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唯我剑主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果斷後撤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果斷後撤

目录:唯我剑主| 作者:菊島書生| 类别:都市言情

    ♂

    不得不說,趙孟身上的幽黑狂暴能量太變態了,身體來不及做出反應,但這股不明的能量卻已經做出護主反應,自主集中成一團能量盾,千分之一秒擋住了神鬼莫測的一劍。

    鐺鐺鐺!連續三聲。

    狂暴能量盾擋住了要害,劍氣餘勁便洞穿了趙孟的兩處肩膀,造成兩處血洞,留下深深的劍孔。

    〝怎麼可能。〞趙孟簡直難以置信看了看兩處遭到洞穿的肩膀,沒想到居然會是他率先受傷,如果不是神祕的能量,那麼剛剛那一劍足以取走他的性命。

    一擊不成,藺無雙的身形落在一處屋簷上,居高臨下,雙手緊握業火,師境圓滿修羅劍意再次運轉並附著上手中業火,冷漠道:〝這一次你擋住了,不知道下一劍還能不能如此幸運。〞

    〝小子休狂,你是不可能再一次突破我的防禦的。〞趙孟表情怒極扭曲,雙手大開,近乎抽盡命宮僅剩不多的幽黑能量,接著雙手推出一道狂暴幽黑能量光波,攻擊範圍極廣,這股威壓並鎖定住藺無雙的氣機。

    見氣機遭鎖,藺無雙輕蔑一笑,隨即修羅劍意一震,被斬破遭鎖氣機威壓,雙腳猛踏屋簷,沖天而起,雙手高舉業火,四面八方突現驚天劍意,齊聚藺無雙手中寶劍。

    〝揮劍天下識!〞地級低品巔峰劍招。

    藺無雙一劍穿透了狂暴能量光波,但仍然刺不出趙孟的要害,因為神秘能量護主,令藺無雙手中寶劍偏離了劍軌,但也令趙孟身上呈現多數劍痕,鮮血綻放,趙孟氣極,三番兩次的攻勢不但沒造成對方傷害,反倒是自己不斷受到劍傷,若不是神祕的能量,自己早已身亡。

    劍招在一次失利,藺無雙劍步踏起,數次變換後退路線,有驚無險躲開了趙孟瘋狂亂擊,眉頭深深皺起,深感如果沒消耗掉對方那股神秘能量,只怕難以擊殺,若不是劍意的提升,劍步的進化,否則都不一定能躲過對方的強大攻擊。

    一時間趙孟身上這股神祕的強大能量,引起了藺無雙莫大的求知欲,這絕對不是一個區區伏龍鎮家族大長老所能擁有的。

    趙孟提運起幽黑能量,雙掌在虛空之中,不斷拍出黑暗波,如同排山倒海般,藺無雙原本想提劍在戰,但心生危機,果斷踩起劍步後撤。

    幾次呼吸功夫過後,一道靈力波動類似趙孟,仔細感受其修為卻勝趙孟一分,其威壓鋪天蓋地而來。

    圍觀的民眾感受著其來人的靈力波動,紛紛驚呼出聲。

    〝這...這是鎮長,顏真鎮長來了。〞

    〝原以為趙孟靈宗高階境應與鎮長不相上下,但感受這靈力波動,分明已經一步踏入靈宗巔峰境了。〞

    〝你們快看,那少年劍客撤退了,真是有夠果斷的,一人戰趙孟已是極限,若是鎮長再加入,那麼這名少年必敗無疑。〞

    眾人說的沒錯,若是一對一,藺無雙根本無懼趙孟或者是鎮長,可是二對一太懸了,但打不過還跑不過嗎?伏龍鎮可沒王境強者坐鎮,所以沒人夠能耐留下藺無雙,只是繼續留下來乃屬無智之舉,因為鎮長雖非趙家之人,但是敵是友還未明朗,藺無雙雖年少,但心境極其老成。

    不到五次呼吸時間,藺無雙的身影幾次閃爍,已經消失在眾人視線之內。

    消失沒多久,一道消瘦人影出現在趙孟面前,是名約進五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

    當顏真出現在眾人面前,那即將踏入靈宗巔峰境的感覺更加清晰了,相較於趙孟來說,其氣勢一點也不差,甚至更加強烈,原本屬於趙孟的幽黑威壓,都被壓縮許多,每一次的波動,都令空間產生一絲波動,這可是專屬於王境強者的啊!

