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草根霸图 正文 第283章可惜了王累

正文 第283章可惜了王累

目录:草根霸图| 作者:雍青玄| 类别:历史军事

    刘咏到了涪城,张鲁却是深感不安起来。虽然他与刘咏与协定,但自这个利益至的时代,没有利益的关联,再好的协议也不过是废纸一张。

    刘咏若是到了葭萌关,将会直接堵死他南下的道路,于是,他命令弟弟张卫率领杨昂大举进攻白水关,攻击甚紧,守关大将杨怀忧心忡忡,连续想成都求救请援。

    刘璋招文武商议,决定传书刘咏让其北抗击张鲁,然而刘咏却是如同没有收到传信一样,一脸一月都不见动静,让涪关守将雷铜亲自前去催促,也被刘咏一粮草不足而婉拒。刘璋大急,多方商议,终于得知一个令他吐血的消息:成都送往刘咏的钱粮补给一直都没有送出。

    原来是王累等人眼看赵韪败退撤往犍为,生怕刘咏得到粮草就此不走,因此便不曾送粮。刘璋大为恼怒,将几人痛骂一顿,却念在老臣的情面不曾罢黜其官职。但事已至此,刘璋实在坐不住了,见到犍为局势占尽优势,东州兵担心若不用命被刘璋斩杀,奋力拼杀,居然杀得赵韪连连败退,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刘璋见犍为大事已定,于是亲自前往涪城与刘咏相见,同时亲自点出二十万石粮草押送到涪城。

    刘璋准备停当,第二日天亮即可动身前往涪城,刚刚率队出了榆桥门,就有属将急匆匆来报:“主公,从事王累将自己倒吊在城门,一手拿谏章,一手拿剑,扬言要死间谏,若是主公不从,将会自己隔断绳索坠地而亡。”

    刘璋大怒:“这个王累果真是目中无我啊,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不听命令,难道我身为主公要事事听从一个臣子的命令吗?我不听还要以死威胁,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他么?”

    从属都见刘璋发怒,都吓的不敢吭声。张松跟随送行,当即前道:“主公,现在,我们蜀中许多文官都各自顾及这自己的官位俸禄,唯恐丢掉官职,一心想胁迫主公听从他们的安排,因为这样一来,他们必然从中得利,他们都恃功生骄,说不定早已暗通他人,心不在蜀地了!若是没有刘都督为外援,怕死如今赵韪已经攻破成都了,如今刚刚解围,他们就立即变脸,真是人心险恶啊。”

    刘璋本就十分生气,听了张松的话,更加生气,立刻前往城门。

    城门口早被城中百姓和官兵围的水泄不通,但见城门正中间一人倒悬,手握利剑,正是王累。

    “王累,你意欲何为?”张松立即怒喝。

    见刘璋骑马前来,一身准备出城的打扮,身后更有大队人马和辎重车辆押送,王累大急:“主公,当年楚怀王就是因为不停屈原的谏言与秦国在武关会盟被围困,主公此去涪城与刘咏相见必然难以再回到成都,王累深受主公大恩,今日死谏,望主公立即斩逆贼张松于此,不要出城,如此乃蜀中之大幸!”

    刘璋立刻大怒骂道:“刘都督也是姓刘,更是汉帝妹夫,身为外戚,还是我的亲人,如何会害我?好你个王累,竟然敢如此威胁于我,不知你心里还有我这个主公没有?难道我要事事听从下属的安排不成?”

    王累听罢,大哭道:“天要亡蜀啊,如此主公,不明忠奸是非,蜀中岂能长久!”

    张松马厉声训斥道:“大胆王累,竟敢如此辱骂诽谤主公,该当何罪,难道你想被满门抄斩吗?”

    “哈哈哈……天亡川蜀啊!主公,今日我王累一心为主,以死明志!”说罢挥剑斩断绳索,就此坠下。

    “啊!”所有人吓的脸色煞白,完全没想到王累竟然真的能死谏,不由得惊叫出声。

    “快,接住他!”刘璋刚才虽然声色俱厉,但全是在气头,此刻见到王累果真一剑斩断绳索,马大喊。

    但哪里来得及,就见王累直坠而下,一头撞地当场气绝。红白脑浆鲜血溅了一地,很多人都受不了刺激狂呕,更有不少胆小的当场吓晕过去。

    刘璋又惊又气,脸色白如纸片,也是恶心难当。

    张松也是大惊,生怕再出意外,马大喝护卫军士道:“北门如此景象,还不保护主公从东门出城?”

    护卫们也都被吓的不轻,听到张松的话,也只觉得心里一震,马听命,队伍调转方向,从东门而出,蜿蜒想涪城而去。

    涪城距离成都三百六十里,刘璋数日即到,涪关守将雷铜先接刘璋进关,在关设下酒宴款待一番,并向刘璋禀报刘咏的动向,刘璋对左右随从道:“我说的怎么样,刘都督乃是仁义君子,如何会与我不利,图谋我川蜀。如黄权、王累等人具是危言耸听,可见其心必异!”

    左右自然不敢反对,马附和道:“主公英明!”

    庞统向刘咏建议:“主公与刘璋相见时,可在帷幔后暗藏一百刀斧手,就此在席间将刘璋斩杀,如此,蜀中无主,而且并无准备主公可一举入主成都!”

    但刘咏沉思良久后摇头拒绝道:“不可如此!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虽然意图川蜀,但不能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这种做法我不齿!曾今听说盗亦有道,难道我刘咏还不如以前了?我就算要夺取川蜀,也要光明正大!明日相见,没有我尔等命令任何人不得滋事!违令者斩!”庞统只好叹息离去。

    第二日,刘璋入涪城与刘咏相见,刘咏立即摆下酒宴,更是将荆州好的美酒拿出,两人相谈甚欢,直到大醉才由属下送回。

    紧张了一天的蜀中文武顿时如释重负,也对刘咏的看法好转不少。但大将张任却是摇头:“不可大意,刘咏虽然没有表现出图谋川蜀的意思,难道你们没有发现他那些下属的眼色,似乎都是来者不善啊!”

    晋天卫已经发展的极其厉害,对于图谋的益州诸地自然都是早有安排,刘咏得知所有禀报,顿时陷入沉思,良久后叹息道:“历史果然一般无二啊,幸亏刘璋没有听从黄权、王累的建议,不然益州难图啊。可惜了王累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