤...!〞

    隨著聲音望向沈宗德,原來在那名宗境中階武者雖身死,但在他那傾力一擊之下,沈宗德也遭受他雙掌所化的刀芒斬傷前胸,而且傷勢頗重,點點血花,飛濺而出,止住身形後,一口鮮血也如同疾雨般噴出,在傷勢與靈力消耗之下,面容瞬間變得蒼白起來。

    藺無雙微微搖頭,心中暗想,其實戰到現在,沈宗德已經非常了不起了,紫色寶鐧之功,尤為重要,但寶鐧雖貴為地級低品寶器,威能雖強,不過在不可思議,終究是外物,可不斷的驅使下來,靈力耗損嚴重不說,接著傷上加傷,即便最後極招上手,紫色靈獅終於滅殺了一名宗境中階武者,可也被反撲而傷。

    沈宗得死死盯著剩下的兩名藍衫宗境武者,厲聲笑道:〝哈哈哈,你們想要從我手中奪走寶鐧,卻也不是這麼容易的,看看你們同伴的下場,下一個便是你們其中之一,為了給沈家上下報仇,我會拼命活著,直到殺光你們每一個人。〞

    雖然面容已經慘白,嘴角上殘留著血漬,胸前更是血流不止,不停著喘息著,一副相當萎靡的模樣,但沈宗德心情相當之好,一雙眼睛雖顯疲累,但仍死死瞪著對方。

    接著,不顧身體上的疲勞,沈宗德提鐧再次殺向對方,暴喝一聲:〝殺!〞

    沈宗德神色殺意十足,但那兩名藍衫宗境武者,也是一身殺氣沖天,兩人沒有絲毫的猶豫殺向沈宗德,就連那十多名已經人人帶傷,受創不淺的將境巔峰武者,也緊跟著領頭的兩名宗境武者。

    這樣的場景,讓藺無雙心中感嘆,雖說為奪人之寶、殺人全家令他不恥,但能培養出如此的死士,足見這些人背後的勢力肯定不簡單。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