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穿越而来的曙光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 巧合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 巧合

目录:穿越而来的曙光| 作者:花裤衩狙击手| 类别:历史军事

    钢化玻璃属于安全玻璃,其事实是属于一种预应力玻璃,为了提高玻璃的强度,通过化学和物理的方法,在玻璃表面形成压应力,当玻璃在承受外力时首先抵消表层应力,从而提高了承载能力,增强玻璃自身抗风压性,寒暑性,冲击性等。 钢化玻璃具有良好的热稳定性,能承受的温差是普通玻璃的三倍,可承受三百摄氏度的温差变化。一块钢化玻璃的强度一般是普通玻璃的好几倍,抗弯性能很强。其用于车窗玻璃的最大好处在于其承载能力极大地改善了玻璃的易碎性质,即便是受到了严重的损坏导致玻璃碎裂,其也是破碎成很多无锐角的小碎片,极大地降低对人体的损害。

    一六二九年间在东方港区域内因为地处热带被太阳直射导致碎裂的玻璃相当多,如果是使用的钢化玻璃,因为其对热胀冷缩普通玻璃有三到五倍的提高,承受两百五十度到三百度之间的温差变化都不会有影响,因此作为安全玻璃不仅可以运用在汽车车窗玻璃,同样还可以用作高层建筑用的玻璃使用,例如本次即将开始铺设玻璃外层的“玻璃金字塔”将大量使用钢化玻璃,不仅外层美观,而且牢固耐用安全性好。

    当然,钢化玻璃不是没有缺点的,因为其首先需要加热到七百摄氏度左右的接近软化点,再进行快速均匀的冷却而得到的,以其厚度和大小不同,其选择的加热和降温的时间也是不同的。钢化处理后玻璃表面形成均匀压应力,而内部则形成张应力,使玻璃的抗弯和抗冲击强度得以提高,其强度约是普通退火玻璃的四倍以。已钢化处理好的钢化玻璃,不能再作任何切割、磨削等加工或受破损,否则会因破坏均匀压应力平衡而“粉身碎骨”。

    快速冷却后产生的玻璃硬度是非常高的,例如将熔化的玻璃靠重力自然滴入冰水,会形成这些如同蝌蚪状的“玻璃泪滴”。被俗称为“鲁珀特之泪”的这种玻璃有着妙的物理特性:泪珠本身和实心玻璃没什么两样,捏捏锤锤都安然无恙,然而,若是抓住其纤细的尾巴、稍微施加一些压力,那么整颗玻璃泪会瞬间爆裂四溅、彻底粉碎。鲁珀特之泪碎裂的原理叫做“裂纹扩展”,源于其内部不均衡的压力:当熔化的玻璃滴入冰水时,玻璃表面迅速冷却形成外壳,而壳下的玻璃还仍然是液态。等到核部的玻璃也冷却凝结时,由于体积变化,液态的玻璃自然而然地向着已经是固态的外壳收缩,导致靠近表面的玻璃受到很大的压应力、而核心位置则被拉扯向四周,受到拉应力。当外部遭到破坏时,这些残余应力迅速释放出来,使得裂纹瞬间传遍全体、支离破碎,据高速摄影技术观测,其裂纹的传递速度可达秒速一千四百米到一千九百米左右。

    这些鲁珀特之泪的实验不仅在工厂,同时也在技工学校或者普通学校由物理老师对学生进行演示,其目的是刺激学生和工人们对于物理常识的兴趣,要知道自从汉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脑残政策开始之后,天下读书人再也不是以发展新技术开发,提高科技等水准为目的,而是只知道如同汲水鸟一般摇头晃脑如同吸毒人员一般读死书,思维僵化,将读书这样高尚的词语变成了钳制思想禁锢科技发展的有效工具。几千年的儒家思想腐蚀下来,两手空空的读书人们占据了高堂,只知道每天用国家大义来互相攻讦,用华丽辞藻遮掩自己贪污**的丑恶罪行,用冠冕堂皇的诗词来麻醉那些没有能力接受教育的劳苦大众,周而复始地毒害着华国体。尤其是在异族入侵的年间,更是借用儒家思想麻醉被奴役的人民,将屠杀掩饰成了拯救,将横征暴敛描述成了太平盛世,以至于元老们逃离的旧世界那时还在每天为一些脑袋后面拖着长辫子的牲畜歌功颂德,丝毫不介意其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甚至屠尽四川的暴行,天天歌颂为了寻访美女南下四处出游的一个通古斯猴子王以及一群丑得如同深山野猪一般的后宫嫔妃。

