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唯我剑主 正文 第九十九章老子就是来替儿子报仇的

正文 第九十九章老子就是来替儿子报仇的

目录:唯我剑主| 作者:菊島書生| 类别:都市言情

    ♂

    夜晚降临,皎月高挂。

    轩辕玮宗正在书房处理一些城务时,突然之间,一股极为强大的气息垄罩住轩辕玮宗。

    〝是谁?竟然敢夜闯城主府。〞来人虽然实力强大,但身为轩辕家子弟,岂能胆怯。

    〝十二王轩辕玮宗是吧!你若是不怕便来城外一会,我等你。〞

    〝只听其声,不见其人,而且这股气息只垄罩住我,城主府众人竟然无人查觉。〞轩辕玮宗有着一丝犹豫,也不是害怕了,只是不明白此究竟有何用意,经过一番思考之後,轩辕玮宗还是决定到城外一会。

    轩辕玮宗是谁?当今皇帝的十二弟,响彻轩辕帝国境内的大人物,当初为了辅助轩辕商继承大统,也是杀人无数的主,虽不知道对手是谁,但皇家威严岂能让他人挑衅,脚下用力,朝着那人的气息方向快速奔去,一会儿的时间便已经到了城外,来到了一片树林当中,气息就消失了。

    〝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里。〞轩辕玮宗沉声喝道,同时,他缓缓的释放出王境巅峰灵力,并且将杀戮意境弥漫整个树林,呈现血红色的绚丽光芒,令树林中的灵兽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频频发抖,如此慎重是因为他知道此人不在他之下。

    一个黑色身影缓缓从一棵大树後走了出来,此人全身都垄罩在青衣当中,从外观看来与轩辕玮宗相比,比较高虽魁梧但比起来仍略显消瘦。

    〝你是什麽人?居然如此挑衅帝国中人。〞轩辕玮宗声音极为冷冽,将杀戮意境收缩全往青衣男子压迫去,全身上下散发着血红色光芒,不怒自威。

    青衣男子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淡淡地说道:〝有意思,宗境巅峰杀戮意境,路过此地,能在这里遇见血衣王,我只是想与你切磋一番,顺便活动下筋骨。〞

    血衣王正是当年轩辕玮宗被附近邻国所封的称号,轩辕商刚继承大统之时,政局不稳,便有邻国想混水摸鱼攻下轩辕帝国几座城池,而轩辕商便派出轩辕玮宗前去镇压,结果靠着自身的谋略,一屠敌国百万,一身战衣沾满敌将之血,据说当时的画面,不管是帝国的将领或是敌国的将领,回想起来仍然不寒而栗,血衣王的称号便是这样传开。

    虽说这些年轩辕玮宗修身养性,不再率领帝国士兵,而且看起来平易近人,更像是个儒生,但了解的人都知道,那只是猛虎在沉睡而已。

    青衣人缓缓抬起手来,手指上空戒一闪,一柄宝剑随即握在手中,与此同时,青衣人身上弥漫出一股无形无相的意境,意境一出,轩辕玮宗的杀戮意境竟然被挤压推开,收缩回到了轩辕玮宗三米处,而且青衣男子身上的灵力威压,居然也压着轩辕玮宗动弹不得。

    看到眼前青衣男子释放出的意境与灵力,轩辕玮宗只觉得一股凉水泼脸般,全身打了一个寒颤,艰难的道:〝风本无相、云亦无常,这是风云剑意,而且还是王境中阶剑意,这股灵力威压...你是皇境强者。〞

    身为王境巅峰强者,对於与皇境强者之间的差距更清楚不过了,别看只是相差一小重天,却有如鸿沟一般,表面看起来相差不大,真要出手的话,眼前这位青衣男子十招之内便可斩杀剑下,不只是灵力上的差距,还有意境上的压制,在王境中阶剑意的压制之下,轩辕玮宗的实力能发挥四城就偷笑了。

