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唯我剑主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奪鐧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奪鐧

目录:唯我剑主| 作者:菊島書生| 类别:都市言情

    ♂

    這些鐵牙鼠其實算起來,無論是皮毛、血肉含是骨頭價值也不小,其中的鐵牙更是打造寶器的材料,一般武者若是在蠻荒叢林有這樣的收穫,早就心滿意足,打道回府了。

    但藺無雙卻是大不同,作為一名宗境高階的武者,古家族的後代,眼界自然極高,這些鐵牙鼠的屍體還真看不上眼,故而,滿地的鐵牙鼠屍體,藺無雙看也不看,便飄然離去,堪稱敗家子的行為。

    此時,若有武者幸運經過,可謂得到一筆意外之財。

    接下來這一路上,儘管藺無雙已經很小心了,還是會時不時遇上一些荒獸,爬行的、飛行類的或是蟲類等等,不過大致這些都無法對藺無雙造成麻煩,在指發天之劍氣下,只留下一具具的屍體。

    〝你還是識時務一點,乖乖將你得到的寶器交出來,否則這一片蠻荒叢林將會是你『沈宗德』的埋骨之地。〞

    正當藺無雙的身形,運用劍步在一棵棵的參天大樹之間,飄移、縱橫、跳躍時,突然,聽到了數里不遠之處,飄來的聲音,似乎是正上演著殺人奪寶事件。

    既然聽見了,自然引起了藺無雙的興趣,收斂全身靈力,劍步一縱,身形猶如一片柳絮,輕飄飄朝著發出聲音的地方而去。

    奔行如電,藺無雙的速度快到極致,在叢林之內,樹葉的遮掩之間,藺無雙的身形留下一道道的殘影,前進速度雖快,但藺無雙控制的極好,竟沒有發出一絲聲響,無聲無息、點塵不驚。

    才花費了大約十息左右,藺無雙便來到了數里之外,在一層層的雜草、樹葉縫隙間,從中看去,在近百公尺的距離,有一大塊空地,兩隊人馬正在對峙中,聲音,正是從那傳出。

    但與其說是兩隊人馬,其實只有一隊人馬的人數來到數十人,另一隊只有一人,而且已經遭到了包圍,這其中的氣氛充滿著肅殺之意,彷彿也許在下一刻,廝殺便會展開。

    〝沈宗德,我在問你一次,你是交?還是不交?〞

    數十人的隊伍,明顯為首的是一名三十多歲男子,此人威嚴極重,明顯常年位居高位,而此時,目露兇光,雙手負後,直直盯著眼前之人,帶著威脅之語沉聲說道。

    而名為沈宗德之人,應該就是被包圍的人,這人大約將近三十歲,一身灰衫,手中拿著一柄通體閃爍著紫光的寶鐧,虎目圓瞪,死死盯著眼前這一大隊人馬,神情之上,殺意盡顯。

    動靜鬧出這麼大,絲毫不怕有荒獸接近,再結合現在雙方的氣氛,以及所聽到的談話,藺無雙有種直覺,看來應該是在爭奪什麼了不起的寶器,直讓他感到有趣。

    不過藺無雙還是存了一份小心,畢竟敢來蠻荒叢林,絕非等閒之輩,一邊觀察之外,靈魂力也不斷掃蕩著周圍,以免被人或是荒獸近身了都還不知道,當然也感知出這些人馬的修為。

    其中被包圍的沈宗德,別看才將近三十歲的年齡,但修為著時不弱,也有著宗境高階巔峰的實力。

    那一大隊人馬的修為,大多數都是將境巔峰,只有領頭的三人修為達到靈宗境,一名宗境初階、一名宗境中階,而為首出言威脅沈宗德的三十多歲男子,實力更是強橫,有著宗境巔峰的實力。

    〝沈宗德,現金你的家族已經沒落,此時,你也算是窮途末路了,還不把手中的地級低品寶鐧交出來,或許,能為你求得一線生機。〞大隊人馬的領頭人在一次喊話,話鋒一出,所有人向前在踏出一步,凌厲的威脅之意在清楚不過。

    〝此寶鐧乃我沈家的家傳寶器,你們休想。〞沈宗德雙眼通紅,道道血絲,浮現而出。

    沈宗德在高聲暴喝,目光之中充滿了憤恨與怨毒,傾盡三江之水,也難以洗盡,只聞用咬牙切齒的聲音,道:〝為了我沈家這柄地級低品寶鐧,你們喪盡天良,竟屠滅我沈家上下近千餘口,此血海深仇不共戴天,非生死不可以報之。〞

    如此決裂之語說出,沈宗德在也不遲疑,全身靈力為之運轉起,靈力混雜著殺意升騰不止,直衝雲上,其中的殺意之強彷彿永無止境,手中的那柄寶鐧,更是紫光大盛。

    一身宗境高階靈力,不休不止,宛如長江流河中的源源流水,盡數灌注進紫光寶鐧之內,一股碎山斷海之氣,由寶鐧之上如同光圈,一圈圈的散出。

    紫色寶鐧上的碎山斷海之氣,不斷向外擴散而出,即便隔了一段距離,藺無雙仍然感受到了一股沉重的威能,帶來一絲的威脅,暗道:〝此鐧...看來是地級低品寶器中的巔峰之作。〞

    嗡...嗡...嗡...

    紫色寶鐧灌注了沈宗德盡數的靈力,寶鐧通體自主震盪著,一聲聲的轟鳴之聲,那股氣勢,壟罩住大隊人馬多數之人,若不是有領頭三人硬生生扛住了寶鐧威勢的話,只怕早就腳軟癱坐在地。

    〝殺!〞

    沈宗德怒天一喝,雙手持鐧,揮灑出一片片的鐧光,氣勢如山、疾奔如電,擊向那數十名的將境巔峰武者。

    隨著沈宗德的出手,藺無雙明顯看到,在那紫色寶鐧的表面上,升騰起一層迷濛的紫色光芒。

    轟...轟...轟...

    寶鐧揚起,像是一葉扁舟,在驚濤駭浪之中,來來回回激盪著,紫光鐧芒撕裂四周景物,產生綿綿不決的氣爆之鳴聲,如同雨打芭蕉。

    沈宗德雙手中的紫色寶鐧,使得渾然天成,這一套套的寶鐧武技估計著也是家傳鐧法,在沈宗德威風凜凜的氣勢中,藺無雙彷彿聽見了碎山之聲、斷海之像。

    〝給我死光來。〞

    見到沈宗德毫不留情的出手,寶鐧之下,氣勢如虹,大隊人馬的領頭三人也不再猶豫,若是再不出手,那麼他們身後的手下便要死傷殆盡了。

    隨著領頭三人的出手,壟罩在多數的將境巔峰武者氣勢為之一弱,也紛紛緊跟著領頭三人出手了,只見刀槍劍戢、斧鉞鉤叉,那諸多寶器殺向沈宗德。

    那數十人的大隊,均穿著藍衫,讓藺無雙意想不到的是,那大多為將境巔峰的數十人武者,竟能互相配合,形成一套戰陣,看來應該是來自一方不小的勢力,不然不可能擁有這套一戰陣之技。

    而為首的三人,除卻最強的宗境巔峰武者外,另外兩名竟也會一套合擊之術,互補起來,戰起擁有宗境高階的沈宗德也不落下風,發揮出極強的威力來。

    為首的宗境巔峰武者,光是以修為就硬生生的壓制住沈宗德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