    元老们在新世界绝对不赞同这种做法,语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但是却不是只要会读书写字能做官,而是要有正确的三观并且还要向归化民们不停灌输政治正确的思想,即便是如此,还是有不少民政干部和工作人员发生了**而纷纷落马。所以从一六三零年开始,元老院教育体系增设了政治课程,用以从小树立归化民正确思想。但是教育部门更重视的不是如同后世一般的分数,尤其是在工业部门的技工学校,理论学习固然重要,但是更加重要的是动手能力和思维开拓,有了这些,才能将元老院工业能力放大,扩展。

    事实工业委员会的钢化玻璃技术是由几个年轻元老带领一群老练归化民技工开发出来的技术,为了保密,他们现在的钢化玻璃厂设立在原东方港玻璃厂内,专门为他们开辟出一个新厂区作为钢化车间。为了表彰这些归化民,特别为他们每个人增发了十二个月的工资作为奖金,这些奖金的金额重重地刺激了其他各部门的员工,纷纷开始在工作时间之外开展了技术大开发活动——元老院有的是技术,唯一缺乏的是去研究这些技术的技术人员,有了这些技术资料,只要愿意去开发和研究,没有什么是研究不出来的,元老们可是把机器都捣鼓天了,还有什么搞不定的?

    当然,这些涌动在看起来平静的东方港下这激荡的风云对于周晋峰来说是既看不到也无法理解的,他是儒家化腐蚀了几十年后只知道作诗写章的一员,给皇帝歌功颂德他能够一天之内拿出几十首诗词出来,却对于屁股下面坐着的这辆几乎完全密封的劳斯莱斯人力车一点儿也不了解,他此刻只能瘫坐在新增设的座椅棉垫,心乱如麻地想着该怎么和髡人交涉出兵的事宜。

    ========================================================

    孙科科不酷艘恨所闹闹所接

    “什么?他来干什么?”杜彦德眼睛登时圆了,嘴巴张得老大,望着面前的一个归化民秘书,他的声音之大,惹得坐在附近的曹湘不由得抬头往这边张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首长,那个李喜珏来说想要向东方港借兵。”那个秘书明显被杜彦德的样子吓了一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惹到了首长的逆鳞,连忙怯生生地说道,“他还带了一份书,要我交给首长。”说着她把件递给了杜彦德。

    杜彦德接过来,示意那名秘书离开,然后打开了这份件。“我去,还真够厚实的。”旁边忽然传来了声音,杜彦德吓了一跳连忙扭头一看,原来是曹湘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身后。“你什么时候来的?走路都不带声响的?”

    <b

    r />  “我走路能带什么声响?”曹湘笑眯眯地说道,“我现在的鞋子可是这里生产的棉鞋,六层布底,又不是穿木屐,更不是高跟鞋,走路当然不会带响啊。”

    敌科地科方敌恨战月显酷鬼

    “我不是说你这个,我是说……”杜彦德说到这里,顿了顿,“算了,不说这个了,也不知道这李喜珏给我这个是干什么的。”

    “又不是给你的,是给元老院的,”曹湘笑着说道,“人家不是说了吗,要找东方港借兵,话说找我们借兵干什么用?难道打算入侵北安南了?”

    “干嘛要打北安南?”杜彦德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看着面的字,“要我说这面的字也写得太大了吧?你看。”

    信封里有六张信纸,面密密麻麻地写着小楷,“字写得挺好的,难道是李喜珏自己写的?”曹湘直接在杜彦德背拍了一巴掌,“肯定不是他写得啊,他只是个师爷,要是借兵这么重大的事情,肯定不是由师爷写信,至少是县令下笔才行。嗯?怎么最后一张字体还不一样?”

