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唯我剑主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古晴兒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古晴兒

目录:唯我剑主| 作者:菊島書生| 类别:都市言情

    ♂

    〝呵,許久不見君雅這小妮子了,倒是頗有進步,都靈帝高階境了,如果未來有大機緣,進階靈聖境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倩影笑看軒轅君雅一會,便將目光收回。

    〝嗯...似乎有人窺探?也許是我太緊張了,軒轅帝國不過就我一個靈帝境而已,哪怕是鄰國也是如此,能進入國界而不被我得知也只有靈聖境了,不過靈聖境強者頂多路過罷了。〞軒轅君雅覺得自己太過於緊張,便自嘲笑了笑,話語中卻也透露出對靈聖境的嚮往。

    就這麼短短的一會,便能得知,這道倩影的實力遠遠超過了軒轅君雅,那麼倩影的實力呼之欲出了,此倩影乃靈聖境的存在。

    轉瞬之間,這道神祕又強大的倩影將靈識壟罩在紫玄城當中,暗道:〝藺家便是遷移至此吧!〞一個呼吸時間,神秘強大的倩影來到了紫玄城虛空的上方。

    靈光閃爍之間,來到了藺家禁地『藺家祖堂』。

    神秘強大的倩影,推開祖堂大門,進到了裡面,第一眼便是望著藺虛天的牌位,喃喃自語,道:〝虛天哥,莫怪小妹現在才來探望你,也勿怪小妹沒有保護藺家,讓藺家退出了七大古家族...。〞

    空間之力逐漸散去,顯露出神秘強大的倩影真容,一名女子,風華絕世,萬古難有,站在藺家祖堂之內,宛如月中仙子,長髮如瀑,一身古樸無比的淡黃色衣裳,讓人難以辨認古今,一雙秀目微閉,可就是感覺的出來,望向的地方,正是數百年前藺家引以為傲的絕世天才,『藺虛天』的牌位。

    如此風華絕世之女子,除了古家的天之驕女『古晴兒』,還會有誰。

    古晴兒望著藺虛天的牌位,嘆道:〝虛天哥,就這麼過去四百年了,但你我的回憶卻仍然歷歷在目,彷彿昨日一般,上天為何如此不公,遙想當年的你何止是藺家的天之驕子,五十歲之前便踏入了靈聖之境,是大陸上最耀眼的天才之一,更是這近萬年來最年輕步入靈聖境的天驕。〞

    說到這裡,古晴兒不由得自嘲笑了笑,淡笑道:〝當年人人都讚嘆我倆是大陸上的絕代雙驕,但又有誰知道,若沒當年沒有虛天哥你的幫助,那麼想晉升靈聖境,談何容易,比起虛天哥你來,我如同螢火之光,而虛天哥你就像皓月一般耀眼無比。〞

    手指上的空戒閃爍之間,古情兒的手中出現了一個酒壺,酒壺看上去有些年份了,上面隱隱約約有一個藺字,眼神之中帶點莫名的情愫,接著提起酒壺痛飲了起來。

    〝虛天哥,你還記得這個酒壺是你最喜歡的,當年我硬是將這酒壺搶了過來,不過你向來疼惜我,倒也不跟我計較,這裡面裝的酒水,可是你最喜歡『五方釀』,讓小妹請你喝一口吧!〞

    說完,便將酒輕輕倒在藺虛天的牌位上,接著古晴兒自己再喝一口。

    當年藺、古兩大古家族,其實有意將藺虛天與古晴兒湊成一對,結為良緣,但奈何兩人都是心高氣傲之輩,怎麼可能接受媒妁之言,兩人紛紛以歷練為理由,逃出了家族,卻又因緣巧合走到了一起,只是...藺虛天一生未娶,古晴兒在他心目中如同妹妹一般,而古晴兒心知藺虛天一直以來只當他是妹妹而已,所以就將這份心意深藏在心裡。

