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唯我剑主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鐵牙鼠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鐵牙鼠

目录:唯我剑主| 作者:菊島書生| 类别:都市言情

    ♂

    一踏入了蠻荒叢林之內,真不愧是聖創大陸上的原始地域之一,僅僅是在邊緣地帶,那生長的參天大樹,就要兩三個人合抱之粗,每一棵都將近百丈之高。

    這些一棵棵的巨樹,又粗又高,又壯又大,在樹頂之上,枝葉繁茂,搭乘了一把大傘的模樣,而諸棵巨樹上的枝葉連在一起,就像是許多的大傘結成一片,令高掛在天空中的烈日阻擋在外。

    劍步如光,蠻荒叢林邊緣的一處偏僻之處,藺無雙射入其中,一進入,一片漆黑,膽大如藺無雙,也不敢在蠻荒叢林之中全速奔行。

    站在地面之上,藺無雙一動也不動,雙目微閉,識海靈魂之力打開,以心觀六路,以耳聽八方,聽著叢林之中,树叶簌簌而落的声响,還有一些蟲鳴鳥叫之聲、來自遠方荒獸的吼叫聲等等。

    探聽四方,監察一切,清晰顯化於識海之中,高度的集中,不讓自己有絲毫疏忽的可能。

    此番,藺無雙來到了蠻荒叢林,最主要的還是歷練自己,三年之約近在眼前,說心中不急迫是騙人的,他要盡可能的提升自己,安逸對於他來說,那是一份奢侈。

    或許在很多人看來,將近兩年的時間,將自己從靈兵境提升到現今的靈宗高階境,相當了不起的成就,對戰經驗、生存經驗以及社會經驗來豐富不少,但藺無雙仍然不滿足。

    沙...沙...沙...

    正當藺無雙緩步向前進之時,突然,耳朵一個輕微響動,聽到了前方不遠之處,有什麼生物正在接近的樣子,能夠產生這樣不小的聲響,看來是結群成隊的荒獸。

    雙眼微微瞇起,藺無雙輕輕邁著腳步,在這未知的蠻荒世界中,唯有小心再小心,面上的神情,帶著慎重之色,精神高度集中。

    一步、一步的向前踏出,每一步的踏出,都向前了十來米的距離,藺無雙的行走彷彿縮步成寸,這兩年來,劍步的產生,可以說是讓藺無雙占據優勢的原因之一。

    差不多向前了數里,從灌木的縫隙之中,藺無雙可以看見了在數百米外的距離,數十雙綠油油的眼睛,正死死盯著自己的方向。

    〝這是...荒獸三階的鐵牙鼠。〞

    雖說荒獸不能引靈力來修煉,但長久下來,人類還是為荒獸的實力做了區分,一階到二階相對於靈兵境、二階到三階相對於靈師境、三階到四階相對於靈將境、四階到五階相對於靈宗境、五階到六階相對於靈王境、六階到七階相對於靈皇境、七階到八階相對於靈帝境,而荒獸九階乃傳說中的荒獸之王,相當於人族的靈聖境。

    據說,這一片蠻荒叢林就有著一頭荒獸之王,至於是否存在就不得而知。

    而在蠻荒叢林大多數都是一階到五階的荒獸,六階以上的荒獸幾乎存在蠻荒叢林深處,假如不小心碰上了一頭六階荒獸的外能說撞大運了,而鐵牙鼠正是三階的群居荒獸,在蠻荒叢林的外圍圈中,可以說是兇名在外。

    每一雙眼珠,精光閃爍不定,那一對閃著冰冷光芒的大牙更是特徵,所以藺無雙一眼辨認出這十多頭的荒獸,正是鐵牙鼠。

    這一群的鐵牙鼠每一頭的體長大約兩米、體高一米,其中領頭的鐵牙鼠最為碩大,體長三米、體高一米五,按照藺無雙的判斷,應有四階實力,也就是說差不多是靈將巔峰境武者。

    吱...吱...吱...吱...