    两人细细看了一下落款,前面几张是周晋峰写得,最后一张落款竟然是“黄秋生”。黄秋生这个名字在元老院绝对不陌生,当然这肯定是拜某个香港影星所赐,但是这个本时空的安南巡抚的作为也是让元老院的元老们牢记在心的——竟然惦记着要把东方港收归武朝,简直白日做梦。

    通篇信不过一千多字,但是因为使用的是毛笔,字体无法缩小,因此用了六七张信纸,面写了最近朝廷的一些动向,当然主要是说山西匪患已经到了非常紧急的程度了。然后最后一张面写的是黄秋生提议的,由安南巡抚衙门向朝廷担保,东方港的髡人都是忠君爱国之人,行的更是忠君爱国之事,如果东方港能够作出一些表率的话,这样下来,定然能够让朝廷了解髡人们的拳拳爱国之心。如果能够平定山西叛军,朝廷定然会对戡乱诸将论功行赏,升官发财不在话下,更有光明的前途,远胜过在东方港这偏远之地偏安一隅。

    整封信里说的内容其实没有多少,但是写信的周晋峰为了体现出自己远见卓识,熟读诗书,在里面不仅是引经据典,还用了许许多多非常冷僻的词语,看得杜彦德脑袋都晕了,不得不拿着手机一边翻一边看信,足足用了半个小时才把这封几乎等同于密码的信给翻译出来。

    “我晕,让我们去平叛,还一点好处都没有,理他作甚?”杜彦德不自觉的丢起了书袋,顺手把这封信甩在了桌,“从这里到山西,沿途两千多公里,还要路过那么多城市,我们一支这样和本时空截然不同的军队又不属于武朝,沿途连粮食都解决不了。武朝的道路情况这么垃圾,别说靠运输保障后勤,算是到当地花钱买,恐怕很多城市都已经没有粮食富余,路得饿死一大半。”

    敌地地远情结察陌孤鬼察恨

    “我觉得今年不怎么冷啊!”曹湘说着扯了扯身的羊毛衫,杜彦德不由得哼了一声,一副怒其不争的表情说道,“你当然不冷啊,这是货真价实的羊毛衫,呢子大衣也是真材实料的,要是换成旧世界的那种满是化纤制品的衣服你试试?再说了我们现在是在热带,算是小冰河期,我们这里也冷不了多少。”

    “怎么了?”门口忽然传来了说话声,两人抬头望去,原来是肖明伟和唐勋良两人站在门口,肖明伟右手搭在门,一副正打算敲门的动作。看到杜彦德抬头,两人连忙做立正姿势,齐声说道,“报告。”

    “请进请进!”杜彦德连忙站起身来走过去把两人请进办公室,肖明伟和唐勋良落座,都是腰杆挺直坐在木质沙发,眼睛看着杜彦德,让他好一阵不适应,正要说话,而肖明伟首先发话了,“报告执委,我们参谋长联席会议通过讨论,觉得应该要派出一支部队前往大陆,达到练兵的目的。”

    “我们不是已经有部队在大陆了吗?”曹湘一边泡茶一边说道,“香港有我们海军陆战队一个整连和民兵一个支队呢。”

    “他们那里打不到仗,只能作为驻守部队长期驻扎,驻扎时间过长的话,很可能会让部队失去斗志,”唐勋良连忙说道,“所以在香港的海军陆战队需要每半年轮换一次。这个……我们这次想要派部队去的地方……”他说着略微有些犹豫,不知道该怎么说。

    肖明伟横了唐勋良一眼,大声接过话来,“根据陆军情报局的情报,现在在陕西有一支叫做王和尚的乱军势力很大,已经渡过了黄河正在向山西境内发展,所以我们想要派遣部队前往山西,参加这场平乱战斗,给部队增加大规模作战的实战经验。”

    敌远远不独敌察接月方克术

    杜彦德和曹湘两人不由得互相看了一眼,都呆住了,曹湘手里的热水**开水都倒多了,撒了一茶几,连忙找抹布去了,杜彦德有些郑重地走到肖明伟和唐勋良前坐下,郑重其事地说道,“我也是刚刚收到了安允城周晋峰的信,想要找我们借兵去山西平叛。”

    本书来自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