    顏真神情明顯不悅,而且眼神之中帶一絲疑惑,心道:〝這趙孟何時晉升靈宗高階境?而且這股力量充滿著邪惡、狂暴,明顯並不是屬於他的力量。〞

    顏真鎮長按下心中疑惑,開口道:〝趙家趙孟大長老,請問一下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何將這裡弄成這樣?〞

    趙孟也沒想到鎮長居然一隻腳踏入靈宗巔峰境了,收回幽黑能量,怒道:〝剛剛那名少年在我伏龍鎮行兇,我家族之中的蔡伯與多名客卿都被他所殺害,我趕之不及,心中憤怒之中,便與那名少年開戰,所以這裡的街道故變成如此。〞

    鎮長顏真向來對於這名趙家大長老不喜,野心勃勃,一心想將和平安穩的伏龍鎮掌握其手中,但一直以為因為苦無證據,但也好在有趙家族長制衡,所以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但現今發現這趙孟已是靈宗高階境,那麼便不能在放其發展下去,不過話雖如此,畢竟他趙家之人被殺害,身為鎮長也不能就這麼了事,不然必將遭人詬病,便發動鎮上治安隊,抓捕趙孟口中的那名少年。

    -----------------------------

    〝趙孟你給我解釋清楚,那名少俠乃我兒的救命恩人,你卻派人前去刺殺他,而且還讓鎮長派遣治安隊去抓捕他。〞趙慶一掌拍在桌子上,黑鐵製作的桌子立刻成了齋粉,足見此時的趙家族長心中有多麼憤怒了。

    〝哼!誰會知曉是此子救了你的兒子,會不會是居心不良,我只不過是叫蔡伯前去詢問,可這名少年卻心虛動手,不但斬殺三名靈將巔峰境客卿,就連蔡伯都慘死他劍下,身為一族之長的你,不想著如何為他們報仇,還有臉還質問我。〞趙孟臉不紅氣不喘,將所有責任都推向藺無雙。

    〝大長老所言差矣,藺少俠絕非居心叵測之人,當夜恰好路過才救下我,否則我早已慘死在翁長老的陰謀之下,再者連翁長老都說是大長老你指派,我都不相信了,那麼為何大長老不能相信我的話。〞見父親與趙孟爭執不下,趙方出言道。

    〝趙方姪兒的信任,令我十分感謝,我們在這裡爭執不休也毫無意義,就待治安隊與族長有所動作,抓捕到了那名少年,哪麼一切就將水落石出,不過就算他是無辜的,殺了蔡伯與三名客卿一事,也不能輕易了斷。〞趙孟說完,人便離開了。

    〝大長老...。〞趙方還想說些什麼,卻便趙慶攔了下來,示意不要再多言。

    趙方不解,詢問道:〝父親為何阻攔於我,藺少俠乃我恩人,我不能讓大長老出手對付他啊!〞

    趙慶輕嘆一聲,道:〝方兒我了解,但趙孟擺明要殺雞儆猴,那藺少俠是你恩人,卻故意派蔡伯前去刺殺他,蔡伯被殺,他就故意展露靈宗高階境實力與藺少俠在街道上大戰,這一切都是陽謀,所奪取趙家族長之位的陽謀,如果我沒有動作,那麼他便可名正言順挑戰我,將我拉下族長一位。〞

    拜求打賞、收藏、推薦票,謝謝....未完待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