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唯我剑主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言出法隨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言出法隨

目录:唯我剑主| 作者:菊島書生| 类别:都市言情

    ♂

    〝呼,終於死了。〞

    見灰衣男子真的完全泯滅了,藺無雙這才真的放鬆下來,此戰堪稱僥倖,若無那些破邪寶器,以及灰衣男子已是一名活死人,不復生前記憶,全憑藉著本能而戰鬥,那麼他們這群宗境武者憑什麼能泯滅擁有王者實力的灰衣男子。

    所謂的陰邪之氣不滅,肉身便是不滅,聽上去極為厲害,但只要短時間之內造成對方極大的傷害,讓他無法快速補充陰邪之氣,還是能徹底擊殺泯滅的,當然前提還是要彼此實力差距不大的情況下,灰衣男子所展現的實力大概在王者初階到中階左右,但在無法使出生前武學的情形下,他們一群強悍近似宗境最強者的實力下,以及擁有著破邪寶器,硬是能徹底擊殺,可如果今天少了任何一項,都難以成功。

    放鬆過後,藺無雙注意到湯光武的屍體,於是便下意識將湯光武的空戒吸取了過來,然後在扔進他的空戒之內。

    青衣女子靠了過來,笑道:〝沒想到你倒是挺強悍的,這可不是尋常的陰邪之氣,彷彿有著自己的生命,相當難纏。〞

    〝是啊!〞回答完青衣女子的話,藺無雙心中卻是想著,這裡的陰邪之氣之所以變化,極有可能是因為那股魔皇境能量的關係,而直到現在,趙孟所說的那股魔皇境能量都沒出現過,直讓藺無雙不安。

    〝嗯...〞想到這,藺無雙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便轉頭往那不起眼的小棺木看去。

    〝怎麼了?〞青衣女子感受到藺無雙的變化詢問道,旋即隨著藺無雙望去的方向看。

    萬錦波等三人也感覺到藺無雙兩人的不對勁,正想詢問,卻也同時看往小棺木的地方。

    此時,眾人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灰衣男子極力保護的小棺木已經打開了一道缺口,驚呼:〝這...小棺木已經打開一個缺口了,情形似乎不妙。〞

    〝那灰衣男子都想保護的小棺木...我們快將銅門轟開。〞茅丰已經不想再與陰邪之物戰鬥了,驚見小棺木已經打開一道缺口,全身毛骨悚然,轉身便持白玉長棍,瘋狂的轟打銅門。

    其他人均以行動來回應,全力攻擊著銅門。

    銅門在眾人的連續攻擊之下,搖晃不已,濃厚的陰邪之氣也漸漸消磨掉,但這樣的速度實在不快,此時,青衣女子直覺在這樣下去,實為不妙,眼神認真了起來,心中下了決定,右手食指空戒一閃,出現一柄銀色如彎月般長刀,這柄彎月長刀所散發出的壓威,絲毫不遜於灰衣男子手中的鬼頭大刀,明顯這也是一件巔峰地級低品寶器。

    雙手緊握彎月長刀,青衣女子輕喝一聲,身如閃電,一刀狠狠斬在銅門之上。

    轟!

    此刀單純的攻擊力,竟超過了藺無雙的葬空劍,強烈的銀色刀芒,好似明月爭輝,襲捲了整層三十六樓,硬生生蒸發了大量陰邪之氣。

    〝什麼...宗境最強者!〞眾人大吃一驚望著青衣女子

    藺無雙心中暗道:〝果然...隱藏著極深,哪怕剛剛對戰灰衣男子她也不想輕易顯露實力,在加上那柄巔峰地級低品寶刀,想來一般的宗境最強者也不會是她的對手。〞

    寶器雖是外物,卻能夠讓一個人的實力加成翻倍,青衣女子本身就是宗境最強者了,手握地級低品寶器幾乎是宗境最強者中的頂端,王者境下幾乎無敵手,除非對方也是一樣為宗境最強者,然後也擁有著一件地級低品寶器,否則宗境根本難尋對手。

    銅門在這一擊之下,瘋狂搖晃,搖搖欲墜。

    但就在此時,陰邪之氣瘋狂湧動,第三十六層樓的陰邪之氣螺旋集中起來,陰邪之氣如此的濃度,讓人懷疑是不是整棟弱水聖樓的陰邪之氣都在集中了,聲勢相當浩大,接著,眾人便看到所有的陰邪之氣直接灌注進那副小棺木打開的小缺口。

    強烈的陰邪之氣,讓三十六層樓的牆壁都結起了冰霜。

    〝快。〞知道在這樣下去肯定不妙,萬錦波大叫一聲。

    轟!轟!轟!轟!轟...........!

    就在銅門即將被轟開的瞬間,眾人還來不及高興時,砰的一聲,小棺木的棺蓋被打開了,一道人影緩緩站了起來,伸手一吸,握住了原本灰衣男子身邊的鬼頭大刀,然後在空中揮舞著,似乎在適應身體。

    藺無雙回頭一看,心中一緊,灰衣男子極力保護小棺木中的人,終究還是現身了。

    這一次出現的是一名中年男子,一頭黃色的亂髮,身上穿著破爛的暗紅色戰衣,手上的鬼頭大刀更是詭異出現變化了,大刀的鬼頭似乎活了過來,似笑似怒似哭似悲,鬼頭的表情不斷變化著,刀身的顏色更是神奇變了暗青色,身上所縈繞的似乎不再是陰邪之氣...

    〝他是熾皇...弱水女帝座下的九大分支之主之一,我們還能活著出去嗎?〞對於遺跡向來頗有研究的萬錦波,一眼便瞧出此人正是他在古籍上看過的熾皇,顫抖的道了出來。

    茅丰更是絕望,依照以前中年男子所散發出的氣息來看,萬錦波所言不虛,曾經的皇者大能啊!那柄鬼頭大刀也不是什麼巔峰地級低品寶器,而是地級中品寶器,哪怕熾皇與先前的灰衣男子相同,是名活死人,但也不是他們所能對抗的。

    揮舞完手中鬼頭大刀的『熾皇』,望向藺無雙等人,臉上的表情充滿著邪惡,接著,竟張口吐出話語。

    〝死...!〞

    單是這個死就讓眾人知曉,眼前的『熾皇』就與灰衣男子不同了,是有意識的,足以讓眾人面臨著可能死亡的災難。

    一個死字,充滿的威壓,竟讓眾人直接倒飛,直接撞擊在牆壁上,毫無倖免,不只是如此,還讓腦袋昏沉,心跳加速,除了青衣女子與藺無雙外,剩下的三人均是七竅流血。

    藺無雙此所以能勉強抵禦,全賴因強大到堪比皇者大能的靈魂力,而青衣女子雖沒有向藺無雙那般強大的靈魂力,但從他手上的彎刀寶器,便能得知他身分定是不簡單,身上可能有著強大防禦靈魂的寶器。

    〝言出法隨!〞藺無雙駭然道。

    所謂的言出法隨,這是身為皇者大能的象徵,一言出,如同天語,能定生死,這也是皇者大能強大的地方,既能傷害到對方的靈魂深處,又能造成身體上的巨大傷害,故通常沒有到靈皇境是無法抗衡的,當然也有著例外,就像藺無雙擁有堪比皇者大能的靈魂力,又或者向青衣女子可能有著防禦靈魂的寶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