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大帝姬 有一个秘密 第326章 陷落

有一个秘密 第326章 陷落

目录:大帝姬| 作者:希行| 类别:历史军事

    暗夜里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

    “莫非是五蠹军们屠杀他们,好引诱我们过去?”另一个黑甲卫道。

    旁边的黑甲卫声音冷冷:“没有五蠹军能越过这里,就算有五蠹军个别人潜伏在那边,别说一群余孽,就是宋大人被围杀我们也不会离开这里半步。”

    皇后陵层层防备,五蠹军绝不可能靠近,只要皇后陵安全,别的地方别的人他们都不在意。

    而他们在这边亦是布下密阵,围杀前方的五蠹军,远远望去,黑夜里弯弯曲曲的一道道黑影如墙,在他们前方更远处,有厮杀声隐隐。

    身后如幼鼠被踩死的叫声此起彼伏,大大小小的身影在地上被拖拉,滑向黑漆漆的不知何处。

    但也有悄然无声的,拖动擦撞的剧痛让黄居醒过来出了什么事?锁链在后退没有扬起,没有再摔打,这样其实一点也不吓人,真是难得的享受但下一刻他就清醒过来,不行,他答应了,说要一直向前跑他的双手猛地抓住地面,腿脚一蹬半爬起身,锁链还在拉动向后,手脚在地面上荡起一层层沙土。

    已经被麻木的身子再次被剧痛侵袭,少年到底不是石头也不是铁打,仰头发出痛呼,但动作没有丝毫的迟疑,身子绷劲猛地向前扑去,跑不动,就爬,不能后退。

    锁链绷紧一顿,似乎有些不可置信,旋即继续大力向后,看着前方的少年如同蝼蚁。

    少年跌跌撞撞摇晃,双脚双手并用向前爬,宛如耕地的老牛,他在退,一直退,但也一直爬,一直爬

    锁链似乎受到了挑衅,变得愤怒,有更大的力量传来这种力量黄居很熟悉,他知道下一刻锁链就不会再这么温顺,而是变成恶魔的手将他狠狠的扬起摔打他没有停,依旧奋力的向前爬双手双脚深深的陷入松软的沙土中。

    哐的一声,哗啦四散,持续不断密集如鼓点的击打劈砍声也在这一瞬间停下。

    锵啷一声,沾满血的铁条落地,薛青也随之跪倒在散乱的木架中,剧烈的喘气,撑在地上的双手都变得血肉模糊。

    有锁链从其上滑过。

    薛青嗷的一声叫,看着滑走的锁链:“看路啊!踩我手了!”

    锁链平静的滑过,与四周的锁链快速的向石门外而去,呼呼的风声变得更大,伴随着剧烈的撞击,以及木架断裂的声音砰的一声,碎裂的木架石头如水飞溅而来。

    薛青回头,支撑着抵住滑动石门的宫女俑以及扔过去的木架终于坚持不住被挤碎,石门慢慢的倔强的滑动着她又看向宫殿,宫殿安静而坐,灯火明亮薛青将铁条一样插在两门之间,大步向宫殿奔去。

    冲入宫殿大门,三步两步跳上高大的棺椁,手推着棺盖用力。

    “这根本就打不开啊。”她吼道,抬眼透过后窗,看到石门将铁条挤得弯曲“屎特!”

    她跳下棺椁冲出宫殿向黑石门奔去

    为一个玉玺陪葬可不行。

    地面的抖动越来越剧烈,石门后的碎裂声也越来越大,颠动的她的视线都有些模糊,模糊中铁条弯曲如月牙,石门的缝隙也变的如同月牙细小。

    薛青侧身跃起一手抓住铁条一按人空中倒翻,侧身险险的擦过石门缝隙,踏空落地铁条也随之拿下,砰的一声,黑石门撞在一起,身后一片漆黑,亮如白昼的灯火,华丽的宫殿侍立人俑瞬时消失,恍若从未出现。

    黑石一如先前与墙面融为一体,不同的是其上再没有悬挂的锁链。

    锁链散落在地上疯狂的抖动向后退去,也有一少部分乱飞撞着墙壁四周。

    没有时间和心思研究这关合石门的原理和神奇,前方的通道不容乐观,锁链抖动,木架乱飞,墙壁的荧光正在褪去,悬挂的干尸噗通跌落,这看起来不像是机关被启动,而是机关要毁了跑啊!

    薛青将铁条举起,发出啊啊啊的一串尖叫,人化作利箭向前奔去。

    宽阔的洞穴里巨大的木架撞击着,就像发疯了人胡乱的挥舞手臂支架断裂,原本缠绕其上的锁链如同被打破的蜘蛛网,锁链击打着木架,木架撞碰着锁链,倒下的,撞倒墙壁上的,碎石尘土木架到处都是,地面洞壁剧烈的颤抖,加剧了这其间的混乱。

    在这些巨大的发疯的木架中穿行的薛青渺小如蝼蚁,这是劣势,但也是优势,渺小让她寻找逃生的空隙。

    借着残存的幽光确定了自己又回到了跌落进来的地方,原本环绕围成一圈的手掌一般的木架也发疯的舞动着,张开合上,其间的锁链也随之舞动,哗啦啦的从上面如雨般滑下有夜色透了进来!