    〝既然都來了,何不現身呢?〞話音一落,古晴兒便轉頭將目光望向屋內的一處角落,接著將手中酒壺擲去。

    目光所到之處,空間一陣扭曲,一道人影顯現出來,來人順手將飛馳而來的酒壺接住,道:〝都幾百年了,脾氣仍然這麼大,若是被外界傾慕妳的男子看到妳這麼嬌蠻一面,豈不是將心碎萬千,桀桀桀。〞

    〝你還不是一樣,過去了幾百年,仍然這麼喜歡神神秘秘的,人邪大哥...或者我該稱呼你為魔域八部眾之首『吞佛』。〞

    此時的古晴兒不再是在緬懷藺虛天的小女人姿態,回到了風華絕代的天之嬌女,只是那眼神當中,卻多了一絲矛盾的情感。

    聽聞古晴兒帶著些許諷刺的話語,人邪,不...應該說魔域八部眾之首的吞佛,雖然臉上的表情沒有變化,但心中卻充滿了苦澀,在一次見到了古晴兒,許許多多原本以為已經塵封在內心的回憶,不斷地湧現出來,這一些回憶讓以冷靜著稱的吞佛,不再冷靜。

    古晴兒一揮手,靈力瞬間封鎖住藺家祖堂的空間,接著足以讓整個大陸膽寒的聖境靈力,從古晴兒的體內散發出來,令人感到詫異的是,祖堂內竟沒有一件物品遭受這強大靈力的破壞,由此可見古晴兒對自身靈力的控制,已經到了相當恐怖的境界。

    面對古晴兒聖境靈力的壓迫,吞佛無法再保持人邪的化身,頓時顯現出鮮血般的紅髮,白衣、紅黑的鑲邊,面容妖異、冷峻,一雙血瞳,眼神之中帶著深邃的睿智與狡黠。

    魔域八部眾之首,魔域戰神,吞佛現身。

    〝桀桀桀,晴妹沒想到你這幾百年進步這麼大,已經踏入了靈聖境中階了,真不愧是古家的天之嬌女。〞面對古晴兒聖境中階靈力的壓迫,魔域戰神吞佛,仍有餘力,談笑風生。

    〝魔帝境中階巔峰?若不是因為血統的關係,或許現在魔域三王現在已經換人坐了。〞古晴兒沒想到,眼前吞佛的實力已經超越了妖后九禍,無限接近鬼帝銀煌了,眼神之中帶著凝重。

    吞佛面對古晴兒諷刺他的血統在魔域之中不高,也不在意,舉起古晴兒擲來的酒壺,張口便是痛飲,笑道:〝多久沒喝到如此醇厚的五方釀了,真是令人思念又...充滿回憶的滋味。〞

    〝桀桀,風雷火擊!〞

    說完又將手中酒壺飲了一口,便擲回給古晴兒,吞佛身形跟著一動,一個閃身便來到了古晴兒的面前,濃烈滾動的魔炎,迅速聚集在手掌之中,夾帶雷霆萬鈞之勢,襲向古晴兒。

    〝哼!靈月訣:朔月-黯聲催息。〞

    面對吞佛突然提掌來襲,古晴兒不慌不忙,極招瞬提,頓時月鋒交織,利芒催命,祖堂無法顯月,但屋內月光閃閃,風之奧義與幻之奧義的交織,看似柔和的月光,蘊含毀滅意境之怒。

    嗤嗤嗤!

    雙掌交接,兩極相衝,氣機牽引,兩人有心不想摧毀藺家祖堂的一桌一椅,但這畢竟是魔帝境與靈聖境交招,哪怕兩人對自身力量控制擁有著極高的境界,仍然擋不了餘勁外洩。

    不到一息的瞬間,古晴兒雙掌再提,空間黑洞現,殘留餘勁盡被吞噬,古晴兒怒道:〝吞佛你想幹什麼,你當真不顧往日情誼想毀了虛天哥的牌位嗎?〞

    〝吾豈不知晴妹之能耐,至於我想幹什麼...未來妳會知道的,桀桀桀!〞而眼前哪裡還有吞佛的身影,早已借由掌勁倒退,遁入虛空之中,只留下殘音。

    未完待續,求推荐票、收藏與打賞,謝謝。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