    不得不說,原始的荒獸雖然沒有靈力感知,可是他們的六覺卻無限的放大,單是以嗅覺變察覺到了藺無雙的存在,便開始騷動了起來,扯著嗓子,對著藺無雙嘶叫起來。

    眾人皆知,荒獸不畏死,拼鬥強悍,天生的好戰生物,哪怕明知不如敵人,也會死鬥到底,而這領頭的鐵牙鼠加上十多頭的鐵牙鼠,足以橫掃一支人族隊伍了。

    數十多頭的鐵牙鼠,再領頭的鐵牙鼠王帶領下,一雙雙原本綠油油的眼珠,變得十分血紅,死死瞪著藺無雙,血紅的目光當中,充滿著暴虐、嗜血以及一股渴望新鮮血肉的神情。

    吱!

    鐵牙鼠王一聲驚天嘶叫,所有的鐵牙鼠不再猶豫,紛紛低嘶一聲,全數朝著藺無雙的方向疾奔而去,幾次呼吸之間,便來到了藺無雙的身前。

    〝哈!來的好。〞

    藺無雙的臉上充滿著興奮,要說真要徹的話也不是不行,但藺無雙有心一試荒獸之威,面對眾多鐵牙鼠的撲殺,大笑一聲,體內劍形命宮將靈力盡數運轉起來。

    〝去。〞

    右手負後,藺無雙調動體內劍形命宮內儲存的天之劍氣,由經脈運導致左手之中,接著,當眾多鐵牙鼠撲殺在面前之時,隨著一聲輕喝,左手探出,指發劍氣激射而出。

    隨著藺無雙靈力的提升,越加渾厚,天之劍氣的質量也不斷上升,一次以能激射出數十道指發天之劍氣,夾帶著破空之聲,劃過一道道絢爛的軌跡。

    嗤...嗤...嗤...嗤...嗤...

    在藺無雙強悍無比的靈魂力控制之下,每一道天之劍氣都精準的落在每一頭鐵牙鼠身上,只聽聞一系列中劍氣之聲,低鳴的中劍聲,不斷響起。

    接著,藺無雙又激射出一波又一波的天之劍氣,交織出密集的鐵網,對鐵牙鼠來說猶如死亡切割線,無處不在的破空之聲,瞬息之間,彷彿化成了天罰之刃。

    而鐵牙鼠身為荒熟,即便在兇猛無比,也僅僅只是三階實力,在藺無雙指發天之劍氣的肆虐之下,這些鐵牙鼠連阻擋都做不到,轉眼之間,斷肢、碎肉朝著四面八方橫飛。

    吱...吱...吱...

    在鼠群之中,來回飛舞,殺戮無邊,那些臨死、受傷的鐵牙鼠,悲鳴的嘶叫之聲,來回不絕,響徹瀰漫這方圓數十里。

    其實,莫說那數十頭的鐵牙鼠,就算是領頭的鐵牙鼠王,作為四階荒獸,在藺無雙的天之劍氣一波又一波的激射之下,也撐不了幾次,這還是因為有鐵牙鼠群阻擋的關係。

    結果,藺無雙看準時機,左手食指激射出一道粗大的天之劍氣,腥紅的鮮血,飆高足足有數十丈,鐵牙鼠王,鼠頭落地。

    天之劍氣對於修為低下來說,可謂無物不破、無物不斷,犀利萬分,一場大殺下來,所有的鐵牙鼠群,包括鐵牙鼠王,盡數殲滅,無一留存。

    整個過程之中,藺無雙只有略為動用修羅劍意,壓制住鐵牙鼠的行動,再來便是指發天之劍氣的橫掃,便誅殺數十頭的鐵牙鼠,使得鮮血橫飛、碎肉滿地,深色紫袍上,竟是一滴血也沒沾上。

    然而,看似輕鬆的過程,其實每一步藺無雙都在識海之中,精準計算過,荒獸雖兇猛,但依然只是依靠本能而戰,再者大多都是三階實力,對於藺無雙來說,構不成威脅。

    所以看似兇險,結局早已注定。

    求收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