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唯我剑主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藺無雙對林鵬飛下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藺無雙對林鵬飛下

目录:唯我剑主| 作者:菊島書生| 类别:都市言情

    ♂

    隨著藺無雙的出現,伴隨而來的一股恐怖壓力,這股壓力是由劍形命宮揉合修羅劍意所散發出來的,藺無雙所在之地的空間,竟被修羅劍意所擠壓而造成扭曲。

    讓人感到恐怖的是,這股壓力竟讓暴風女王與鋼手王也感受到不適,讓兩人害怕的是,堂堂王者之境的強者,居然會被宗境初階所散發出的意境所壓迫,這他們倆人產生出,這一次與藺無雙為敵實為不智之舉。

    莫說暴風女王與鋼手王了,就連王境巔峰的鷹眼弓王,都感受到自身靈力竟有些運轉滯礙,不得不說這小子帶自己太多的驚奇了。

    而林鵬飛因為剛發完連續武技的大招,正處於疲累狀態,現在又正面承受這股意境的壓迫,讓他已然沒有了先前的囂張姿態,滿臉的痛苦之色,冷汗淋漓,雖不想就此屈服,被一點一滴被彎掉的腰,已經出賣了自己。

    〝見這一招的劍勢...最多就是地級低品武學,可卻讓我有種面對地級中品武學的感覺,難道他掌握一門地級低品巔峰武學?〞感受著藺無雙不斷散發出的劍勢,就連王境巔峰的鷹眼弓王都感受到了一絲壓力。

    〝不可能,軒轅帝國境內不應該存在這麼強的地級低品武學,那怕是軒轅皇家也不存在著這麼高端的武學。〞鋼手王與暴風女王臉上已經失去了從容,滿臉的驚嚇。

    〝不,這小子現在這一劍招確實是地級低品巔峰武學,但之所以會這麼強勁是因為使用者的關係,獨有的理解能力與天賦,以及師境高階修羅劍意的加持,讓這一劍招無限的昇華了...。〞

    此時鷹眼弓王的雙眼充滿著讚嘆,如此妖孽天賦的年輕人莫說軒轅帝國了,當年他在整個南疆歷練,也沒見過幾個,沒想到現在小小的軒轅帝國境內就出現一個了。

    藺無雙手握業火,修羅劍意揉合劍上的般若之火,不斷的壓迫所在空間,儘管沒有林鵬飛那一套冰霜掌連續武技來的那般絢麗,但那種絕對碾压的氣勢,不只是讓三位王者感到震撼,更是讓林鵬飛的腰不斷彎曲,呈現了屈服之狀。

    慢慢舉起了手中業火,遙指對面的林鵬飛,藺無雙的雙眼因修羅劍意相當深邃、冷漠,淡然道:〝林鵬飛,此劍招名為『劍傲天獄』,地級低品巔峰劍招,我給你一個認輸機會,不然此劍出,我不敢保證你的生死。〞

    林鵬飛硬是扛住藺無雙的劍勢,挺直腰背,但臉上極度扭曲,狠聲哼道:〝你以為就此贏定了嗎?真覺得勝卷在握了,雖然因為剛剛的連續武技耗盡了我大量靈力,但這場比鬥未結束,我可是軒轅之盾林輝倫將軍的孫子,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密技。〞

    〝啊~~~!〞

    林鵬飛怒吼一聲,口吐朱紅在雙手的大拇指上,那不是單純的血液,而是凝聚命宮的精血,這一口的精血在這一場戰鬥過後,如果沒有使用特殊的靈藥話,林鵬飛至少要花費一年以上來恢復,而且在恢復之前林鵬飛的修為將難以寸進,對於潛皇綁上的天才來說,一年的時間是相當關鍵,可以說林鵬飛已經是拿著自己的未來在使用密技。