    纵然是黑漆漆的,夜色也是一种光亮!意味着跌落下来的入口打开了!

    薛青抬手抓住一个挥过来的木架,爬上,跳跃,攀上一只高高举起的手掌木架,几乎是一瞬间啪的一声,那手掌木架与旁边的一只击掌,于是同时断裂,木块锁链如雨纷飞,薛青也在其间纷飞她没有被拍成碎屑,也没有跌落,在木架击打在一起的那一刻跃起抓住了两条锁链。

    锁链从地面上垂下,正在滑落,滑落而没有跌落,薛青抓着锁链向上攀爬,进水的速度比放水的速度快,水池就可以放满只要她比锁链跌落快她就能爬上去

    手的疼痛?不知道。

    晃动的锁链打在身上?不理会。

    在滑落中上行,抬头已经能看到断开一个口子的石板,薛青抓着两条锁链,脚用力的踩向锁链,锁链荡起,人飞跃扑上,翻腾,跌落,再用力的一点石板,背后的铁条也随之举起挥出,如同跌落时那样向上跃起

    咔吱一声,地面裂开,伸出的手抓住了沿着边缘滑动的锁链,短暂的下滑人便腾腾而出,夜风呼呼沙土翻滚夹杂着尖叫哭喊薛青连滚带爬向前,脚下的沙土如同流沙向后陷落,身后传来石头跌落与木架锁链相撞的巨大声响。

    轰隆声不断,似乎天地都与之颤抖。

    皇后陵外混乱一团。

    工匠们从圆丘上跌落,黑甲卫们四散奔走,季重冲进了圆丘内。

    “大人!小姐!”

    “来人,来人。”

    宋元的喊声传来,摇晃的甬道内荧光墙壁正在跌落,土石翻滚尘土飞扬,季重和冲进来的黑甲卫可以看到两个人影在其中奔跑。

    季重没有停留就冲了过去。

    宋婴的斗篷已经

    跌落,被宋元搀扶着跌跌撞撞,看到季重奔来,宋元大喊:“快带她走快带她走。”

    季重将宋婴一把抱起向外疾奔,宋元跌跌撞撞跟随其后,地面颤抖的更厉害,呼呼的风声撞击声从地下席卷

    “爹。”

    被季重抱着冲出圆丘的宋婴回头大喊。

    尘土沙石飞扬,片刻之后宋元也冲了出来,跌倒在地上,身后巨大的响声传来,整个圆丘轰然碎裂倒塌下陷。

    旋即天地间归于平静。

    尖叫声已经沙哑,朱义凯已经不知死活,小容还死死的抓着他的胳膊,虽然这完全不能阻止她的滑动。

    地面剧烈的颤抖,在地上被拖行的小容猛地被弹起,终于要被摔打了吗?对于她来说,完全不会像黄居那样啊,只一次摔打就能要了她的命!

    小容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但弹起才刚离地,人就砰的落下,瞬时一切都停下来,没有了拉动没有了摔打,脚上的锁链死气沉沉一动不动。

    小容的尖叫还在继续,但声音渐渐的放低她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惊魂未定的脸上,双眼滴溜溜的转,满是疑惑。

    四周的尖叫声也都停下来,风声沙沙声也都消失,结束了吗?怎么回事?

    黄居砰的一声落地这一次他的身子彻底的不动了,但他还没有死,适才扬起的这般高度对他来说并不至死太低了,而且乏力,就好像铁链在中途被抽走了力量不是好像是的确。

    他动了动腿,锁链跟着晃动,软绵绵死气沉沉。

    双耳嗡嗡但那不是适才四周的嘈杂,身下的地面沙土都停下了流动,结束了吗?

    那个人呢?他帮到他了吗?

    起身看看四周吧,看看怎么回事,看看那个人回来了吗?但也只是想想而已浓墨的夜色笼罩着地上一动不动的少年,血迹慢慢的渗透在沙土中。

    打在身上如铁如刀剑的沙土重新变得柔软,暖暖的铺在身下,就像床,铺了三层棉褥子的床,绣着花草的青帐子,帐子勾上挂着木头小人,小人勾画着眉眼,穿着各色不等的衣衫,有风从窗口吹进来,两个小丫头坐在床边嗑瓜子叽叽咯咯的说笑,奶妈摇着扇子指着小人讲故事。

    “这个呀是个读书人将来呀是要当大官的”

    仰面躺在床上只穿着大肚兜的他立刻举起手喊:“像哥哥那样吗?”

    白白胖胖的奶妈一笑没了眼,扇子拍着他的小肚子:“是呀,跟大少爷一样,俭子少爷也是要中秀才做大官的。”

    他咯咯的笑起来:“哥哥教我一首诗,我会背了。”童声稚气大声的读起来。

    “读书不觉已春深,一寸光阴一寸金。不是道人来引笑,周情孔思正追寻。”

    他喃喃着,眼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好困啊,睡吧,身子也变的轻飘飘,真舒服啊似乎看到了奶妈,小丫头,哥哥

    “王贞白啊。”

    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读的诗真不少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