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唯我剑主 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慘烈

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慘烈

目录:唯我剑主| 作者:菊島書生| 类别:都市言情

    ♂

    〝呼!〞

    藺無雙重重吐出了一口濁氣,此戰看似輕鬆,其實極其兇險,修為弱於對方,而且對方還精通影之奧義,這過程中要是有一個疏忽,現在倒下的可能就是藺無雙了,但結局已定,不存在著可能。

    這一戰也只能說瘦如竹竿男子實在倒楣,挑上了藺無雙這妖孽,最引以為傲的影之奧義,在藺無雙強如皇者大能的靈魂力下,發揮不了三分作用,在加上強悍的戰鬥技巧,井中月般的冷靜,或許從一開始便已注定了瘦如竹竿男子的命運。

    擊殺了瘦如竹竿男子,藺無雙留在了原地,並沒有去幫助其他人,因為每一位強者都有著一顆驕傲的心,在一對一的情況下,不會允許其他人任意插手,再者如果隨意插手,配合不起來不說,這樣還可能製造機會給對手。

    收回目光,藺無雙轉過身來,望著那一箱箱的上品靈元。

    這堆驚天的上品靈元,幾百年來存放於此,靈元中的靈力竟然沒有絲毫的飄散掉,藺無雙心中猜測,也與主殿中這座陣法有關,靈元提供靈力給陣法,陣法再以陣法之力所住靈元中的靈力,兩者相輔相成。

    除了這樣外,也造就主殿強悍的防禦能力,不然現在的戰鬥強度,這座主殿雖可能不至於成了廢墟,但最少也會造成相當程度的損壞,但從戰鬥開始到現在,這座主殿始終保持完好,這就說明與主殿陣法息息相關。

    但看著這堆一箱箱的靈元,藺無雙可不敢輕易破開陣法取出來,因為他也害怕,一但使用蠻力硬是破開陣法的話,裡面一箱箱的靈元突然失去陣法的保護,怕是會四面八方沖出,那麼到時候就算自己沒事,那靈元也可以被破開的陣法力量所絞碎,真發生這樣的事情話,藺無雙可是會搥心肝的。

    所以他還是只能站在旁邊,靜待所有人的戰鬥都結束,什麼事情也都做不了。

    〝八方雲劍!〞

    〝殘殺戮劍術!〞

    兩大頂尖巔峰宗境劍客的對決,吸引了藺無雙的觀看,中年文士的扇中劍與抱劍老頭的闊劍,各自施展出最強極招,準備一劍決勝負、定生死。

    冷酷的中年文士,施展出的劍招,雲劍叢生,暗蘊八卦方面,雲劍幻化天、地、水、火、雷、風、山、澤八道靈劍,藺無雙看出這八種奧義雖未到小成境界,可此劍招級為恐怖,一連八劍揮出,相輔相成,將抱見老頭的進、退二路都全封鎖,而且這八劍一但皆成大成奧義,極其威力直達地級中品劍招,不過現在頂多只有準地級低品劍招威力。

    而抱劍老頭的劍招雖然沒有這麼複雜,卻有著恐怖的殺氣,劍招之中帶著腐朽與死亡兩種奧義,而且有著小成奧義境界,腐朽奧義的寂滅、死亡奧義的凌厲,不需要太多繁雜變化,一劍斬出,神鬼難逃,直刺中年文士劍招破綻而去,威力同樣來到了准地級低品劍招的威力。

    藺無雙以強大的靈魂力,在腦海之中,快速分析著兩人劍招,並和自己進行著對比,如果對戰如何拆招、應對。

    轉瞬之間,兩人的最強殺招已在電光火石之間,手中寶劍已經互相對撞起來,然後併發出無數千百道火花,哪怕以藺無雙絕超的眼力也無法得知發生了些什麼,只能運用起靈魂力前去探知千百道火花的軌跡,來進行推測、拆解。

    〝啊...!〞

    火花斂去,一道慘叫聲響起,藺無雙聞聲看去,驚見抱劍老頭的心窩之處已遭穿透,滿臉猙獰,血流如注,受創過深,手中闊劍竟也佈滿裂痕,再也無法支撐,仰天倒下。

    最強殺招比拼,抱劍老頭戰亡。

    藺無雙再往冷酷的中年文士看去,他的劍傷也非常重,按照理來說,這樣的傷口足以致命,在他的左腰間,也遭到闊劍洞穿,滿身浴血,大口吐著鮮血,手緊握著扇中劍,支撐著身軀,而劍傷上帶有強烈腐蝕效果,一點一滴蠶食著,所幸抱劍老頭已亡,所以這樣的力量已屬於無主之物。

    〝一亡一傷,這就是實力相近的劍客對決。〞藺無雙心中不禁感嘆著。

    鐺!

    成功擊殺抱劍老頭,冷酷的中年文士身體一軟,在也握不住手中寶劍,整個人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呼吸著空氣,地上濕漉漉一片的鮮血與汗水,此時中年文士的狀況,別說同階武者,可能一般的將階武者都能隨手擊殺他。

    嚴格來說,其實傷勢最嚴重的地方,在於抱劍老頭那股帶有腐朽與死亡的力量,經由傷口不斷腐蝕著,所幸這股力量已經無主控制,所以中年文士稍作喘息,便命宮一震將這股力量襲滅。

    這兩人絕對是目前藺無雙遇過最強大的宗境劍客,任何一人獲勝都不意外,只能說上天眷顧了冷酷的中年文士。

    〝去死吧!〞

    就在此時,冷酷的中年文是頭上出現碩大的虎爪,金光雖然微微黯淡,但爪未到,兇威以攏罩住冷酷的中年文士,而這虎爪的主人自然是虎少齊,由來他與萬錦波的力拼對抗,結果以平手收場,虎少齊雖是帝獸擁有天賦『邪眸金光』,但畢竟還只是宗境而已,根本不足以讓他支撐太久。

    結果邪眸金光雖破開了萬錦波的淬金身,但金光收斂,也退去了天賦能力,兩者各自倒飛,而好巧不巧,虎少齊倒飛的位子剛好在中年文士的附近,見中年文士擊殺了陣營中的抱劍老頭,又受了重傷,那麼便順手一爪,想解決掉中年文士。

    中年文士當真冷酷,即便面對即將來到了死亡,依舊表情不變,而雖然仍想提劍禦敵,只可惜發抖的手指,已經出賣了他的現況,如果沒意外,這一爪注定了他的死亡。

    但意外發生了,錚的一聲!

    那是寶劍出鞘的聲音,一劍橫出,架住了可抓碎萬物的虎爪,持劍之人,正是藺無雙。

    〝混帳!你竟敢阻我。〞巨大的虎頭怒視藺無雙,與萬錦波不相上下以讓他心中怒火無限了,現在一名小小的宗境中階武者還敢阻止他殺人,這讓虎少齊憤怒到近乎瘋狂了。

    藺無雙無所畏懼,舉劍擋在中年文士面前,淡然一笑,道:〝你是不是有問題,我與他是隊友自然護他,與你是敵人,自然要阻你,怎可讓你如願。〞

    虎少齊怒不可遏,以行動回應藺無雙之語,龐大的獸驅一扭,猶如猛虎下山撲向藺無雙而去,一雙前肢,抓向藺無雙,金光燦燦。

    〝哼!回去。〞

    藺無雙緊握業火,調動劍形命宮,修羅劍意附著上劍身,一道巨大劍芒斬在虎少齊的獸驅上,劍芒爆破,虎少齊遭到炸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