    〝不可啊!公子...〞鋼手王與暴風女王雖然有心阻止,但卻來不及了,因為密技一但發動,這途中不可強行中斷,不然傷害只會更大。

    林鵬飛雙手上的大拇指迅速匯聚身上僅存的靈力,然後將指尖上的精血融為一體,接著插進頭上的太陽穴上,林鵬飛的臉上瞬間布滿猙獰,身上的靈力竟不可思議恢復,冰屬性靈力不斷的從身上散發而出,比起先前,這股凍氣有過之而無不及。

    原本受到藺無雙劍勢所壓迫,林鵬飛現在自身的氣息不斷增強,強行抵擋住了藺無雙的劍勢。

    〝好詭異的密技,不過這股力量終究不是自身所修練而來,林鵬飛根本無法駕馭。〞藺無雙面容微變,眉頭微鎖,雖然驚訝於林鵬飛密技的強悍,但隨即在心中微微搖頭。

    〝哈哈,這種力量真是讓人著迷,雖然只有短短的三分鐘,不過對付你這小子足以,死在這樣的力量之下,你到了黃泉也該心滿意足了,現在就讓你嘗嘗冰霜掌最強招式『傲雪凌霜』。〞

    按照理來說,以林鵬飛現在自身修為是使不出冰霜掌最強招式『傲雪凌霜』,但因為密技的原因,使得他體內靈力暴漲,故現在變勉強能使出來,此招一出,寒氣瀰漫,方圓十里之內皆會被凍成冰霜,但那是修練至出神入化的階段,以目前林鵬飛暴漲的靈力,雖做不到方圓十里,但將百尺之內凍成冰霜還是可以的。

    冰霜寒氣以林鵬飛為中心,一層又一層急速旋轉,形成一股極為可怕的寒流漩渦,不斷地向外席捲而出,侵略著藺無雙營造出來的驚天劍勢,劍勢一但被瓦解,那麼藺無雙的劍傲天獄將不攻自破,而且藺無雙極有可能遭受劍意反噬,然後傲雪凌霜的寒氣侵入,那麼可說是十死無生。

    〝認命吧藺無雙,你讓公子未來至少有一年無法寸進,那麼便拿你的命作為抵償吧!〞鋼手王與暴風女王在心中狠狠地想著,帶著如此狀態的公子,兩位王者實在不知如何向林輝倫將軍交代。

    林鵬飛的變化也讓鷹眼弓王感到一絲驚訝,心中暗道:〝沒想到林鵬飛還擁有這樣的壓箱底密技,不過看那藺無雙的臉上雖然微便,但卻不見其焦慮,接下來就看是林鵬飛的寒氣強悍還是藺無雙的劍招更勝一籌。〞

    此時,藺無雙發生了變化,原本深邃、氣勢磅礡,一層層灰中帶金的修羅劍意,不斷內斂收縮在周身十米,而在這層修羅劍意的覆蓋之下,藺無雙的修為竟無限期接近了宗境中階,使得林鵬飛的冰霜凍氣無法侵略,甚至還有遭受撕裂的現象。

    如果有大能者在的話就能窺視到,藺無雙的劍形命宮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瘋狂運轉當中,相較於當年家族大比還略顯稚嫩的天之劍訣,現在的天之劍訣明顯在蛻變之中,九天十地唯我獨尊。

    〝哼!裝神弄鬼,你以為這樣就可以與我抗衡了嗎?〞林鵬飛目光冰冷的看著藺無雙說道。

    〝你以為我無法與你抗衡嗎?〞與林鵬飛的神情相反,藺無雙顯得相當冷漠...淡然地反問道。

    〝天真的小子,冰霜掌最強一式『傲雪凌霜』雖然被歸類成地級低品武學,但這也是地級低品巔峰武學,威力之強堪比地級中品武學招式,豈是你那如同路邊大白菜般的劍招能相比較。〞因為密技的關係,林鵬飛的情緒顯得相當激動、狂傲。

    未完待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