    之前的霸气荡然无存,轩辕玮宗表现出对於强者的恭敬,道:〝请问是哪一位皇境强者降临三水城,不知道轩辕玮宗是哪个地方得罪阁下了,让您开这样玩笑,我怎麽能与您切磋呢。〞

    每一位皇境强者都是帝国的巅峰战力,在绝对实力面前,皇家的尊严根本不值得一看,那怕今日是皇帝轩辕商,只要实力不如人,依旧会展现恭敬态度。

    青衣男子淡淡的道:〝没什麽好开玩笑的,你白天之时不也藉由切磋之名欺负那个孩子吗?看了看我也觉得欺负人的感觉好像不错,所以你就让我来欺负你吧!当然你要说我恃强凌弱也无所谓。〞

    没有很强势的压迫,青衣男子只是手持长剑,一步步走向轩辕玮宗,但这无形的压力却相当巨大。

    轩辕玮宗的脑海急速运转,轩辕帝国的皇境强者非常少量,那怕加上老一辈的隐士强者也不多,但他真的想不起来什麽时候得罪了这麽一位皇境强者,心中暗道:〝难得是邻国的皇境强者?不可能...对了,他说什麽白天藉由切磋知名欺负孩子...难道他跟蔺无双有所关系?难道他是...。〞

    轩辕玮宗抬起头来,直视着青衣男子,声音略带凝重,道:〝阁下难道是蔺无双之父...清风剑皇蔺阳天?〞

    青衣男子闻声便停下脚步,这时天上的云层散去,皎月显露出来,照在这名青衣男子的脸上,脸庞上尽是一股豪气干云,此人不就是蔺家之主,被魔域列入皇境猎杀榜第三十四位的清风剑皇蔺阳天。

    〝真不愧是当年辅佐轩辕商登上大位的血衣王轩辕玮宗。〞

    〝见过清风剑皇阁下。〞得知身分之後,恭敬行了一礼,轩辕玮宗暗暗松了一口气。

    任何皇境强者都是值得尊重的,蔺阳天年纪虽然比轩辕玮宗还小,但他的种种事蹟一直深记在脑海中,本来同是王境强者只是英雄惜英雄,不久前得知了对方已经晋升为皇境强者,而且还被魔域列入皇境猎杀榜当中,更多的已经是钦佩之意。

    蔺阳天淡淡地回道:〝不用多礼了,对於血衣王的威名,蔺某在灵王境之时,便想讨教一番了,趁此机会切磋而已。〞

    轩辕玮宗点点头,回道:〝如今你已经贵为皇境强者了,在下如何与你切磋,如果是为了今早试探蔺无双之事,在下说一声抱歉。〞

    想来姿态已经放的极低了,轩辕玮宗料想蔺阳天应该也不好意思再跟他计较了吧!

    但轩辕玮宗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蔺阳天对於儿子的情感,自从蔺无双母亲过世後,蔺阳天便将蔺无双视为逆鳞,这段时间蔺无双的历练其实蔺阳天都会收到消息,只是前些日子接获铜锣城之主米良建的传讯,才得知蔺无双居然遭受魔域中人的暗杀,虽然没事了,可仍然心急如焚的日夜赶路,就只是想见到儿子是否真的安然无恙。

    就在今天早上刚好赶到三水城,随即感应到蔺无双的所在,结果好死不死正好见到轩辕玮宗与蔺无双『试探』、『切磋』,明知没有恶意,但见到蔺无双一次次被轰退、吐血,蔺阳天几度想冲出来了,仍死死的忍住,之後便打算在夜深人静之时,也来找轩辕玮宗『切磋』一番。

    蔺阳天有些不耐,道:〝废话少说,轩辕玮宗你能在我剑上坚持十招,我二不说便走。〞

    轩辕玮宗苦笑一声,道:〝清风剑皇阁下,我对蔺无双并无恶意,只是想试探他的极限而已,您能不能给轩辕帝国一个薄面。〞

    蔺阳天有些不耐,冷哼一声,道:〝哼!废话少说,老子就是来替儿子报仇的。〞

    (如此深厚的父子情,各位读者能不能收藏、打赏加赏张推荐票呢?...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